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成昊  >>  正文
孙成昊:"特朗普主义":美国外交政策走向何方?
孙成昊
06月20日

特朗普宣布竞选美国总统以来,出格的言行总能得到媒体大量关注。指点国内政策之余,特朗普近几个月抛出了对美国外交政策的见解,特点之鲜明,与本届甚至历届美国政府都截然不同,贯之以"特朗普主义"并不为过。

如果特朗普当选总统,并且"言行一致"的话,"特朗普主义"在外交政策方面的表现或将是孤立主义和现实主义的混合,其核心理念是"美国优先"。孤立主义思想在他对世界的认识以及外交政策的阐释中可见一斑。特朗普认为,全球化和国际联盟已经损害了美国的利益,在他的领导下,美国绝不会签订削弱掌握自身命运能力的协定。

其中,他的"盟友无用论"让人想起20世纪60年代末美国深陷内外困境时的"尼克松主义",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今年3月,特朗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向北约开火,认为北约已经过时,开销巨大却对反恐没有什么帮助。就在同一个月,特朗普还告诉媒体,当选后将会考虑让日本和韩国发展核威慑能力,并考虑撤走美国在日韩驻军。4月底,特朗普发表演讲,首次全面系统阐释外交理念,其中明确表示美国的盟友没有承担公平的份额与责任,要求盟友"掏钱买安全"。

同时,特朗普宣示的外交政策继续朝着现实主义靠拢。"特朗普主义"与小布什的单边主义做了切割,明确反对把西式民主强加给其他国家。历史上,美国对外政策曾多次在孤立主义与扩张主义、现实主义与理想主义之间摆动。小布什2003年对伊拉克发动战争是干涉主义和理想主义在冷战后的高峰,奥巴马上任后则向现实主义回摆,努力与伊朗、古巴等国家缓和关系。依照特朗普的说法,他若当选将会进一步靠向现实主义,比如寻求与俄罗斯发展友好关系。

由于处于大选季,很多人怀疑特朗普的言辞只是为了赢得选票,倘若真正当选,绝不会让盟友体系说散就散。确实,担心面对俄罗斯"安全威胁"的欧洲国家一定会拉着美国不松手,北约不仅不会解散,恐怕还会继续加强对俄罗斯的威慑。而在尚未形成有效安全合作机制或架构的亚太地区,美国会继续推行所谓的"再平衡"战略,日、韩、菲等盟友也不会轻易让"重返"后的美国离去。更重要的是,在全球化时代,美国国家安全与利益已经深深地与世界绑定,许多全球性议题如反恐、气变、经济合作等都需要盟友倾力协助。特朗普入主椭圆形办公室后不会不明白这一点。

然而,从另一个角度看,外交是内政的延伸,"特朗普主义"是美国国内土壤滋养的果实,并非摇摇欲坠的空中楼阁。中产阶级缩水、贫富差距拉大、政府效率低下、反恐形势严峻,这些都已成美国新总统不得不接手的问题,决定了新总统必须把更多精力放在解决国内问题上,因此在外交上采取"收缩"政策多少成为无奈的选择。

正是在这一形势下,美国民众也认为需要"美国优先"。近期一项民调显示,大约有60%的美国人认为,应"优先处理自己的问题",只有三分之一的人认为有责任"帮助其他国家处理问题"。这种"先扫自家门前雪,后管他人瓦上霜"的心态既抬升了大选期间"特朗普主义"的吸引力,也促使其对美国外交政策的影响不会因大选尘埃落定就戛然而止。

(本文经删减后发表于《中国国防报》)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学者,主要研究美国外交及中美关系。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