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洋  >>  正文
李洋:美国一掉棒,奥运就清场?
李洋
08月19日

里约奥运会,女子4x100米接力赛,美国队在“重赛”中孤独地奔向终点。图片来自网络

周四晚上,当美国运动员田娜·巴勒塔站上里约著名的马拉卡纳体育场的跑道时,她也许没有意识到自己马上就要开启一场穿越两千五百年的比赛。

公元前5世纪,菲迪彼德斯孤独地跑完40多公里,成为马拉松比赛的先驱。发令枪响后,美国队也“独自”跑完奥运史上前所未有的一场4x100米接力。

当天早上的预赛中,美国队第二棒选手阿里森·菲利克斯在交棒时被邻道的巴西选手碰到手臂,接力棒没递到英格丽史·嘉丁纳手里,而是飞着掉到了地上。美国队随后向国际田联冲裁委员会提出抗议。剧情发展至此,尚不足载入史册。让包括西方媒体惊讶的是,仲裁委会竟然允许再给美国队一次机会,自己跑!因此,才有了开头的一幕。

实力强大的美国队这次很争气,没有掉棒!她们在2004年和2008年的雅典和北京奥运会上先后两次在不受对手犯规干扰的情况下掉棒。其实,确切地说,她们这次跑得相当不错,最终成绩41.77秒,是今年世界年度第二好成绩,在所有预赛队伍中列第一位,从而挤掉了原本排在第八位的中国队。

值得注意的是,比赛现场的情况并非如这个成绩本身表现得那样精彩。嘈杂的嘘声响彻体育场,并且随着美国运动员的冲刺而越来越大。这代表了公众对仲裁委员会“反常”决定的不满。毕竟,按照规则和惯例,如果要重赛,也是该小组一起比赛,而不是一国自己跑,那能叫“赛”吗?

仲裁委员会两次驳回了中国队的抗议。其整个决策过程都是只有结果,没有说明和解释,不论是支持美国队,还是驳回中国队。作为世界田径比赛领域最高协会,国际田联有义务以公开透明的方式解决争议,在必要的时候做出适当的说明。令人遗憾的是,国际田联至今没有说明根据怎样的规定和考虑做出了以上决定。

尽管菲利克斯也承认从未参加过这样“奇怪”的“比赛”,但她却一厢情愿地在随后的采访中把现场的嘘声说成是对美国队的欢呼和鼓励。“我们一入场,人们就开始欢呼起来,这是在鼓励我们。我们很感激!”嘉丁纳也说:“在我们上场之前,教练就叮嘱说,这就像一场训练,全世界都在看的训练。”

我们是佩服美国人的简单,还是应该佩服他们的“阿Q精神”呢?怎么会有观众喜欢买票来看训练?现在,奥运赛场上能够全场由衷地为一个人或者一个队欢呼,大都是因为有运动员表现出体育之外的人性的光辉,比如超越政治和种族隔阂的大爱。但周四晚上这场闹剧中,美国队只是一项“匪夷所思”的决定的受益者,而其他队(并非只是中国队),包括奥运精神在内,都是受害者。

难怪,中央电视台在现场的记者报道说有观众或代表团在美国队的“独角戏”开演前已经离席,提前退场,以示不满,因为他们觉得这样的闹剧与奥运精神格格不入。

在接力比赛中,交接棒从来都是关键技术。世界上所有顶级田径队都始终在钻研,如何在充满不确定性的赛场上把交接棒做的又快又稳。在这种探索和追求完善的过程中随时可能出现的失误让交接棒环节具有了更多的观赏性和悬念。美国男子田径队自1995年以来,在奥运会和世锦赛的4x100米接力比赛中就曾8次掉棒,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是顶级强队。其他实力较弱的国家队,失误更是不胜枚举。

对手的干扰和临场发挥的不确定性都可能给交接棒带来麻烦,但在几百年的现代田径运动历史中,人类已经积累和探索了一整套规范和准则,一方面保护不受干扰,一方面给干扰画上了边界。在其他诸如中长跑和竞走等田径项目中,一国队员有组织地在规则允许范围内制约和反制约对手是常见的遏制战略。

有那么多的掉棒,有那么多干扰,想必也有那么多抗议的情况,但从未有过单独重跑的闹剧。我们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国际田联仲裁委员会做出这样充满争议,甚至是可笑的决定。

国内一家门户网站的调查显示,50%的国人表示愤怒。有趣的是,还有接近40%的人表示,可以理解,一切都是美国的影响使然。其实,竞技体育原本就是这样。商业化后,它距离所谓的美德越来越远。国际赛场就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场。

国际田联在决赛的安排中又一次不按套路出牌,把美国队安排在最差的道次上。按照惯例,预赛第一的队一般都会排在黄金赛道,如第四道或第五道。这算是在找平衡吗?没有解释。

最后,善意提醒其他七支决赛队伍,一定注意不要在比赛前后和比赛中让美国队抓住任何把柄,说犯规影响了她们的发挥。否则这支跑道上的“梦之队”最后还有可能得到第二次单独“决赛”的机会,而其他队伍只能在看台上干瞪眼,看美国姑娘们风一样地跑向冠军的方向。

到那时,其他28个姑娘也许才会明白,所谓的决赛,只是美国人训练前的热身。

(本文为中国日报网天下专栏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中国日报记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