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新光  >>  正文
陈新光:美国经济体复苏根基不稳,增长乏力
陈新光
08月05日

2016年7月29日美国当地时间,由商务部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年化环比初值增速按年率计算仅增长1.2%,大大低于华尔街分析师预估的2.6%,今年美国第一季度经济增速也被修正为0.8%。《华尔街日报》称,美国经济今年上半年仅增长1%,创下2011年以来最差的开局表现,令人们再次质疑美国经济复苏的基础是否扎实。

短期目标为政策中心,难以摆脱衰退厄运

由于美国经济近来增长乏力,美联储害怕将市场带上歪路,加上没有能力就长期规划达成协议的国会,奥巴马政府一直反对国会在2015年底通过的预算,国会受共和党控制并且与奥巴马政府提出的所有经济或财政政策作对。受上述因素的制约,美国经济不得不将目光聚焦在短期目标上,这就使得衰退的幽灵伴随着美国经济。目前看来短期消费增长似乎弥补了人们对长期规划产品的购买力。占经济增长2/3的居民消费为二季度美国经济增长贡献了特别的财富,而作为企业能力指标的资本投入却失去了增长的动力,二季度企业投资下降了2%,为连续三个季度下跌。国内私人投资总额下跌9.7%,住宅投资掉头下挫,下跌6.1%,这也是2014年以来首次下跌。对企业而言,短期目标比长期目标更为重要。尽管投入大量美元,居民消费创下新纪录,似乎美国经济已经走出2009年夏季开始的衰退,但通货膨胀率依旧低于设定的2%的目标。传统的经济学理论认为,货币发行大量增加会使储蓄减少、支出和投资增多以及物价上涨,但这些现象在市场上看似都没有出现,反而出现了更像是危机恐慌者的行为。 失业率低于5%,股市指数从年初开始总体上扬,以及油价的上涨,都无法形成足够的理由让美联储做出自2015年以来的第一次升息决定。7月27日,美联储在结束为期两天的货币政策会议后发布公告,指出"经济前景的短期风险有所下降",会议为秋季加息的可能性打开了大门,但没有提到更长期的打算。

个人消费和就业数据一抹亮色,经济增长前景堪忧

美国经济今年第二季度表现不佳,很大的原因是私人库存投资大幅下滑以及地方政府支出减少,拖累当季经济增长1.68个百分点。地方政府支出同样明显大幅下滑,也拖累第二季度经济增长0.14个百分点。GDP增速仅是美联储加息考量的众多数据之一,其重要使命是确保实现就业和稳定物价。尽管二季度GDP增速差强人意,但还是能在经济阴云密布之下看到一丝曙光。

美国是一个典型的消费社会,个人消费占国家经济总量的70%以上。最近两年,油价下跌、美元升值理应有利于个人消费的扩大,但由于各种原因,个人消费一直萎靡不振。今年第二季度,个人消费一改弱势,跃升4.2%,大大高于前一季度1.6%的升幅,对二季度经济增长的贡献高达2.83个百分点,为一年半以来的最好表现。相对而言,就业数据也颇令人满意。根据美国劳工部公布的数据,美国6月非农就业人数强劲增加28.7万人,远超市场预期,创下去年10月以来最大单月升幅。其6月失业率为4.9%,接近于充分就业的水平,处于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佳状态。

但是,美国经济连续几年"不给力",着实让人打不起精神。今年是美国大选年,民主党、共和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和唐纳德·特朗普都已拉开架势,开始最后的百日冲刺,经济话题无疑是双方较劲的热点,也是选民关注的焦点之一。然而,多数经济专家对美国经济的未来走向并不十分悲观。凯投宏观首席美国经济学家保罗·阿什沃斯表示,第二季度数据本可以使失业率降至更低的水平,如此看来,美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很可能接近率,这种状况十分令人担忧。失业率整体上看起来有所下降,部分原因是由于这一代劳动力参与率较低,这也暗示着目前劳动力市场松弛,经济增长缺乏后劲。美联社7月29日用"再次疲软"形容美国经济二季度的表现,并称美国经济已经连续三个季度"黯淡无光"。高盛集团预测美国经济下半年将增长2%,有望继续带动就业市场改善。巴克莱银行美国地区首席经济学家迈克尔·加彭则认为,美国经济目前状况不好不坏,未来将呈温和增长态势。由于第二季度经济增长乏力,美联储在9月份加息变得不太可能,连续三个季度的低增长也引发外界对于美国经济重新陷入衰退的担忧。有分析认为,虽然美国经济今年下半年可能出现反弹,但依然难以改变全年低增长的局面。

