锺布  >>  正文
钟布:美国大选再添变数 两党选情雾里看花
锺布
04月12日

共和党候选人凯西奇

4月5日威斯康星州初选结束,一路高歌猛进的共和党候选人川普遇到自参选以来的第一次重创。在争夺该州42张选举人票中,泰德·克鲁兹获得36票,而川普只得到6票。在民主党方面,伯尼·桑德斯也击败曾大幅领先自己的对手希拉里·克林顿。转瞬之间,本已逐渐明朗的初选格局再次变得错综复杂,而两党候选人中谁将代表本党争夺总统宝座更是扑朔迷离,犹如雾里看花。

选情出现拐点

自从宣布角逐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以来,川普在众多民调及各州初选中一路领先本党其他候选人,大有势不可挡之势。他赢得共和党众多普通选民支持的同时,共和党领袖们也使出浑身解数,全力阻止川普获得党内提名,但一直收效甚微。这次在威斯康星州,他们总算看到了狙击川普横扫各州初选的一线希望。


威斯康星初选后,川普和希拉里仍然是各自政党候选人中的领跑者。川普目前获得的选举人总票数为743票,克鲁兹得票517张,而约翰·凯西奇只有143张。川普要获得超过半数的选举人票,即1237票,不能说完全没有可能,但已经相当困难。

在以往的选举年中,全美初选结束后,领先的候选人常常能够获得过半票数。这样他们的党代表大会也将很顺利地确认领先的候选人代表本党参选全国大选,而确认过程基本上只是完成一道程序,并没有多少实质的内容。共和党各州初选共有2473张选举人票,因此只要得到1237张选举人票即过半数。而民主党初选共有4763张选举人票,谁赢得2383票即过半数。

三位共和党候选人川普、克鲁兹及凯西奇在7月召开的全国党代会前都很难获得过半票数,而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和桑德斯也可能出现类似情况。以目前的形式看,两党现有的五位候选人都可能进入本党在7月召开的全国党代会,并最终确定总统候选人。如此一来,今年的两党党代会都有了罕见的实质内容。共和党党代会定于7月18至21日在俄亥俄州的克利夫兰举行,而民主党党代会稍晚几天,将在7月25至28日在费城召开。五位候选人都要等到在党代会召开后才能决定命运,那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景?

▲ 共和党候选人川普

党代会启动特别程序

如果需要由党代会从多名参选人中选出最后的总统候选人时,两党必须按照规则启动特别的处理程序,即竞争大会程序(Contested Convention)。可以肯定,出现这样的情况,共和党比民主党的投票议程更为复杂。

假设川普能在共和党大会前获得过半票数,那么无需启动这个特别程序,各州党代表只要按党的规则将选民选出的代表人票在大会上正式投向川普即可,川普也就成为共和党的正式总统候选人。此时,无论党内大佬或党代表们多么讨厌川普,代表们也必须把选票投给川普,因为选票代表了各州选民的意愿,而不是党代表或党内领导人的意愿。

如果出现第二种情况,三位共和党候选人在党代会前均未获得过半票数,那意味着考验共和党领导人的时刻来临,此时代表们常常要进行多轮投票。

章程规定,第一轮投票,总票数中的95%属于有约束力票,这些票必须按选民意愿投向他们指定的候选人,余下的5%的选举人票为非约束票,代表们可将这些票投给任何候选人。第一轮投票后,参选人中如有人获得过半票数,投票结束,但目前看来投票结果不会这么简单。如果没有人获得过半票数,代表们必须进行第二轮投票。在第二轮投票中,代表们把所有选票中约57%的选票变为不受约束票,代表们可以把这一部分票投给任何人,例如他们可以把在第一轮投票中必须投给川普的选举人票中的大部分转投克鲁兹或凯西奇。

如果第二轮还是无法选出候选人,代表们在第三轮投票中把不受约束票比例增加到81%。如果仍然没有结果,在第四轮投票中,代表们再次提高非约束力票的比例,直到其中一位参选人获得过半票数。

