孙瑞生  >>  正文
孙瑞生: 宁武“悬空村”,“天上人家”落凡尘
孙瑞生
12月31日

在我的老家山西宁武的大山深处,至今藏匿着不少原生态的古村落,它们像饱经沧桑的老人,迈着蹒跚的步伐从远古走来,它们身上承载了太多的历史和故事,带着一种超凡脱俗、遗世独立的神韵,让人心生敬意。而位于涔山乡的“悬空村”,更是以极为罕见的独特造型,吸引着外界的人们。
仲夏时节,乘车从位于宁武县东寨镇的汾河源头出发,沿路苍松翠柏、风光旖旎,山上林海茫茫,山下流水潺潺,时有怪石嶙峋,偶见鹰隼展翼,山风扑面吹来,感到一丝丝凉意。行进约20多分钟,一个高大气派的寨门向人们表示,悬空村到了。
悬空村本来叫王化沟村,因建在半山腰上,才得了这么个响亮的“名号”,我在很小的时候第一次听到悬空村的名字,觉得这个村子十分奇特,心里想像,是不是和北岳恒山那个悬空寺一样,高高地悬挂在悬崖绝壁之上?它又是从哪里来的,是不是“天上人家”跌落到了凡尘?我那时很是为村里的人担心,他们晚上一定不敢出门吧,不小心掉到山崖下怎么办?现在想来,真是有点杞人忧天。

悬空村坐落在一个三面环山、风景如画的山坳里,给人世外桃园般的感觉。孙瑞生摄
悬空村坐落在一个三面环山、风景如画的山坳里,给人世外桃园般的感觉。孙瑞生 摄
悬空村就坐落在这个三面环山、森林茂密的山坳里,一条崭新的水泥路蜿蜒进入到山坳里,路面很好,但坡度很大,汽车需要开足马力,一路怒吼,才能上去。当我们上到一个十分平坦而又开阔的空地上时,只见四周群山环抱,古木参天;山顶白云袅袅,流连忘返,仰头看到,悬空村如同空中楼阁般矗立在半山腰上,整个村庄依山而建,错落有致,山崖上一道瀑布从天而降,水花四溅,水声隆隆,下面的水潭清澈见底,凉气袭人。真是一个风景秀丽、别有洞天的所在,正所谓:“此景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见”。沟里十分宁静,偶而听到几声鸡叫,再没有一点嘈杂的声音。沟里的风也不大,空气十分清新,深深的吸一口,顿觉神清气爽,这应该就是城市人心目中的“天然氧吧”吧!
我们沿着碎石铺就的山路往上爬行,草丛中水流汩汩,野花摇曳,虽然距离村子不到一百米的高度,却走得人气喘吁吁,微微冒汗。终于到达村口了,用木头做的台阶更加狭窄而陡峭,需小心翼翼地慢慢攀爬,抬头看去,只见屋在空中建,人在头上走,严格地讲,我们不是走进村的,而是从下面钻出来的。我想,要在古代,这一定是个占山为王的好地方,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假如坐在上面当起“山大王”,所有来人见了定会双膝发软,立马下跪,不是因为害怕,而是累得实在爬不动了。

悬空村的一条街道是横亘在悬崖上面的。张存海摄
悬空村的一条街道是横亘在悬崖上面的。张存海 摄
悬空村海拔2300多米,村里的房屋依着山势,一律坐北朝南,高低错落。因地势逼仄、空间狭窄,房屋的后部坐落在崖石上,前部则悬空而建,下面以竖立在天然石壁上的大木柱支撑,看似十分危险,实则相当牢固。房屋均就地取材,院墙和房基用石头垒成,梁柱、檐脊和门窗全部用木头。有些人家的窗棂上还糊着窗花纸,让人领略到一种原始而古朴的气息。许多房屋年代久远,但还完好无损。村里有一条街道,也是凌空而建,下面全部是活动的木桩,上面用一根根圆木铺就,总长度不到一公里,走在上面,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从原木的缝隙中间向下窥视,数丈深渊让人心惊胆颤,不寒而栗。然而手扶栏杆极目远晀,崇山峻岭,万顷碧波,让人心旷神怡,好不惬意。

人们用木头修建悬崖栈道。张存海摄
人们用木头修建悬崖栈道。张存海 摄
据当地村民讲,悬空村建于明末清初,距今有三百多年的历史了,相传,明朝末年,崇祯皇帝的四皇子兵败,为躲避满清军队的追捕,遂在此出家。为了保护他,其部将带兵在悬崖峭壁上安营扎寨。四皇子后来在此坐化,其部将后人就世代在此居住,延续至今。
不管这样的传说真实性如何,我觉得在古代那个刀耕火种、兵荒马乱的年代,选择在这么一个世外桃园生活,实在是明智之举,山上水源充足,物产丰富,空气新鲜,村民们至今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69岁的村民王润全说起自己的生活感到十分满足,村里不缺水,不缺柴,睡的是火炕,吃的是土豆和莜面,除种地外,再养几只羊,夏天刨点药材、采点蘑菇、搞点山货,都可以卖些钱,山里人开销少,如果没灾没病,一年有两三千就够过了。但他说,这样的生活只足限于像他这样上了年纪的人,年轻人是留不住的,耐不住村里的寂寞。
据说,村里最多时有160多口人,近些年年轻人几乎全部外出打工谋生, 现在村里只剩下二十多口人,年龄最大的85岁,最年轻的也40出头了。村里好多房屋闲置,土地也多数撂荒。
“好在来村里旅游的外地人渐渐多起来了,”王润全说,“近几年,悬空村的名气越来越大,政府和个人都进行旅游开发,村里人也搞起了农家乐,来悬空村旅游的除了本地人,还有北京、天津的,河北、内蒙的,他们很喜欢山上的野蘑菇和毛尖茶,多少都会买点。”老王指望着旅游业能把年轻人吸引回来,这样悬空村就有希望了。
听着王润全的叙叨,遥望远处的山顶,带着夕日的余晖,有两只苍鹰来回盘旋,那是山的精灵,也应当是飞翔在悬空村上面的希望吧!
关于作者:孙瑞生,中国日报驻山西记者站站长

中国日报山西记者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