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漠三狼  >>  正文
冷漠三狼:三狼非洲学车记(三)
冷漠三狼
02月24日

亲,干了这碗非式承诺:是也?非也!

那日学完车,尽管已经换了教练,为防止类似的情况再次发生,我还是打了电话投诉。电话确实是总经理接的,这个超出我的意料,他客客气气的问了我经过,表示一定会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

我并没有收到答复,倒是没多久就在驾校门口遇见了那个教练,他热情的打招呼,并在我经过他时和我握手。我不客气的说你怎么可以那么做,他却嬉皮笑脸道:我都没搞明白怎么回事,我老板都给我打电话了,那些女的和我没关系,那都是经理弄的。说完哈哈大笑,我也跟着一顿大笑,我们两个就这么大笑着散了。这结果倒挺皆大欢喜。

一日,我像往常一样走去驾校,正纳闷怎么今天驾校门口一辆车都没有,驾校经理见我走进来,迎头就是一句:今天课都取消了,车要入库检修。类似的情况后来还有一次,我有点气愤的问他难道就不能提前告诉我吗?经理一开始默不作声,见我有些气愤,脸也板了起来。“我这每天有四五十个人来上课,我一个个去通知,我得花多长时间?”感情我不是唯一一个走了冤枉路来的,我也只好默默的退下了。

就这样,有时赶上节假日不上课,有时因为出差或者有采访上不了,我一直到8月底才结束了我30课时的课程。接下来就考试呗,但让我始料未及的事情发生了,接下来的事情是一股脑的混乱。

之前听朋友说过驾校会帮忙报名考试,但是驾校经理跟我说了一通,我也没听明白,但就是说现在得自己报了。我就问他去哪里报,得带什么材料什么的。他就让我带上护照及复印件去[kr ?] 。他其实说的是肯尼亚税务局KRA:Kenya Revenue Authority,但却把这个缩写读成了单词,加上非洲人这口音我硬是把这听成了Karen——内罗毕的一个区。之前确实有朋友在凯伦区的警局考过驾照,于是我兴冲冲的就去了。

这只是个小插曲,无非是多跑点路罢了,也怪不得别人。警察大叔们很热情,这个问那个,一顿讨论,又打电话咨询,最终给我指明了正确的方向。因为顺路,我在去KRA的路上又去了趟驾校,和经理好一番确认,经理还说预约的话一定要预约周四,我这才又上了路。

当我赶到KRA就差不多11点了,这KRA办公楼是双塔楼,看起来很是阔气,至少在内罗毕是排的上号的。安检门外老远就有工作人员查身份证件,查完证件再过安检门,一路跟着人群走,到了右侧的塔楼,咨询一工作人员,他告诉我这个得去三楼,但得先去领张单子。这个工作机制特别有意思,要进KRA的人一律先到离安检门远的塔楼去排队领进门单。这进门单就一表格,估摸着是四五个这样的表格打在一个A4纸上,然后再撕分开来。这表格不知道被复印了多少次,歪扭着隐藏在密密麻麻的黑斑间,估摸撕的时候连个尺子都没舍得用,撕的跟花边裙子似的。我排在队伍里,眼见一个个非洲人拿着那么个黑斑花边裙子单从我身边走过,甚是滑稽。这些人领了这单子,有些再又折回离安检门近的楼办事。

好不容易轮到我了,工作人员接过我的护照,正准备填那黑斑花边裙子单,却停住了。你这个得先填个表格,然后交给驾校,一位大姐如是说。说完扭头拿出一张A4的表格递给我。我这一看,好一张表格,一样的黑斑林立,表格扭着腰,有一小部分甚至扭出了A4纸,不见了踪影。忙活了一上午,得,回吧。

