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笑容  >>  正文
【专家学者话两会】张笑容:要旗帜鲜明的支持中央建设开放小区
张笑容
02月24日

城市建立起来就是用于分享的,分享是推动城市繁荣、创新并进行文化交流的引擎。发达城市有能力使用更少的能源来提高人均产量和创新能力。提高闲置资源的利用率,分享可能是我们解决经济、环境和社会危机的最佳希望。

这是美国的一本分享经济报告里提到的观点,对此,我非常认同。从分享城市的理念出发,这份报告里还提到了对许多城市问题的解决思路,比如:城市采取什么步骤来促进分享交通的发展?城市如何利用分享经济扩大当地的粮食生产并促进当地居民获得好的食物?城市可以采取何种措施来促进分享住房?城市如何利用分享经济来创造就业机会和发展企业?

无独有偶。为了治疗"毛细血管不畅"等"城市病",有关部门也提出了"封闭住宅小区原则上不再建"、"已建成的住宅小区和单位大院要逐步打开"等思路,这符合分享经济发展理念,符合解决城市问题的客观现实,是本难得的好经,很赞。

很多人有顾虑是可以理解的。比如"打开"后社区治安管理、业主利益、居民安全、生活质量等问题,关乎民众切实利益。但以个人经历来看,这种担心完全没必要。以我在的小区为例,过去,出租车都不让进,通行都要查证,完全封闭;现在周围民众自由出入,小区内的场馆、街道、健身设备,老人孩子聊天跳舞散步各取所需,各种口音集合在一起其乐融融。刚打开的时候,居民也有各种治安顾虑,小区采取了安全防范措施,统一给封闭楼门,加装上摄像头,治安情况明显比过去好了很多。再看看,北京的各所大学,过去都是封闭的,现在不都向社会开放了吗?而且,效果也都还不错嘛。

所以,我要说,我们很多的担心,可能是根本没必要的。

从资源独占到分享是城市发展的必经之路。现如今,不少国家已经正式的提出了"分享城市"的发展规划。腾讯研究院在《分享经济全景解读报告》中提到,2012年9月20日,韩国首尔市宣布"首尔共享城市'宣言和"首尔共享城市推进计划"。2013年6月,美国市长议会中,由十五位市长包括旧金山的李市长和纽约市的彭博市长共同发起"共享城市"计划。2015年,英国商务部的报告中提出对打造分享型试点城市的建议,推行利兹市区和大曼彻斯特两个分享型试点城市。

分享经济为解决城市问题提供新的思路。规模日益庞大的城市,对所需的社会资源提出了挑战。在如今的技术环境下,分享经济平台为解决这个问题提供了一个前所未有绝佳的机会,人们开发出许多创新的方法来满足食物、就业、住房以及出行等方面的需求。比如,对于城市堵车问题,有的政府专门鼓励发展汽车分享解决交通压力。比如澳大利亚将"汽车使用共享"计划作为"悉尼2030"实现绿色出行的一个重要环节,市政官员认为,"汽车使用共享"实惠而节能,能够达到缓解交通拥堵、减轻居民养车花销和停车压力、大幅度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多重目的。

美国人认为,城市分享模式与上个世纪美国人为满足物质需求所使用的方式有很大的不同。例如,现在人们分享汽车,从而减少公民、城市基础设施和环境的负担,而不是像上世纪那样购买汽车并占用宝贵的城市空间来停车;老年人的预防性医疗可以在同类的场所或者使用"美元计划"进行这是个什么计划?,而不是依赖急诊室;旅客通过同等住宿市场来选择在私人家庭住宿,而不是住在酒店。

不难发现,分享的理念挑战了传统监管理念。住宅、商业、工业和农业活动,这些领域不再彼此分离,就连社会最基本的单元--每一个家庭,也不再是一个独立的经济单位。通过分享经济,人们把自身和物资与工作连接在一起,产生了一种新的社会组织模式。

监管者该如何适应这种形势变化?美国人给出了建议:监管者可以通过合理安排基础设施、服务、优惠政策和法规(是导致分享不断变动的社交因素),推动城市政府逐渐向分享经济促进者的角色转变。

从分享的角度不难推论,城市资源,将会更多的走出独占状态而投入到分享之中。城市发展必然会走出画地为牢割据一方的落后格局。换言之,我们现在的小区开放程度远远还不够,还应该继续加大范围和力度。政府有责任有义务起带头促进作用,将能打开的机关小区,统统打开,跟市民一起分享基础设施。

打开小区,是本分享经济的"好经",不能往歪里念。许多人反对,那是因为利益攸关。例如开发商反对,因为直接影响了楼宇价格;物业反对,因为加大了服务压力;"走后门"、"找二奶"的反对,因为增加了曝光压力。诚然,花了高价买房子的业主也会反对。打开小区影响生活质量。能影响多少?其实很有限,但它能给周边民众带来的便利却很多。然而,政策的制定与推行,决策者应该考虑不同的角度,也不能简单的采取一刀切,更不能用行政力量侵犯民众的正当权益。

诚如报告所言,在经济危机和气候不断变化的时期中,着力于促进分享经济增长,是城市政府促进社会繁荣和增强经济恢复能力所能做到的最重要的事情。

互联网分析师。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