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洋  >>  正文
李洋:卢沟桥上被枪声惊醒的睡狮
李洋
07月08日

七十九年前的今天,卢沟桥上二十九军与日本驻屯军步兵旅的激战已一昼夜。日本开始全面侵华。在随后八年2900多天内,近3500万同胞伤亡。

当时,中日在军力和工业生产水平上差距巨大。蒋介石在“九一八事变”之后的国民党党代会上说:“枪不如人,炮不如人,教育训练不如人,机器不如人,工厂不如人,拿什么和日本打仗呢?若抵抗日本,顶多三天就亡国了。”

1937年,日本钢产量接近700万吨,能独立制造航空母舰、战斗机、坦克。士兵多已接受了中等教育和专业的军事训练。同一年,中国钢铁产量不足千吨,先进武器奇缺。士兵多为文盲,且缺少专业训练。

那场艰苦卓绝的战争,就是一场用空间和生命换时间和未来的民族存亡之战。


卢沟桥上的石狮亲历民族屈辱,也见证民族复兴。图片来自网络

今天,中国经济总量已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制造”也正在全面向“中国智造”转型。但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中国依然面临来自各个方向和领域的国家安全威胁。美国主导的全球化和信息化浪潮中,中国既要坚持独立自主,又要坚持对外开放,这给中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我们追忆历史,更是为了警醒今人。无论中国取得了怎样的发展成就,无论和平在多大程度上仿佛成了必然,都要有忧患意识,对国家的现实处境有清醒的认识。

霸权主义、强权政治和新干涉主义并未随着冷战的结束走向终结。各种国际势力和国家组织对权力和利益再分配的斗争比一战结束时有过之无不及。相比七十九年前,今天的竞争者更多,竞争形式更加多样,利益和权力交织也更加复杂。

抗日战争时期,传统安全威胁主要来自日本,随着战争的深入,中国陆续得到美苏等大国的支持。今天,中国要独立面对的威胁和要借外力实现的内部增长的迫切需求并存,两者内在逻辑上的冲突和张力在近代国际关系史上是少有的。

气候变化、恐怖主义、金融危机、网络安全、能源和粮食安全、重大传染性疾病等非传统安全威胁也越来越成为事关国家政权稳定的主要因素。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中国对外部的依赖性显著增加,决定国家安危的因素随着中国公民、货币、文化和交通工具在全球范围内的延伸变得更加分散和多样。

某种意义上,在朝贡体系走向终结的一百多年之后,中国再次开始致力于构建一种独特的与世界交往的中国范式。

中国是世界上邻国最多的国家,有14个陆上邻国、6个海上邻国,其中多国建有美国军事基地。就在几个小时前,韩美宣布在韩国部署萨德导弹系统。三天前,前国务委员戴秉国在一次中美智库关于南海的对话中说:“哪怕美国全部10个航母战斗群都开进南海,也吓不倒中国人!……(美国)弄不好会不由自主地被人逼下水,付出意想不到的惨重代价。”足见当前中国安全形势之紧迫。
相比传统安全威胁,看不见的安全威胁轻易可以突破国界,甚至渗透进入国民的大脑。有一个知名的中国知识分子就曾宣称,中国要接受西方三百年殖民才能实现现代化。

今天,保卫国家安全绝不只是上战场,更在每个人的头脑中。自省、自信、自觉、自强、自立的国民是世界强国的标配,是中国崛起过程中的每个爱国者追求的目标。

2014年4月15日习近平首次提出总体国家安全观,提出“以人民安全为宗旨,以政治安全为根本,以经济安全为基础,以军事、文化和社会安全为保障,以促进国际安全为依托”。随后中国迅速构建起维护总体国家安全的法规、机制和平台。这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基本前提也是实现“中国梦”的重要目标。

南斯拉夫前领导人约瑟夫•铁托曾告诫他的同事:“像100年不打仗那样进行建设,像明天就打仗那样进行准备。”在今日中国重提这句话尤其具有现实意义。繁荣和和平太久,国民对国家安全的忧患意识普遍薄弱。

我曾经采访一个在成都教泰拳的姓杨的90后小伙子。他的一席话让我印象深刻:“我在泰国知名的‘老虎训练营’学拳时,知道我是中国人后他们自动把我分到最弱的一组。当地人认为中国人都去购物、赌场和看人妖,很少来学拳。”

杨战胜一个欧洲选手后,被调到了最强的一组。他说,现在的中国人太缺乏尚武的精神了。那不是要杀戮,而是一种人的修为,集合在一起就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精神气质。

关于作者:李洋,中国日报四川记者站站长

中国日报记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