第二天,我又跑去驾校,拿着那张扭腰黑斑表格问驾校经理:KRA说得找驾校,这到底去哪啊?结果驾校经理也不慌,上来就是一句:我让你去KRA,不是Karen。我说这是我听错了,不是你的问题,我问你现在我得去哪里?教练于是又提高了嗓门:我跟你说的是去KRA,不是Karen。这下子一干正上理论课的学员纷纷扭头观战。我也无可奈何,于是只好又重复了遍,这不是你的错,是我自己弄错了。(到目前为止,我很少见到有非洲人会承认自己犯的错误,再明显的错误,他也会跟你扯上半天,让你不知所云,这个以后有机会单独出一篇。)

一顿僵持,经理突然说:从现在起歪果仁在肯尼亚考驾照要有Alien Card(歪果仁身份证)。我说你昨天怎么不告诉我呢?你不是让我去KRA吗? 经理并没有理会我,嗓门一顿飙升,也越发理直气壮道:现在得有Alien Card,我昨天才知道。我扯着嗓子跟他吵吵。结果他一直就重复那么几句话:现在得有Alien Card,我昨天才知道;我没让你去Karen,我让你去KRA。总之,千错万错,就他没错。我争他不过,说了句:我要去找你们老板投诉。结果经理不懈的回了句:你去吧,爱找谁找谁。

三狼我脾气爆,见他这班嚣张,我扭头就奔驾校总部去了。到了总部不出五分钟,我就真见到总经理了,这总经理是个穆斯林,腿上有残疾,走路得拄拐。见我进办公室,他忙拄着拐站起来,握手,递名片,一阵寒暄。说了一通,他很是客气的说:最近政策确实是变了,歪果仁考驾照确实得有Alien Card,得用它上网注册报名。事以至此,我们只能想办法解决问题,这样吧,明天一早你来这里,我找人和你一起去KRA,我跟KRA的人打好招呼,帮你手动报名。三狼心里一顿感激,紧紧的握了他的手便跟他道别了。

一路上还跟司机聊这事,说这下应该没问题了。哈哈,我想多了。

第二天一早9点,我就到了驾校总部,找到总经理让我找的叫塔斯曼的穆斯林。塔斯曼很客气的跟我寒暄,说他拿到一份材料后就可以走了。不想,这一等就是两个小时。

这终于上了路,到了过安检,领了那黑斑花边裙子单,再回到离安检口近的塔楼,向保安出示黑斑花边裙子单,过闸机。这要不是有常来KRA办事的塔斯曼领路,估计我即便进了这楼怕是也出不来了。办事这地儿是在三楼,但先要搭一个电梯到四楼,再拐个弯换另一电梯下到三楼。这还没完,到了三楼你得过两个有门禁的门,还有一道保安。黑斑花边裙子单明显刷不了,于是在门那候着,这KRA的工作人员进出刷了卡你这才能进。过了这第一道门禁,只见一保安在另外一道门禁前坐着,对来客一一登记,登记完他也没门禁,您接着等。

过了这第二道门禁你也终于算是进了迷宫了,好家伙,那不知道是哪一年的文件了,纸黄的都快黑了,上面厚厚一层灰分列于过道两侧,比三狼这腰都高。我也不知道拐了几个弯,算是有那么一点豁然开朗了。只见一小块办公区夹在快有两人高的档案柜间,一列队伍又夹在这狭长的办公区中间,塔斯曼慢悠悠的走进队伍,我紧随其后。这一排又是半小时,塔斯曼递上我的护照,结果那当官的头也没抬,只听见嘴里嘟囔着:现在必须要Alien Card,或者至少要有办Alien Card 的收据。一看手机已经一点多,好吧,这一上午又白玩了。

我赶紧让塔斯曼打电话给他老大,结果不想总经理老人家早去了蒙巴萨(肯尼亚第二大城市、东非门户港口城市)。我气不过,下午又给他打了电话,跟他说《古兰经》要求穆斯林做一个履行诺言,恪守信用的人,他这样做是不对的话。结果他又给提了第二套解决方案,让我把Alien Card收据和护照的扫描件发给他,他找人给我办理。“我承诺你下周四就可以去参加考试,拿到真正的合法的肯尼亚驾照。我承诺,我承诺。”我已经记不清他说了多少个“I promise!”(我承诺)了,我照他说的把东西发给了他,但从此再也没有收到任何消息。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