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漠三狼  >>  正文
冷漠三狼:三狼非洲学车记(二)
冷漠三狼
02月23日

学开车,吃烧烤,品文化。

这第一次开车就开上了马路,我倒丝毫没有紧张感。在肯尼亚,司机们开车都很有规矩,行车注意礼让,极少听见喇叭声,速度也不会太快。一遇到救护车,即便再拥堵司机们也会向路两侧躲闪,把马路中间的位置让出来,这一点怕是要让很多国人汗颜。(国人比非洲人差的不止这一点,改天有机会单独就这写一篇。)

教练约莫三十出头,有点吊儿郎当,但很健谈(非洲人貌似都有这技能,而且喜谈政治,都是政治家,如有可能后面单独写一篇)。这边开边聊,教练突然问我是否喜欢Choma?见我好奇,他一通解释,建议中午就去吃。Choma无非是非洲本地的烧烤,倒不是我稀罕的东西,我刚到非洲两个月,还是挺急切的想了解非洲的风土民情,于是便答应了。我这话音刚落,教练便掏出手机预定了。

教练指挥着我开到了一个小的贫民窟边上停下了下来,我们穿过一小集市没走多远就到了。说是Choma店,其外面倒像极了牛棚。到这棚子里,你先得跨过一个流着污水的小土沟,沟倒是极浅,也不过一脚宽,沟底的泥土却是黑了吧唧的,似被墨水染过,和沟边上的黄土这一搭配,倒也挺协调。过了这棚子才是吃客们享受这非洲料理的地方。牛棚下面摆着一个极大的烧烤架,上面摆满了锡箔纸包裹着的牛羊肉,还放着几个似乎是电饭煲内胆的铝制锅。架子底下的碳堆上糊着一层泥巴,碳从一头开始烧,每烧掉一部分,就揭开一段泥巴。烟雾倒也不是很缭绕,而烧烤架边上,还有好些个类似我们国内烧蜂窝煤的那种简易小炉子,煮着这样那样,烧着的倒肯定不是蜂窝煤。过了“牛棚”,透过玻璃窗,可见挂着的大牛腿和整只宰好的羊(Choma都是按需现割现烤)。

再说这店内,地上的颜色比排水沟里倒也差不了多少,苍蝇不多,倒是有那么几只一直围着你转个不停,时不时挥挥手赶赶罢了。牛棚外艳阳高照,过了牛棚进了店,那就犹如穿越了一般,色调进入老电影模式。没有漆的桌子,在昏暗的房间里更加的没有了光泽,唯有那穿着也算现代衣服的吃客们,那缓慢咀嚼的嘴巴稍稍把你往当代拉近了那么一点,提示着:这里是满足人类胃欲的地方。

坐罢,只见穿着白大褂的服务员先放上一菜板,在菜板一角撒上一小堆盐,丢下些切碎了的小青辣椒,便打开锡箔纸,将整块烤好的羊肉放到菜板上切,这边切我们便边沾着盐开吃了。味道不错,苍蝇也喜欢。

话说后来有一次这教练带着跟他学车的一中国女性和我一起来吃Choma,这女筒子从坐下就开始说有急事要回去,但又人生地不熟不敢走。结果,她从头到尾眼睛没离开过手机,那Choma别说吃,她好像连看都没看上一眼,嘴倒是也没闲着,一直嘟囔着怎么回去。

之后,我这教练时常提出去吃Choma,我有时找找借口搪塞过去,也时常予以满足,一来两个人吃到撑也不过500先令(不到30人民币),二来我也得吃饭,回去还不是得自己做。但我渐渐发现,事情发生了一些变化。

事情还是得从那个中国女性讲起。一日,我刚坐上车,却发现后座坐着一个中国女性。肯尼亚学小型汽车都是一对一服务,后座突然多了个中国人,我颇感奇怪,但毕竟是自己同胞,也便没有多问。我路上开了差不多四十分钟,和这个中国女子偶有交谈,但教练突然让我停下来坐到后面去。我心里有些不爽,毕竟我预约了两个小时,但还是从了,而那天我再也没有回到驾驶位上。这位中国女性当天理所当然的和我们一起去吃了Choma,结果就出现了上面那一幕。

这只是个开始,教练后来有一次甚至提前发短信问我去不去吃Choma,我没有多想就同意了。结果那日,车里多了两个非洲女性,快到Choma店时,教练又指挥着我开到一个地方接上了另一个,而这些教练事先都没有告诉我。

约莫过了一个来月,一个肯尼亚开发商加入了我。我们两个颇有一见如故的感觉,很聊得来。我周一到周五上班,驾校则是周一到周六上午,不能影响工作,我便只能每周六到驾校上一次课,一次两小时,而他也是周六才有空。于是我们便相约一起出车,换着开,一来不累,一来路上也多个人聊天。教练仍时不时提出去吃Choma,后来我和开发商干脆把这常态化了。开发商每次都是抢着付钱,我跟他好一顿交涉,他才同意我们轮流付款。当然,这期间还是时不时加入几个非洲女性。

后来有一次,这家驾校在离内罗毕不远的一个地方开了新分校,所有的车都要开过去壮大阵势。于是所有的车在驾校门口集结,只见我这个教练和一群教练、学员围在一起聊天,见到我就招呼我:“中午吃Choma吗?”见我有些犹豫,教练立马补充道:“我们一起分摊。”结果,中午吃的差不多的时候,十几个教练和学员就跟事先商量好了似的一下子走光了,只剩下我和那个开发商。开发商略显尴尬,急忙说我来付,后来我们一人出了一半儿。这开发商是个忙人,后来就有挺长时间没有出现了。

我一般一次课学完了就预约下周的两课时,经理会在一个本子上登记。本子上每一页属于一个工作日,每一页表格的最上面一排是教练的名字,名字下面有一列表格对应着工作时间内整点之间的每一小时课时。一旦预定,经理就会在相应时段的格子里写上预定者的名字。

一日,我到驾校后,突然发现,属于我的两个格子里的第一个除了我的名字,还加上了一位女性的名字。我的名字写的大,且在表格中间,那女性的名字写的小,挤挤巴巴堆在我名字的上方,明显是后来加上去的。然后经理客客气气的跟我说,今天只能给你一个小时,我撇了本子一眼,发现了问题的所在,连忙追问他,但他说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对此毫无办法,因为车开走了,我本预定的9点到11点,但车不到10点并不会回来,只好坐那干等。

10点过10分,教练终于回来了,载着他的是一个非洲美女。我一坐上车便问教练是怎么一回事,结果他告诉我那是经理的安排,他也是奉命行事,一脸的无辜。

学完车,我像往常一样预定了接下来一周的课。但不想同样的事情在接下来又发生了两次,顶在我名字头顶上的还是同一个名字。我终于压制不住愤怒,在第三次发了火。见我发火,经理赶忙安抚,表示不是他的问题,是教练把名字加上去的,他也管不了。一顿沟通,他给我安排了9点到11点没课的教练,并给了我驾校总经理的电话,表示可以投诉。

新的教练比起第一个来要憨厚很多,但车没开出去十分钟,他胳膊盘着胸脯,头微微侧向我说:“你口袋里有什么好东西没?”我一脸不解,结果他补充了一句:“你今天有什么东西给你老师吗?”见我不作声,他又来了句:“去吃Choma?”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