锺布  >>  正文
钟布:特朗普要把党的事业引向何方?
锺布
05月16日

特朗普不靠谱。这是他自宣布参选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以来多数人的看法,但大家都低估了不靠谱的特朗普能够走多远。要是有人在半年前打赌说,特朗普能够一路过关斩将,获得本党提名,相信多数人会输得很惨,包括我自己。

特朗普的不靠谱体现在他完全无视美国政治的既有范式,以政治门外汉的身份,配以满嘴跑火车的乖张任性、吹牛耍泼等真人秀风格,搅局美国政坛形成独特的“特朗普旋风”。这股旋风以摧枯拉朽之势扫荡全美各州的初选,最后逼得各路共和党候选人纷纷败走麦城。这些候选人连同一直试图狙击他的共和党大佬及党内精英们虽然心有不甘,但却拿他毫无办法,只怪当初低估了特朗普的逆袭。

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

特朗普以另类和特别的言论成功化解了本党同志的嘲笑、挖苦,冲出他们的围追堵截。他最初的搅局者身份也嬗变为一种令人惧怕的政治力量。面对特朗普在大选中节节攀高的人气,观察家们在失望之余感到百思不得其解:这个不靠谱的“大嘴”靠了什么上位?其实,另类与特别本身就是一条捷径,商界、政坛早有不少成功的先例。而我更感兴趣的是:所向披靡的特朗普将把共和党的事业引向何方?

党内大佬不敢贸然站队

特朗普击败共和党其他候选人后,支持他的共和党党员们欢欣鼓舞。他们认为,自己受够了共和党内建制派出卖普通民众的利益,一味追求所谓的“政治正确”,现在总算盼来了代言人。共和党内的精英人士则担心,特朗普的强人政治言论可能把党的事业带上一条不归路。

如今特朗普已经逼退了所有共和党候选人,成为本党唯一的候选人。以往只要某位候选人在初选中获胜的局面开始明朗,党内领导人都会纷纷宣布支持该候选人,并出谋划策帮助他争取在全国大选中获胜。今年特朗普的情况正好相反,超过半数的共和党大佬们不肯为他站台背书,不少国会议员、共和党籍的州长甚至国会议长保罗·瑞安都强调,自己没有准备好支持特朗普。以我对近百年来美国大选史的了解,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

他们没有急于站队的根本原因是,目前的党内局势将对美国政坛的未来产生历史性的影响。他们希望低调地处理“特朗普旋风”带给共和党的各种难以预测的变数。在这个关键时刻,共和党政客们的所作所为无疑将由后来者评说,并接受历史的检验。那些急于表态支持特朗普的人不得不考虑,“特朗普旋风”式微之后自己的政治立场能否自圆其说?正像当年小布什总统发动入侵伊拉克的战争一样,当年力挺小布什的政治人物都饱受非议。一些人在竞选新职位时,他们当年对待伊拉克战争的立场成了政治对手攻击的目标,另外一些人为此失去选民的信任和支持,政治生命急转直下。从某种程度上说,特朗普今年初选正是利用了这一点,痛击小布什的弟弟杰布·布什,杰布很快败下阵来,最终放弃参选总统。

特朗普和杰布·布什

党的事业蒙上阴影

共和党领袖和精英最担心的是,特朗普的胜利给党的事业蒙上阴影。这次特朗普在共和党初选中的胜利无不脱胎于美国民众对现实的不满。这些支持他的人多数对现状不满,他们的生活也很不如意。皮优民调显示,特朗普支持者中75%的人认为,过去50年间像他们这类人的生活变得更差。这部分民众的感受也在其他一些社会数据中得到反映。美国卫生数据中心发现,美国目前的自杀率是近30年来最高的,每10万人就有13人自杀,这是1986年以来的最高点。

几个世纪以来,美国梦已经成为美国的国家叙事,即使个人一无所有但只要通过努力就能够在美国实现自己的价值。近年来,不少民众感到美国梦变得遥不可及。2014年《纽约时报》的民调发现,只有64%的人相信自己可以实现“美国梦”,这个数字比2009年美国深陷金融危机时所做同类调查的结果还低。2009年的民调显示,72%的民众相信“美国梦”。这说明有相当一部分人感到,美国社会没有提供足够的上升空间,很难通过个人奋斗获得想要的生活。

