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应森  >>  正文
杨应森:鲲鹏展翼——“实在”与“浪漫”
杨应森
02月25日


(图为深圳市中心区一角。  王小可 摄)

深圳称“鹏城”,很多人都知道,大连称“鲲城”,很多人都不知道。

因为孩子在大连上军校,所以我有意去查阅了一下大连的资料、所以才发现大连竟然有着这样一个与深圳有关联的代称。

庄子曾在《逍遥游》中给我们讲述说,“北冥有鱼,其名曰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可见“鹏”竟然由“鲲”演化而成,“鲲鹏”也就随之互联一体、不分彼此,“鲲鹏展翅,九万里,翻动扶摇羊角……”


(图为大连市星海广场一角。  张汉铭 摄)

近些年,我曾多次去大连探视上大学的孩子。闲暇之中,我也细细地观察大连、暗中比较着“鲲”与“鹏”的异同。

大连、深圳的“同”很多,比如同为海滨城市,起步时同为“小渔村”,同为计划单列市,在辽宁、广东省内的地位同排第二,这从“辽B”、“粤B”的车牌就能看出来。

但是,虽然同为海滨城市,但分处中国海岸线北、南两端,地理、气候、自然风光迥然相异;虽然起步之时同为“小渔村”,但人文、城市特质大相径庭。

和深圳一直对外展示自己“设计之都”、“创新之城”的城市特点一样,大连一直对外宣传自己“浪漫之都”、“时尚之城”的城市形象,2016年新年倒计时、甚至把这种形象推到了“世界的十字路口”美国纽约时报广场。

“浪漫之都”、“时尚之城”本身就很“浪漫”。

“浪漫”往往是慢悠的。


 (老虎滩-渔人码头的独特风格已成为大连亮丽的景点。  杨捷 摄)

大连街头,人们的表情往往是轻松的、步履是悠闲的,他们完全不在意被人超越、他们在意的是“浪漫”地享受生活;深圳街头,人们的表情却往往是凝重的、步履是匆忙的,生怕放慢脚步就会让人超过、他们在意的是“实在”地应对生活。

“浪漫”往往是品味的。

大连街头,我最喜爱风格各异的建筑,欧式的、日式的,圆柱式的、穹顶式的,巴洛克式的、拜占庭式的、哥特式的,那种“美”给人回味无穷;深圳街头,清一色的现代方框式高层建筑,那种“实用”却让人觉得索然无味。

“浪漫”往往是时髦的。

大连街头,人们的穿戴往往是时髦的,大连的朋友告诉我,大连人很讲究穿着,更注重仪表风度,不像穿戴随便的深圳人,除了必须西装革履的场合,T恤可以从早穿到晚、穿上大半年。

大连人习惯“慢生活”、深圳人习惯“快节奏”,大连人追求“浪漫”、深圳人讲求“实在”,很多地方都可以表现出来。

大连的滨海路上,随时都能看到牵手漫步的情侣,深圳的滨海大道,只有呼啸急驶的私家车;百多年历史的有轨电车,竟然能至今叮叮当当、缓缓摇摆在大连的马路上,而地铁却是深圳人乘公交出行的首选;服装节、槐花节、樱桃节、啤酒节、葡萄酒节、美食节……大连人喜欢“浪漫”的“节”,而深圳人却喜欢“实在”的“展”。

同是旅游大市,大连的历史建筑给人的是回味无穷的佳肴,深圳的“锦绣中华”、“世界之窗”给人的是“半天走遍中国、一日看尽世界”的“快餐”。

这位朋友对我说,大连人应该学习深圳人的“实在”,适应快节奏、不甘人后,走在人前去“引领时尚”。

不过我也告诉这位朋友,深圳人也该学习大连人的“浪漫”,放慢步子、保持常态、享受生活,放慢恰恰也就是务实。

其实,“浪漫”和“实在”我们都需要,我们需要实在地工作、浪漫地生活,它们正是鲲鹏腾飞、“翻动扶摇羊角”的两翼。


 (去年十月通车的星海湾大桥已成为大连市新的一道风景线。  张汉铭 摄)

我在大连的时候,大连首条地铁通车、正式迈入快速的“地铁时代”。我的朋友笑着说,大连人的生活开始提速了。

我离开大连的时候,遇见了几位来大连享受“浪漫”的深圳朋友。我也告诉我大连的朋友,深圳人的步子也开始慢了下来。

关于作者:杨应森,中国日报驻深圳记者站站长

中国日报网特约评论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