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洋  >>  正文
李洋:放生?杀生!
李洋
04月15日

327日,是佛教观世音菩萨诞辰纪念日,有人在北京怀柔山区放了300多只北极狐和貂。有村民家养的柴鸡被狐狸咬死后报警,当地森林警察找到100多只北极狐,其中40多只已经饿死。

22-600
 4月初,北京怀柔死亡的放生北极狐被就地掩埋。(来源:新浪图片)

按照佛教教义,在重要的佛教时间节点放生,放生人能积到的福分和换回的功德将成倍增加。反讽的是,这些时间节点之前,当地捕鸟人都会积极“备货”,买鸟的人大都不怎么讲价,可以大赚一笔;那些被放生的人工饲养的动物和鱼很难适应野化环境,放生后大量死亡;一些放生者甚至将外来入侵物种放生,造成当地生态失衡。

 

放生者心满意足地背身离去,留下一地哀鸣。情何以堪?

 

佛教讲普渡众生,但如果放生造成更多的死亡和破坏,那么这种不计后果的放生是一种极为自私的行为,也是佛教所反对的。

 

放生者应充分考虑放生的动物是否有野外存活的可能。受难的野生动物得到人的呵护,然后放生大自然,和购买几百只无法在野外生存的饲养动物放生有着本质的不同。前者是教义本源倡导的,而后者的放生更类似于杀生。

 

另一个危险的误区是,放生者觉得放生数量越大,积累的功德就越多。这就把放生变成了金钱的堆垒,背离了佛教教义的本意。这次在怀柔放生狐狸的人据报道就是几个有钱的商人。

 

宗教信仰自由的一个底线是,不能把自己的自由建立在对他人财产和公共环境的侵犯之上。对佛教有深刻理解的高僧,往往把教义内化于心,外化于行,绝少有批发购买,不讲后果的放生仪式。

33-600
2013年7月6日,北京十三陵水库附近马路上,近百只麻雀被发现死于马路及周围树林里。附近居民介绍,常有人在此放生麻雀等各种鸟类,周围时常有死鸟出现,在马路的南侧树林中有10个放生箱。据了解,大量还不会飞的鸟就被放生了。(来源:新浪图片)

中国的古刹中,很多都是佛道儒三家并存。中国历史与西方历史一个重要的分野是很少有宗教战争,多种宗教信仰和睦共存是历史现实,也是历史遗产。正是在彼此尊重的氛围里,佛教才能在中国的发展中也扮演重要的角色。

 

那些不负责任的放生者,应该多些对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的尊重。今天人们很少能够遇到野生动物。应该认识到,在现代的自然环境中,放生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效果。相比那些花费巨大,仪式感隆重的放生大典,生活中能做到“扫地不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才是真正把悲悯放在了心里。

 

现代化的一个可怕之处是,它会动员所有的资源,包括生命,为人类本身服务。发达的食品工业、化工医药和服装产业都离不开对其他生物的杀戮。疆域是人类的乐园,却是其他生物的死地。

 

如果对生命心存悲悯,那么完全可以考虑变成素食者。只不过,在现实中,很少有人愿意为了他们仿佛相信的东西,放弃他们真正享受的东西。在通向死亡的路上,对其他生物的死亡熟视无睹,甚或甘之如饴。

 

一个人可能无法改变皮毛产业链最底端一只幼小北极狐的命运,但当有越来越多的人,作为产业链最高端的消费者,能够追求最朴素的饱暖,那么那个小生命或许可以不用来到这个急速奔向“现代”的人类世界。

 

在这种改变中,放生者首当其冲。

关于作者:李洋,中国日报社四川记者站站长

中国日报记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