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洋  >>  正文
别了,郭玉
李洋
01月02日

guoyu

法国《新观察家》驻华记者Ursula Gauthier(中文笔名郭玉,又名高洁)昨天凌晨1点乘坐北京飞往巴黎的航班离开中国,飞机在戴高乐机场落地后,她以英雄的姿态接受了当地媒体的采访,说会继续“揭露”中国。

巴黎恐怖袭击后不久,她在11月18日的报道中称,新疆的恐怖袭击与巴黎的恐怖袭击没有丝毫共同之处,是由于当地人反抗北京的少数民族政策引发的,可能是因为受到了虐待、遭遇了不公或财产被侵占而进行的报复,并且指出,中国政府支持法国反恐有着不可告人的动机。

随后不久,中国外交部拒绝延长她12月31日到期的工作签证。相比郭玉的英雄姿态,我觉得真正被侮辱与被损害的是事实本身,以及新疆恐怖袭击的受害者和那些牺牲的反恐卫士们。

郭玉在离境前,称受到死亡威胁,又营造出一种受难者的姿态,但从她在北京机场登机前轻松的微笑中,我看不出这是一个生活在死亡边缘的人。她从未报警,只是向她的朋友圈广为发布死亡威胁的消息,并获得了一些西方势力的支持和同情。

但凡有些媒介素养的人,都能看出郭玉那篇报道的漏洞之明显:预设结论,没有可靠消息源,依赖自己的语言连接段落间的逻辑,有选择地采集二手甚至三手消息或观点,为预设结论服务。这些都是新闻报道的大忌,给读者塑造一种偏颇的拟态环境。

郭玉熟练地利用人们同情少数和弱者的本性,以及冷战以来西方对中国的偏见,把她的报道包装为一篇充满激情和“正义感”的文章,其实她的报道早已与事实无关。与其说揭露中国,不如说暴露了她本人对中国的傲慢和偏见之深。

如果有驻巴黎的外国记者在巴黎恐怖袭击后,在未有实地采访的前提下,凭借拼接信息,嫁接逻辑,写出一篇激情洋溢的文章,认为巴黎的袭击,是长期以来法国政府对少数伊斯兰族裔的压迫和欺辱造成的,是少数族裔对白人社会的正义反抗,是一个古老民族争取独立、繁荣和尊严的不屈斗争。

试问,法国民众和政府,以及那些支持郭玉的西方国家会怎样对待这个记者呢?

郭玉的问题已不是新闻操守、职业道德和素质问题,而是在人性和正义面前,坚定地站在了反人性的邪恶立场上。如果她认识不到这一点,那么她未来在法国写的关于中国的“想象式”报道也将成为新闻史上的笑柄,她所供职的媒体的公信力也将荡然无存。

法国国内超过半数被调查网民对中国政府的做法表示理解和支持。这充分说明,国际社会大多数民众在大是大非问题上能够秉持公平和正义。

外媒对中国的报道有很多精品,但也有很多如郭玉这篇报道一样的劣质产品。我曾经与几家西方媒体一起在四川藏区采访安居工程,三天来采访了几个县数十个牧民,但几个外国同行最后出来的文章中还是贯穿着“达赖”专家的观点,对牧民的生动真实的语言和讲述只字不提。安居给牧民提供了冬闲时更好的居住场所,给了他们更多的生活选择。在他们的笔下变成了,汉族控制少数民族的手段,是对少数民族文化和宗教的侵略。

远牧点,一个老牧民开玩笑说:“现在要吃水果和蔬菜了,存不下钱了”,这句话在一家西方媒体的稿件中变成了牧民生活水平下降,可支配收入减少。只有亲身与西方媒体一起采访,再看他们的稿件,才能深刻体会到他们对中国根深蒂固的偏见和傲慢。

郭玉抨击中国的少数民族政策,殊不知少数民族,尤其是偏远地区的少数民族,在生产、生活、文化、宗教和教育上享有的待遇远远高于汉族。中国政府在少数民族政策上的倾斜和支持有时甚至让汉族民众感觉不公平。有朋友甚至说过这样一句笑谈:“五十六个民族,五十五个高考加分!”

中国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公共服务的完善、各项制度建设的进步,以及中国在国际分工底端为西方承担的污染和排放,都是郭玉和以她为代表的一类西方记者看不到的。

我在北京读书期间,有不少外媒来学校通过私人关系寻找新闻助理实习生,我也曾经和几位外国记者有过数次接触,他们给实习生的任务非常明确,寻找他们既定的几个主题之下的“冲突性”新闻,其实就是负面新闻,尤其注重在网络论坛上、贴吧里曝出的“有价值”的帖子。

他们很多人不懂中文,主要靠实习生的翻译再去通过电话或者邮件采访。大都是意图非常明确的议程设置和材料选择,写出的报道也非常对西方读者的胃口。这类文章,很多经不住翻译回汉语,因为中国读者会轻而易举地发现字里行间夹带的私货。

相比之下,中国驻外记者很少如此“深入”地介入解读其所在国的贴吧和论坛,大都以较为可靠的消息发布渠道或者实地采访为信源。

最典型的例子是2008年西藏“3·14”事件发生后,有知名西方媒体竟然用别国军警殴打僧侣的图片,报道拉萨的打砸抢烧,后被中国网民曝光后,才收手。但在西方又有多少读者能分清这些图片的真伪呢?

国际新闻从来都是新闻职业规范和国家利益共同作用的产品。但在恐怖主义这一人类公敌面前,所有有正义感的国家其利益都是一致的,所有有良知的记者都知道应该怎样采访和写作。无论哪个国家发生了重大恐怖袭击事件,中国都是第一时间表示慰问、声援和支持的国家,但中国有悲剧上演时,有些西方国家却总是旁敲侧击,甚至倒打一耙。

西方国家领导人数次在反恐宣言中提到不只是恐怖分子,包括为恐怖分子提供庇护和支持的人和组织都将被作为恐怖分子一样对待。在这个意义上说,郭玉的文章和此后的态度证明,驱逐她出境,绝不只是新闻范畴内的操作,而是反恐事业的需要,因为她已经是恐怖分子在新闻界的同谋。

习近平主席在前天的新年贺词中提到,“国际社会期待听到中国声音,看到中国方案,中国不能缺席”。在郭玉回国一事上,中国政府采取的行动是恰当的、及时的,与中国坚决反恐的态度是一致的。中国绝不纵容姑息那些危害中国国家安全和反恐行动的人。这一点上,没有任何商量余地。

别了,郭玉。

中国日报记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