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川  >>  正文
秦川:有感于"阿里留给世界的不仅是拳头"
秦川
07月11日

前不久,拳王穆罕默德·阿里谢世,众多名人纷纷哀悼,其中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的一句悼词,深得我心。这句话是这么说的,"不仅是一个传奇拳击手,更是一位为平等与和平而战的世界冠军"。

诚哉斯言!阿里留给世界的不只是拳头。我们应该记住他获得的20多次重量级拳王称号,更应该记住他的人格魅力和道德文章。阿里青史留名,除了名列"20世纪最伟大的运动员"之中,还被赞为"团结了所有的人"。后者,对人类社会对我们这个时代更重要。

一个人如此,一个企业也是如此。衡量一个企业的成功,不能不看体量和赚钱能力。早在1970年,著名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就认为,企业的社会责任是增加自身盈利,"最直接的责任是按照企业所有者的意愿管理这个企业,而这个意愿往往是在不违反法律和基本道德标准的前提下最大化该企业的盈利。"这话在今天并不过时,但显然不够完整,除了合法赚钱,一定还有更重要的事,这就是社会责任。

之所以社会责任很重要,就在于,一个企业如果忘记社会责任,赚钱越多就越危险。办网站的不能一味追求点击率,开网店的要防范假冒伪劣,做社交平台的不能成为谣言扩散器。

日前有消息称,继"马云乡村教师奖"之后,马云公益基金会正式发布"马云乡村校长计划",预计在10年投入2亿元,寻找和支持优秀乡村校长,培养新一代具有优秀领导力的"乡村教育家"。

这个消息让我感慨万端。我的伯父是乡村教师,也是一名乡村校长,如果健在的话,获得马云乡村教师奖恐非难事,入选"马云乡村校长计划"也有可能。伯父病逝时年仅60岁,从教40多年,培养出无数人才,在我们当地德高望重,口碑极佳。与之形成"冲突"的是,他一辈子活得清贫,似乎从没有摆脱贫困,但他不以为意,始终默默耕耘在乡村教育一线。

知名作家刘醒龙曾以乡村教师为题材,写出了小说《凤凰琴》。琴,堪称乡村教师的隐喻,它不华丽,却奏响了乡村孩子的人生乐章。刘醒龙说,"他们的职业也许是卑微的,但却展现出伟大的意义。他们应该被铭记,被感激。"诚哉斯言!如果我们的职能部门多关心一下乡村教师,如果有良知的企业早一点关注乡村教师,他们的命运或将更好改观。

回到企业的社会责任上。究竟该如何看企业的责任?笔者认为有三个层面。一是合法赚钱。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黑心钱不能赚!二是不作恶也不能配合作恶。揭秘谷歌公司运营之道的《重新定义公司》一书,曾透露一个细节,在谷歌公司的一个内部会议上,有人提出对广告体制做出一项改变,可以为企业带来丰厚利润,与会的一名工程负责人旋即反对:"这是在作恶,这事我们不能做!"一时间会议鸦雀无声,相关提议最终被否决。三是行善,比如积极参与社会公益。

去年4月28日,由公益时报社编制的"第12届中国慈善排行榜"发布典礼在京举行,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以124亿元人民币的捐赠额荣获新一届"中国首善"称号。有专家认为,"十年前,中国每年的慈善捐款不足百亿,而现在马云一人的捐助额就达到了百亿级别,他的善举是划时代的。"

其实,这种进步属于水到渠成。当一个人或一个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境界慢慢就会提升。一个穷人一贫如洗,再有善念恐怕也拿不出钱做好事。这个世界有为富不仁的人,也有既富且仁的人,在呼唤富豪道德自觉的同时,如何通过更健全的制度安排,让更多的人更多的企业承担社会责任最是关键。

何谓富人,与财富品质相匹配的是精神富裕,所谓的富也是负,负责任的负。同样的逻辑是,负责任的企业不能赚钱,但不能以赚钱为唯一目的,在赚钱时如何守住底线,在赚钱后如何支配财富,是一个永恒的话题。

当然,对于企业来说,社会责任不能说说而已,别把社会责任仅仅当成一件华丽外套。一个人不是穿上西服戴上领结就是绅士,一家企业也不是喊几句责任口号、在公司大厅上挂上责任标语,就成为有责任人格的企业。社会责任是企业发展的拐棍,它能让企业更体面,从里到外更谦抑也更自信,承担社会责任恰可体现了企业的成熟和远见。但愿越来越多的企业意识到这一点。

资深评论员,供职于央视。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