锺布  >>  正文
钟布:保守派大法官去世对美国意味着什么
锺布
02月18日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突然辞世,给保守派法官占据微弱多数的最高法院带来变数,开启了近30年来美国人不曾经历过的政坛纷争。谁来接替斯卡利亚担任大法官,势必影响未来较长时期的美国政坛走向。

2月13日清晨,正在德克萨斯州西部一个农场度假的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没有如约前来早餐。助手来到他的卧室,发现他在睡梦中安详辞世。稍后德州州长证实,这位79岁的大法官死于自然原因。在最高院法院现任九名法官中斯卡利亚任职时间最长,一直是保守派在高法内外的中坚力量,深受共和党及保守派人士推崇。他的去世必将掀起围绕提名继任者的政治纷争。

斯卡利亚的政治影响

美国的自由派和保守派都承认,斯卡利亚在美国法学界的影响力超过现任任何一位高法法官,包括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美国最高法院的职责是解释美国宪法。斯卡利亚坚信,这种解释不能按照法官的个人理解去解释,而是应该遵循当初宪法制定时普遍民众对它的理解原意来解读宪法。他的“司法原意主义”遭到无数自由派人士的攻击,但他一生不为所动。他承认原意主义并非是完美的法学理论,但是比其他法学理论却好很多。他强调,一旦放弃宪法原意允许法官随意解读宪法,那将是危险的,更是反民主的。

斯卡利亚坚决捍卫宪法对私有财产的保护,他反对美国大学实行“平权法案”,认为它并没有给黑人学生带来好处。他也反对高法对同性恋婚姻做出判决,认为人民结婚的权利不应该由一个九人组成的最高法院来判决。他说,这个法院的九名法官都从哈佛或耶鲁法学院毕业,其中八人生长在美国东西两岸(更有四人来自纽约市),只有一位法官来自美国广袤的中部地区,因此完全没有代表美国民众的资格。他指出,由他们对同性恋婚姻做出判决是反民主的。

斯卡利亚去世前,美国最高法院中有四名保守派和四名自由派法官,首席法官罗伯茨倾向保守,但也常常投票支持自由派人士的提案,法庭一直保持了较好的平衡。保守派人士认为,斯卡利亚逝世后如果最高法院再多一位自由派法官,美国现有的反堕胎、反枪支管制、严格保护私有财产等一系列法律都将受到考验。如果让自由派的奥巴马总统提名斯卡利亚的继任者,那么这位新法官很可能改变最高法院的现有格局,从而深刻影响美国的国策走向甚至整个政治生态。

开启政治纷争

斯卡利亚举足轻重的政治影响也反映在美国媒体对他的重视及政治人物对他的高度评价上。他逝世当天,美国各电视网马上开始密集报道重要政治人物对他的哀悼和评论。从奥巴马总统到国会议长,参众两院领导人,纷纷在电视上发表讲话,表示哀悼并追忆斯卡利亚对维护美国宪法做出的重要贡献。在当晚举行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辩论会上,各位候选人和主持人首先为斯卡利亚默哀后才开始辩论,而辩论的第一个话题即是斯卡利亚留下的空缺该不该由奥巴马总统提名继任。

斯卡利亚去世消息发布后几分钟之后,共和党领导人米奇·麦康奈尔号召共和党籍参议员阻止奥巴马总统提名的任何继任法官人选。担任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的麦康奈尔在表达对斯卡利亚去世的哀悼后说,“美国人民应当在选出继任最高法院法官中发出声音,因此这个空缺应当等我们有了新总统后再填补。”

面对来自参议院的阻扰,奥巴马也不示弱,在当晚发表电视讲话中说,斯卡利亚作为移民的后代,给整整一代美国律师带来深远影响。他接着宣布会在适当时机提出继任者,因为这是“宪法赋予总统的职责”。他强调,提名继任者的责任比“任何党派都更加重要”。

美国政治体制面临考验

1988年共和党籍的里根总统任期的最后一年,他提名安东尼·肯尼迪担任大法官,获得了民主党控制的参议院的一致通过。而今天由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显然不准备就提名新法官人选上与奥巴马政府实行合作。谁将成为斯卡利亚的继任者将是一次对美国政治体制的考验。这场考验内涵其实很简单:在两党执政理念迥异之时,政治体制如何担负起领导这个超级大国之责。

