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成昊  >>  正文
孙成昊:英国脱欧,美国坐不住了
孙成昊
06月28日

6月24日,英国公投结果出炉,脱欧阵营以51.9%对48.1%赢得此次公投。之后,英国可根据《里斯本条约》第五十条开启退出欧盟的程式。

英国首相卡梅伦发表演讲,宣布将在10月辞职;欧盟部分领导人发声,尊重结果同时希望确保欧盟剩下27个成员国团结一致。在大西洋彼岸,美国总统奥巴马也迫不及待发表看法,特意强调美英"特殊关系"将持续。

奥巴马今年已数次谈及美英"特殊关系",包括今年4月访问英国时,奥巴马表示,美英"特殊关系"的深度和广度帮助两国面对许多严峻挑战。然而,奥巴马再度就"特殊关系"表态却难以平息外界对"特殊关系"式微的猜疑,反有"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嫌。

美英"特殊关系"形成于二战期间。丘吉尔曾多次提及美英"特殊关系",认为这种关系是遏止战争、维护国际秩序的保证。之后的冷战为美英关系的调整和升级提供了契机。共同的历史和文化是"特殊关系"的强劲纽带,建立和维护国际秩序、反苏的共同目标成为"特殊关系"的根基,力量对比差距则确保了关系稳定性。在具体合作上,军事合作、核领域合作、情报合作构成了"特殊关系"内涵,其中核与情报领域的亲密合作成为"特殊关系"的最本质内核。

因此,从本质上看,只要美英仍然维持核与情报领域超越一般国家间关系的亲密合作,附加互相配合的军事合作与相同的历史与文化认同,"特殊关系"基本上可以"持续"。英国脱欧后,双边层面的合作仍将延续,但随着英国在多边主义舞台上作用削减,"特殊关系"的成色将逐步下降。

表现最突出的一点是英国在欧盟中的影响力将急剧萎缩。在欧盟中,英国扮演了连接美欧的特殊桥梁作用,推动欧盟采取与美国更为接近的对外经济、安全政策。例如,在经济方面,美英在自由贸易等经济理念上更为一致,英国留在欧盟可阻止欧盟发展成市场堡垒,在《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议》的谈判中,英国也能给予美国支持。

在安全问题上,如阿富汗、伊拉克战争所示,英国是欧盟中与美国价值观最一致、又有实力给予其支持的国家,能一定程度上在欧盟内关照美国利益。英国脱欧之后,美国将无法倚重英国在欧盟中为自己代言,因而会逐渐转向通过德、法施加影响力。

除此以外,"特殊关系"在近期面临的最大不确定因素将是两国国内政治走向。从历史上不难看出,美英最高领导人对两国关系的投入程度是影响"特殊关系"的重要变量。奥巴马与卡梅伦的协调尽管不是天衣无缝、相得益彰,但也没有出现重大裂痕。

目前,首相卡梅伦已宣布辞职,下一任首相极有可能从脱欧阵营中产生。脱离欧盟的英国会更加虚弱,在相当长时间内成为"内向"国家,埋首解决脱离欧盟的复杂后果。而一旦特朗普赢得美国大选,其倡导的"美国优先"和"甩包袱"的外交政策一定程度上也会促使美国更多面向国内问题,从而无心顾及加强包括"特殊关系"在内的盟友关系。

可以说,英国脱欧公投和"特朗普现象"已经发出明确信号,即大西洋两岸反全球化、反移民、反精英的浪潮已经袭来,甚至正在其他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扩散。美英两国政客的思想如果仍停留在过去的传统思维,不根据现实情况及时调整,恐怕将只能眼睁睁看着"特殊关系"随波逐流。

(原文发表于《亚太日报》)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学者,主要研究美国外交及中美关系。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