锺布  >>  正文
钟布:川普会成为下一个希特勒吗?
锺布
08月07日

回国休假两月再回美国的第一印象是:川普的一举一动仍然是美国大选的关注焦点。共和党全国大会后,他正式成为本党的总统候选人,但对他的争议有增无减。追捧与厌恶他的人分成两个旗帜鲜明的阵营,人数与立场和两个月前几乎没有变化。今年各项民调都显示,三分之二甚至更多的美国人对川普持“负面印象”,但这不妨碍他继续赢得追随者并把他们中的多数变成自己的“脑残粉”。保守派人士认为,川普一旦进入白宫就会变得靠谱,因为他最终会受到美国制度与民众的监管。

厌恶川普的人似乎已经失去耐心。一些评论家把川普与希特勒联系起来,认为他上台很可能像希特勒一样给民主社会带来严重的灾难。另外一些评论人士并没有这样愤世嫉俗。他们相信,今天的美国社会远胜上世纪初的德国,美国民主制度与脆弱的德国魏玛共和国不能相提并论。

那么,川普与希特勒是否有几分神似?

魏玛共和国产生于19世纪初德国十一月革命后,它是德国历史上第一次走向共和的尝试。然而这次尝试很快随着希特勒的崛起而宣告失败。1933年德国人通过选举把阿道夫·希特勒及纳粹党推向执政党。希特勒上台后推行的一系列政策彻底摧毁了德国的民主尝试,魏玛共和国从1933年开始已经名存实亡。很快希特勒及其纳粹政党把德国带进了一场空前灾难,即第二次世界大战。

二战前的德国,希特勒领导的纳粹党在民调中声誉节节攀升,最终在1930年成为第二大党。希特勒的成功得益于魏玛共和国期间德国民众政治观念严重对立,他们对当时的社会现状极为不满。作为一战战败国,德国在欧洲失去了昔日的声望与权力,经济大萧条严重影响了德国经济和民众生活。1932年德国大选期间,希特勒的纳粹党成为最受德国民众拥戴的政党。当时德国第二任总统保罗·冯·兴登堡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对付支持率激增的希特勒,只能嘲笑他是“波希米亚的下士”,讥讽希特勒在一战时只是一个乡巴佬士兵。面对咄咄逼人的希特勒,德国的保守派力主兴登堡总统任命希特勒为德国总理,他们认为,这样一来德国政治体系可以制约希特勒及其政党的势力。

今天的美国当然不是魏玛时代的德国,美国社会的危机感远不如魏玛德国那样深重。川普也不可能有希特勒那样的野心要把美国拖入某种邪恶意识中去。但自由派人士认为,川普一旦当选,把他的言行带入白宫,那将会极大地破坏国家的民主体制。虽然川普和希特勒不应该进行简单的类比,但他们追随者的思路与行为仍然有不少可比之处。

当年德国民众和今天一些美国人一样,对现实极端不满,渴求有一个强人带领他们走出困境。他们不明白或不愿意明白,社会不公、经济停滞等诸多现实问题并非一蹴而就。此时出来一个强势的政治人物带领民众高喊口号,提出一些简单到荒唐的解决办法,例如通过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修起一堵墙解决非法移民问题,禁止其他国家的穆斯林来美国解决恐怖袭击问题,退出世贸组织提高贸易壁垒解决美国经济问题等,总能给他们的焦虑带来一丝慰藉,无论这样的慰藉是多么的虚无缥缈。

此时政治强人不断蛊惑民众,告诉他们国家面临的所有困境在政治强人看来都不是问题。更严重的是,要走出今天的困境唯有他,而且只有他,才能够解决这些难题。希特勒及其追随者当年极力把他塑造成一个不允许任何人质疑的伟大领袖。任何胆敢质疑希特勒的人不是被送往集中营就是消失得无影无踪。今天任何质疑川普的人,也会遭到川普无情的谩骂。他不但骂竞选对手、法官和政界大佬,也骂任何不支持他的选民。每一次谩骂都让川普的追随者们欣喜若狂,他们满足于川普提供的简单而不切实际的解决方案,对如何实施这些方案没有丝毫的兴趣。

政治强人的另一个特点是,强调追随者在清除异己后必须紧密“团结”在他的身边。川普曾经在他的书中写道:“我善于玩弄人们的幻想。人们常常不认为自己有多么伟大,但伟人可以让他们欣喜若狂。人们愿意去相信最伟大、最绚烂的事。”在最近一次集会上,川普对体育馆内成千上万的追随者说,体育馆门口那些抗议他的人都是异类:“相信我,那些人都不是好人。”体育馆内,追随者欢声雷动,大家显得格外兴奋和激动,让人很容易联想到30年代柏林民众对希特勒表现出的狂热。

当年德国人对希特勒宗教般的狂热成了他树立威权的民意基础。希特勒不断向德国人承诺他将让德国重现辉煌,把德国建成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为此赢得了众多国民的支持。希特勒一步步利用民众的拥戴让自己成为“伟大元首”,最终带领德国挑起第二次世界大战。希特勒是一个臭名昭著的种族分子,川普也有不少种族言论。种族思想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利用种族言论煽动民众仇恨其他种族。民众被操纵后,政治强人能够很快利用种族言论或思想达到自己的目的。

观察美国政坛可以发现,美国政治人物常常因为一两次政治不正确的言论而遭到选民的抛弃,政治生命戛然而止。今年大选中的川普却是独树一帜,他似乎对各种丑闻都有免疫力。他不公开自己的报税记录,羞辱布什家族,攻击大法官,谩骂穆斯林、非法移民、新闻记者和任何不支持他的选民。他甚至说,他即使拿着枪站在纽约曼哈顿第五大道上“砰砰砰”开枪,选民仍然会选他当总统。他越是政治不正确,追随者们越是坚定地支持他。

自由派人士往往不明白为什么川普能够赢得这么多人的支持。他们自信地认为,川普最终将在全国大选中败北,但却忽视了他的追随者们极力维护他挑战建制派的斗士形象。美国反川普的势力也相当强大,这其中包括了多名共和党重量级人物。这和当年的德国不同,那时德国不存在任何有规模的反希特勒势力。相同的是,保守派人士都曾幻想通过规章制度,如魏玛宪法或美国政治制度,来制约政治强人,但结果可能适得其反。

从历史上看,一个社会如果有相当数量的人坚信,他们找到了一个超级政治强人来解决他们所有的问题,更多人将不断加入到追随者的阵营,而其后果将很难预料。可以预料川普赢得的选民越多,原来不支持他或对他持保留态度的人就越容易转而支持他。同时,追随者们也越来越难以牵制他的主张。从现在到美国大选投票日(11月8日)已经不足100天,这将是美国大选最精彩的部分,它也是了解美国政坛未来走向的最好契机。

腾讯·大家 2016年8月5日《钟布专栏》

链接:http://dajia.qq.com/original/meiguo/zb20160805.html?

任教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关注新媒体及移动科技的发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