提名高法法官继任者从来是美国政治生态中的一件大事。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是美国行政、司法和立法三大国家权力机构中唯一实现终身制的地方。除了去世、辞职或者自己要求退休外,法官的任职期限不受限制。如果法官行为不端,仍然可以通过美国国会罢免他们。最高法院法官不参加竞选,由美国总统提名,经过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听证后表决批准委任。法官的任命过程非常严格,同时受到各派政治力量的制衡。美国的政治博弈很难让一党独大,民主共和两党交替胜出,因此偏左和偏右的党派都有机会通过提名最高法院法官对未来司法框架施加影响。

最高法院的法官不通过竞选产生,也就不需要对选民负责,他们判案时也不会因压力屈从于舆论和民意。这样的设计是为了帮助法官尽量避免盲目跟随舆论和民意进行判案的可能性。由于实行终身制,一些提名时表现偏左或偏右的法官被任命为最高法院法官后,他们可以自由判案,其立场常常与被提名时的预期有较大不同。例如,由布什提名成为首席大法官的罗伯茨本应该属于保守派,但也常表现出自由派的倾向。在高等法院通过同性恋有结婚权利的判决中,罗伯茨投了赞成票,最后以5-4获得通过,成为法律。另外,由保守的里根总统提名进入最高法院的第一位女法官奥康纳后来也表现出强烈的中间偏自由派倾向。

今年如果奥巴马提名的继任者通过了参议员的确认,或者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成功入主白宫,那么可以肯定斯卡利亚的继任者将是一位自由派法官。这样,最高法院的保守派自1991年占据微弱多数的局面将会被打破。这样的变化对美国政坛将产生深远影响,首先将直接影响投票法,堕胎权利,移民政策,控枪及环保政策的制定。

美国华盛顿,最高法院。CFP供图
美国华盛顿,最高法院。CFP供图
 
奥巴马的法官人选

从法律上看,奥巴马作为现任总统有权提名新法官。我校法学院的两位美国宪法教授说,总统提名法官候选人后,美国宪法并没有规定参议院必须马上召开听证会,审议批准或反对总统提名的法官候选人。这等于说,共和党控制下的参议院可以采用拖延战术,等到明年新总统上任后再开听证会。如果参议员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执意拖延,他完全可以控制时间表。共和党这样做当然也有风险,因为麦康奈尔有两件事无法控制,一是公众的舆论,二是奥巴马总统的提名权。奥巴马总统可以直接挑战麦康奈尔,告诉他总统是四年的任期而不是只有三年。美国宪法也规定总统提名最高法院法官符合程序。

从另一方面来看,总统提名的法官候选人必须得到参议院60张赞成票,而不是惯常的51票。本届即第114届参议院100名议员中,共和党为多数党占54席,民主党44席,另外两席由独立人士占有。奥巴马想在本届参议院顺利通过他提名的法官候选人,实在是太难了。就算民主党参议员联合无党派参议员,那也才46票,另外想要从共和党方面争取来14张支持票,那肯定是难于上青天。从共和党参议员投票记录来看,奥巴马政府最大的可能是争取到最多其中四位共和党参议员的支持,但即使这样的结果也还差10票。这也难怪,美国民众把选举年的总统称为“跛脚鸭”。

目前来看,奥巴马最有可能提名以下几位作为斯卡利亚法官的继任者。第一位是曾经担任过马萨诸塞州州长的德瓦尔·帕特里克(Deval Patrick)。他曾在克林顿政府中担任助理检察长。但他要获得参议院通过,难度不小。另一位可能是华府联邦巡回法院法官斯瑞·斯里尼瓦桑(Sri Srinivasan),他曾担任美国总检察长,在最高法院辩论过25个案子。2013年他在获得现有的巡回法院法官一职时,参议院以97票赞成0票反对通过了他的任命。如果奥巴马提名他担任最高法院法官,参议院中的共和党议员可能很难解释,为什么三年前全力支持他而今天又全力反对。

今年的高院将审理一系列重大案件,包括再审种族平权(Fisher v. University of Texas),堕胎权利案(Whole Women's Health v. Cole),工会法案(Friedrichs v. CTA),长期困扰美国的非法移民案(United States v. Texas)及重划选区争端(Harris v. Arizona Independent Redistricting Commission)。高法对这些案例作出判决将对美国政坛和社会产生深远的影响。大选之年,美国政坛的党派之争已经白热化。而奥巴马能否成功提名斯卡利亚法官的继任者,必定加剧美国民主、共和两党的争斗。谁会继任斯卡利亚留下的大法官一职,就像谁会当选下届总统一样,势必深刻影响美国未来很长时期的政策走向。

本文首发腾讯《大家》钟布专栏  http://dajia.qq.com/original/category/zb20160215.html 

任教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关注新媒体及移动科技的发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