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明太  >>  正文
刘明太:锦江村,远去的木屋村落
刘明太
07月29日


老去的木屋述说着岁月的沧桑。 Ahsan 摄

这是十月一个宁静的午后。长白山多彩的颜色扮抹着山下的村落,当阳光暖暖地照进来时,整个村庄顿时就像一幅油画,古朴、典雅,清静、闲适,当然还略带一些凄凉。

这里就是锦江村,满眼的木屋,连绵成片,一个有着150年历史的木屋村落,长白山非物质文化遗产所在地。

锦江村因源于长白山主峰的锦江而得名,又因村南有一座圆圆的高山,所以也叫“孤顶子村”。全村20户村民的木房屋,就分布在村中道路的南北两侧。


守望。 王文澜 摄

走在凸凹不平的路上,路两边的木屋有的正在维修,有的已摇摇欲坠,还有的已经破败。这些或破落或完整的木屋院落,仔细端详,存留的木墙、木柱、木瓦都有上百年的历史,泛出经年木料的颜色,这是任何油彩都无法调配出的颜色。


传承​。  王文澜 摄

房顶的瓦片很有特点,都是木头做成。有的金黄,有的灰白,有的则变成了黑色,尽显年代久远,质朴醇厚。朋友介绍,这种木瓦既经济又实惠,长白山里有的是,唯一的缺点就是怕风吹,因为木瓦轻,容易被风刮走,所以你会看到房顶上都会压上石块。

木屋的烟囱让初来乍到的人感到新奇。猛一看,就像一根粗大的枯木立在房子旁边。木烟囱选料“考究”,有的用树心被自然掏空的粗大树干直接安装,也有的是用“风倒木”(大风刮倒的树木)加工而成。风倒木外壳防火,树心易燃,村民们深知这个道理。他们从根部点燃树心,树心慢慢往里烧,这样就烧出了烟道。“以火克木”,这是长白山人的智慧。


味道。  王文澜 摄

木屋南北朝向,大都是三室的格局,入户门开在中间。中间开门这间俗称外屋,用作厨房,房间内砌东西两个锅灶,分别与东西两间卧室俗称里屋的土炕相连。东西两个卧室内一般铺设有对面炕,是典型的满族民居形式。


素朴的木屋老院​。  Sanka 摄

来到锦江村,你不会有行走异地他乡的陌生感。小村的胸怀是敞开的,没有人会对你感到好奇。实际上,我们去的当天下午也没有遇到多少人,除了一家院内两个游客在吃午饭,再有就是两个人正在装修一幢木屋。一些木屋已经破败,早已无人居住,只有屋顶木瓦间长出的野草在秋风中摇曳。但也有些木屋,大门上尚存着褪色的春联和貌似威风的门神,院中金黄色的苞米堆,也依然传递出浓郁的山村气息。

锦江木屋村算是木屋里的活化石了,专家称其为长白山最后的木屋村落。这些木屋是岁月沧桑的杰作,是长白山先民们在这里创造历史和文明的见证。希望它不会离我们远去,永远定格在我们的视野之中。

关于作者:刘明太,中国日报吉林记者站站长

中国日报吉林记者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