在今年的两党党代会上,代表们要投多少轮才能选出本党的候选人呢?现在谁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从美国总统选举史上看,曾有至少12次出现了多位候选人要在党代会召开后竞争本党提名,并且在第一轮投票后无人获得过半选票。1924年的民主党代表大会经过了103轮投票才选出了约翰·戴维斯作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当年戴维斯在民主党全国初选后排名第三,但最后他在总统大选中输给了共和党对手。不过1940年共和党候选人温德尔·威尔基就稍微幸运一些,这位到1939年底还是民主党人的政客转投到共和党门下参选总统,他在当年党代会上经过六轮投票后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但在全国大选中败给了民主党对手富兰克林·罗斯福。

而最著名的例子非亚伯拉罕·林肯莫属。1860年林肯和多名共和党候选人在党代会上角逐本党提名。第一轮投票后,林肯的票数远远落后于排名第一的纽约州参议员威廉·西沃德。三轮投票后,林肯最终胜出获得了本党提名,最后成为美国历史上最著名的总统之一。而美国第十九任总统卢瑟福·海斯可以说是成功逆袭的典范。他在1877年在共和党党代会第一轮投票后排名第五,结果海斯在第七轮投票后胜出。在全国大选中,海斯再创奇迹,以多一张选举人票的记录击败民主党对手,当选总统。

值得关注的第三名

即使启动竞争大会程序,川普也不一定不能出线。如果他获得的选票最后与半数的1237票非常接近,川普很可能在第一轮投票中拿到5%不受约束选票中的一部分而达到1237票从而成为正式候选人,如果他在第一轮赢不了对手,后面几轮投票很可能把川普淘汰出局。如果共和党出现多轮投票,我最看好的出线者是现在排名第三的凯西奇。

目前凯西奇仅获得了143张选举人票、而且只在他当州长的俄亥俄州获得一次初选胜利,而克鲁兹已经在六个州获胜,所获得的选举人票也比凯西奇多几倍。在未来几个月中,凯西奇不可能在选举人票上领先对手。如此一来,凯西奇有什么理由继续竞选,又凭什么看好这位竞选资金有限、选举人票得数“垫底”的参选人?

首先,狙击川普不让他获得本党提名已经成为共和党内精英及领袖们的共识。尽管他们不希望看到川普出线,但包括众议院议长和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在内的共和党大佬们都表示,如果川普获得1237张选举人票,他们没理由不支持川普获得提名。但如果他得不到半数选票,很多共和党精英人士将不遗余力地挡住川普的“前进”步伐,而凯西奇可能比克鲁兹更适合成为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

其次,现年63岁的凯西奇已经连任两届俄亥俄州州长,他在该州的民众中间声誉卓著。他出生于蓝领家庭,在所有的总统候选人辩论会上,语调平和,从来没有咄咄逼人地攻击对手。这种不张扬、不出位的个性也很少引起主流媒体的兴趣,因此他在选民中的知名度不高。但了解凯西奇的选民都知道,他在政坛和经济方面都有不少建树。

凯西奇担任众议院议员长达18年,其中六年他担任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主席,为平衡美国政府的预算立下了很大功劳。随后他来到华尔街,在雷曼兄弟公司担任了六年的高管,从而在政界及投资领域积累了丰富的预算、投资及经济运作方面的经验。作为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主席,他赢得了1997年的预算立法,消除了困扰联邦政府30年的预算赤字问题,美国政府的预算平衡一直保持到2002年。2011年他被选为俄亥俄州州长后,该州的失业率从他上任时的9.2%下降到目前的4.9%,其间新增加40万个工作岗位。在调低收入税的前提下,凯西奇还扭转了该州高达80亿美元的预算缺口,现在已经做到财政盈余。在贸易方面,他支持自由经济和自由贸易。

有鉴于此,凯西奇是唯一可能在未来10年内将美国政府的财政赤字降下来的总统候选人。最新民调也显示,如果共和党现有的三位候选人与民主党的希拉里争夺总统宝座,唯有凯西奇有机会获胜,他的优势领先希拉里六个百分点。如果他最终能与川普和克鲁兹一起参加7月召开的共和党党代会,谁将笑到最后现在还难以预料。可以肯定的是,今年的美国大选将会一波三折,精彩纷呈。

本文为腾讯·大家2016年4月11日《钟布专栏》

http://dajia.qq.com/original/category/zb20160411.html

任教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关注新媒体及移动科技的发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