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瑞生  >>  正文
孙瑞生:遗失在太行山上的千年古村
孙瑞生
04月28日


岳家寨海拔1360米,被称作太行山上的布达拉宫。孙瑞生 摄

平顺县石城镇地处太行山深处,山西、河北、河南三省交界,这里是距离县城最远的一个乡镇,而到岳家寨还得从石城镇再走10公里山路。

下午5点钟,太阳已经临近山头。从石城镇出发时,导游嘱咐我千万小心,山路太窄,车开得不要太快。我有着15年的驾龄,自认为走过无数山间小路,应该不在话下,但上岳家寨的路还是让我提心吊胆。路不能再窄了,新修的水泥路比车宽不了多少,一边是峭壁,一边是悬崖,山上虽然风景很美,但两只眼睛不敢左顾右盼,只能直直地看着前方,走了一个多小时,庆幸对面没有遇到一辆汽车,我们穿过了类似晋城陵川锡崖沟的挂壁公路。一条30多米长的隧道开通也就十多年,听说之前岳家寨的人下山十分艰难,途经此处,只能手攀岩石,一步一步挪动。稍有疏忽,就可能坠落山崖。

车快要上到山顶的时候,我们终于看到岳家寨神秘的大门。


古老的岳家寨敞开大门迎接游客。孙瑞生 摄

岳家寨给人的印象非常古朴,它像布达拉宫一样依山而建,村内所有建筑均就地取材,石板路、石台阶、石墙、石瓦、石磨、石碾、石凳、石桌、石井,完全是一个用石头堆砌的世界。看样子,村里随便一块石头,都有几十年上百年的历史。

时值4月,正是太行山最美丽的季节。漫山遍野,花红柳绿,姹紫嫣红,村里村外,桃花、杏花开得正艳,各种野花铺天盖地,灿若云霞,而老乡们去年收获的玉米棒子还挂在屋檐上,一片金黄。


挂满玉米棒子的农家小院。孙瑞生 摄

岳家寨由前后三个自然村组成,村委主任张海根介绍,全村户籍人口120多口,常住人口不到三分之一,以老年人居多,村里条件还是有点苦,加之没有学校,年轻人留不住。张海根今年刚过40,他说自己十几岁就随哥哥去距离不远的河南林州打工,在林州买了房,两个孩子都在林州上学。而他由于多年在外打拼,见了些世面,被村民看作能人,三年前回到村里,被选为村委主任。张海根说,村子沾了“穷”的光,没有大拆大建,保持了原生态,加之山好、水好,空气清新,无噪音,无污染,在城市人眼里,那完全是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近几年来岳家寨旅游的人特别多,别看平时见不到人,到了周末人就多了,去年国庆黄金周来了上万人,村子里住不下,只能住到镇上。

我们去岳家寨的那天正好是周四,没有见到多少游客,傍晚在村子里四处走走,村民们见了都热情地和我们打招呼:“来啦,到处转转看看吧!”

晚上10点多,月亮从对面的山顶上高高爬起,此时的岳家寨更显静谧,我和村委主任张海根的父母聊得十分贴近,二位老人虽然都上了年纪,但身体都很硬朗,他们告诉我,自小就在村里生活,住惯了,也不觉得闷,山里有山里的好处,空气好,花钱少。他们说,家里地不多,种些土豆、玉米和谷子。另外,山上有野生的蘑菇、花椒和柿子,秋天采摘回来,能卖些钱。

古老的山寨,淳朴的村民,原始的生活方式,岳家寨像一位远离尘嚣、与世隔绝的老人,遗世而独立。


岳家寨村民享受着宁静闲适的生活。岳峰 摄

岳家寨因何而来?古代的先民为何选择在这么偏远的地方生存?

据了解,岳家寨原名下石壕村,2010年更名为岳家寨。为什么要更名?说起来,这里面还有一段颇让村民们感到自豪的历史。

传说,岳飞当年风波亭遇害后,子孙为避免奸人迫害,隐姓埋名逃往各地,岳飞三子岳霖从河南汤阴老家逃难出来,就来到太行山上一个荒无人烟、人迹罕至的地方扎下了根,历经千年,繁衍生息,村子根据地势取名“下石壕”。现任村党支部书记岳先来说自己是岳霖的第三十五代后人,家谱上都有记载。岳先来说,村子改名岳家寨,是为了表示对祖先的纪念。之前村子里有一座岳飞庙,年久失修,这些年经过修葺,恢复了原貌。每年农历二月十五,村里在岳飞庙举办传统庙会。

既有古朴的村容村貌,又有美好的历史传说,岳家寨发展乡村旅游正当其时。只见多数人家门上都挂着“农家乐”的字样,村民们实在,要价低,普通房间住一晚20元,有电视带卫生间的40元,吃饭则不管吃多吃少只收10元,稀饭烙饼馒头,再配上一两样小菜,都是村民们从山上采摘回来的野菜,分外可口。

翌日上午10时,我离开岳家寨时,正好有一位村民的“农家乐”开张,村里男女老少几乎倾巢出动前往祝贺,村委主任张海根也早早过去帮忙。这个“农家乐”就在村口上,位置很好。我们出了村口很远,依然听到“农家乐”里传出的一阵阵笑声,这笑声里蕴藏着岳家寨美好的未来和希望……

关于作者:孙瑞生,中国日报山西记者站站长

中国日报山西记者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