发达经济体同现经济增长失速

美日欧等发达经济体在7月下旬发布的经济数据几乎呈现出"一边倒"的下滑放缓。除最被看好的美国经济,二季度增速则再次大幅度下滑外。这其中,欧洲延续了年初以来的疲软态势,日本几度挣扎却离复苏的目标越来越远。发达经济体整体增长失速的苗头又现,这对步履蹒跚的世界经济而言不是好消息。7月29日,欧盟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欧元区GDP增长0.3%,较今年第一季度0.6%的增长率大幅下降。分析认为,此次数据疲软符合市场预期,并未带来较大市场冲击。欧元区6月与7月份的消费者价格分别同比微涨0.1及0.2个百分点,较预期略高。不过,由于英国"脱欧"的影响余波未退,加之土耳其政变和意大利银行业风波的不确定因素,欧洲经济能够保持当前的增长水平已属不易。日本经济则陷入了"越刺激越疲软"的怪圈之中。7月25日,日本内阁府下调了对日本企业信心的基本评估,认为"在强势日元和英国将脱离欧盟等多重不利因素影响下,日本企业面临一定经营困境"。作为对经济疲软的回应,日本政府将出台一揽子经济刺激举措,总额或超28万亿日元,日本央行7月29日宣布新政以抵御通货紧缩,刺激经济增长。不过,日本总务省公布数据显示,6月份日本核心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下降0.5%,降幅创2013年3月份以来最大,安倍政府一系列的刺激政策并未产生如期效果,日本核心CPI也距离2%的通涨目标渐行渐远。在这之前,麦肯锡全球研究院日前发布一项最新调查报告显示,2005-2014年间,25个发达经济体中65%-70%的家庭(约5.4亿-5.8亿人)实际收入出现停滞或下降。可支配收入出现停滞或下降的家庭比重在2005-2014年间占到20%-25%,而1993-2005年,这一比例仅为2%。在这25个发达经济体中,意大利、英国等国家庭收入减少的情况比较明显。特别是美国,贫富悬殊已成为老大难问题。美国皮尤研究中心2016年5月公布的研究报告也印证了美国中产阶层收入陷入停滞的现实。自2000年以来美国大都市普遍出现中产阶层萎缩,从全国范围来看,美国中产阶层占总人口比例从2000年的55%缩减至2014年的51%。美国中产阶层萎缩的背后是多数大都市区的家庭收入持续下滑。报告显示,2000年至2014年,229个大都市区中有190个出现家庭收入中位数下降。从全国范围来看,2014年美国家庭收入中位数比1999年低了8%,显示美国家庭尚未从本轮金融危机中完全复苏。

综合以上分析笔者认为,受世界经济复杂多变的大环境影响,美国经济的 "复苏"根基不稳,美联储推动加息的意向也并没有太多有力的事实支撑。同样,美联储的大部分官员也不担心今年或来年出现更大的经济衰退风险,多数经济专家对美国经济的未来走向并不十分悲观,目前的美国经济状况不好不坏,很可能呈温和增长态势。同时,美联储将于9月20至21日召开政策会议,美国经济何时复苏或反弹,人们正拭目以待。

(本文为中国日报网天下专栏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中国社会科学院-上海市人民政府上海研究院研究员、上海市统计学会副会长、全球化智库(CCG)特邀研究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