特朗普的言论反映了美国民众的这些社会痛点,但他提出的解决方案完全脱离实际。他声称,自己当选总统后将立刻驱逐美国全境1100万非法移民,沿着美墨边境修建隔离墙阻止非法移民涌入美国,而建墙费用由墨西哥政府出。他还要禁止穆斯林来美国并减少发给中国人的工作签证。他还说,中国采取了贸易保护主义,造成美国制造业工人大量失业,他要说服国会对中国产品征45%的重税,因为中国犯了“史上最严重的盗窃罪”。他还指责中国操纵汇率,是“欺负”美国最多的国家。在北约问题上,他态度强硬地要求美国的北约盟友们在经费上分摊一些,这些北约国家出钱少就等于偷美国人的钱。

特朗普的这些提法暴露了他没有从政经验的硬伤。他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国内、国际事务,只能信口胡说一气,提出的所谓“解决方案”完全没有实现的可能,但他的追随者听着觉得过瘾、解气。比如要驱逐1100万非法移民,美国就不可能办到。在美国,执法部门不可能绕开独立的司法体系实现强制驱逐,而司法部门独立于行政职能部门。取证、起诉、上述等一样不能少,这类案子少则几年多则十多年,耗时费力而且数量巨大,政府根本无法应付。单是把1100万非法移民暂时送进监狱都没有这个财力。例如,纽约市监狱关押一名犯人的平均费用高达16.8万美元,而这还是两年前的数据。

奥巴马执政的8年也是共和党内部各种派别山头林立的时期。从表面上看,大家同属于保守派,但左、右派之间的裂痕在加深,尤其是60年代形成的保守势力与80年代后壮大的新生代民粹主义之间争斗不休。共和党的精英们,包括选举出来的官员、政治捐款人及联邦政府的官员,他们与共和党普通民众之间的矛盾多年来一直存在。此时完全不按规矩出牌的特朗普出场,他有意激化各阶层彼此之间的不满与愤怒,利用这种愤怒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那么共和党人是否变得更加愤怒,从而走向更大的分裂?这是党内大佬不得不面对的难题。

“特朗普风暴”来袭?

特朗普的反对派认为,他成为共和党候选人应该算是给共和党再添劫数。尽管可能性不大,但特朗普还是有望当选下一届美国总统。反对人士认为,那将是美国的耻辱,对内有害于共和党的政治前途,对外成为国际笑柄,损害美国已经困境重重的国际形象。从现在到11月大选将是“特朗普旋风”能否升级成为“特朗普风暴”的飓风季。

对特朗普的评价,美国在线创始人史蒂夫·凯奇可能说得最好。他认为:“特朗普正在刮起一场大风暴。他是一个集社交媒体(拥有大量粉丝)、品牌(名人效应)、创造力(简明扼要的推特发文)、速度及时机(大量占据新闻时段)于大成的高手。”这样的人走向政坛,最有可能兴风作浪。如果特朗普作为共和党候选人当选总统,尽管他的言行并不能广泛代表共和党,但人们熟悉的共和党将会有惊人的变化。如果特朗普在大选中败下阵来,未来的共和党候选人要想战胜民主党对手将更加艰难。

特朗普当选总统后的另外一种可能是,共和党内出现一个特朗普派。特朗普派如果希望避免“茶党”来去匆匆的命运,必须在4到5年后更靠近共和党传统的保守理念,变得不那么锋芒毕露,就像1988年美国大选后的福音派领袖帕特·罗宾逊最终选择融入共和党的主流势力。褔音派在许多关乎避孕、堕胎、同性恋权利及政教分离的议题上发挥关键的政治游说及影响力,现已经成为共和党的中坚力量。但谁能够预测,这不过是共和党温和派对“特朗普系”的一厢情愿?

美国政坛,山雨欲来。

作者:钟布

腾讯·大家专栏作者,任教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本文首发作者腾讯·大家 钟布专栏。

 

任教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关注新媒体及移动科技的发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