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漠三狼  >>  正文
冷漠三狼:三狼非洲学车记(一)
冷漠三狼
02月22日

WeChat_1456130177

这接着上篇的《免费乘坐Matatu后对非洲索要文化的再思考》后,要写写《三狼非洲学车记》了。大家一定要先恭喜我,因为我刚看了下我驾校缴费收据上的日期,那是15年1月15日,而等到我驾照拿到手里已经是16年的1月25日了,这离我任期结束还有9个月的时间。

    其实在肯尼亚想获得驾照没那么难,我的经历有其特殊性。我认识的在肯华人有一个月左右就拿到驾照的,所以希望在非洲,尤其是在肯尼亚的华人不要因为我的这篇文章而放弃合法渠道取得自己的驾照,尽管其造出了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的马路杀手,买驾照省时又省力。

    之所以将这考驾照的经历写成文字,是因为它伴随着我在非洲适应非洲文化的过程,而这经历中的诸多事件也反应着非洲的诸多文化。到非洲一年多了,那个在与非洲人打交道时常会发火的三狼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见了非洲人的面就会先打一套问候“组合拳”,客客气气“磨事”的三狼,这学车的过程也是我在非洲成长的过程。

实践远重于理论:第一节课就上路

    在2015年1月17日周六的早晨(肯尼亚很多公司机构周六上午仍上班),我散着步就去了办公室附近的驾校。尽管对非洲人的时间观念早有耳闻,我还是在驾校经理指定的时间8点到了,到开始上课也就等了40分钟吧。驾校经理8点20出现,坐着摆弄手机,我还问了两遍不是8点开始吗?结果人家压根就没有理会我。他收了余款,就客客气气让我坐着等了。

    我坐在长板凳上注视着眼前的一切,仿佛瞬间回到了童年。在这个怎么看都不像教室的教室的中间摆了一个交通模拟版,上面转盘、停车场、马路牙子、交通线一应具全,模拟版上还摆着那种五颜六色的玩具小汽车,有几个还掉了轱辘。

    慢慢的人越积越多,凑够数了教练也就开讲了。一群人板凳上围着模拟版坐着,教练先告诉你肯尼亚道路行驶的规则,比如要靠左行驶,在一车道上进入转盘可以怎么走,二车道上进转盘又有几种选择。然后教练就开始各种出题,在模拟版上放两个小汽车,让你“驾驶”红色小汽车,行驶到绿色小汽车的位置。

    与其说这是个教室,倒不如说是个小的儿童乐园。学员们时常抓耳挠腮,推着小汽车在模拟版上走走停停。教练此时则更多的扮演着一个心不在焉的学生的角色,手盘着胸脯,时而伸手去捋捋下巴,时而和驾校进进出出的各色人等左一句右一句聊上一聊,偶尔才往行驶着小汽车的交通模拟版上看上一眼,像是不放心玩耍着的孩子。但一旦他看到学员出了错,立马又变成威严的父亲,立马上前制止。后来我才慢慢发现,这个课程是个四无产品:无课程表,无计划,无固定学员,也基本没有啥纪律性可言。学员到了想听就坐进来,教练也就由着他的性子,想讲啥就讲点啥,讲着讲着就接个电话和别人聊个天什么的,这都太正常了。

    一群人玩的正欢,突然听到有人叫我。“Hou” 我不解的看了看,确定是叫我后才走了出来。我看着驾校经理,像个没玩够的孩子。只见经理拿起一沓不少地方已经起了卷也不甚整齐的单子(此物和小学生书包里起了卷还脏兮兮的田字格本和课本什么的确有几分神似),他翻了好一会儿,找到属于我的那一张,写了一通,让我签了个字后就从签字页的后面撕下一小块纸片,又写了那么几个字,交到我手上。

    “你可以去了!”我依然不解的看着经理。他补充了句:“该实际操作课了!”

    于是我第一次坐到了驾驶位上,教练在副驾驶位子上简单的介绍了下这个是啥,那个是啥,怎么操作启动,就把车钥匙交给我了,而在这之前我只在初中时摸过拖拉机的方向盘。我本以为,不过是在驾校前那不宽敞的空地上开一开,结果不想,教练直接让我开到了车流不断的马路上。

    是的我的驾校学习就这样开始了。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