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文茶话  >>  正文
国文茶话:不要让《北京折叠》成为现实
国文茶话
08月25日

科幻小说《北京折叠》近日获得了科幻类文学雨果奖,在为文学创作者喝彩的同时,我们必须要关注文学的内容。

 

《北京折叠》把未来的北京分成了3个空间,第一空间生活着5000万人,这些人处于社会的最底层,过着劳碌、艰苦的生活;第二层空间生活着2500万人,这些人大多是受过教育的准精英们;第三空间生活着500万人,他们处于社会的顶尖层次,属于富人或者权贵阶层。

 

文中把这三个空间通过时空翻转进行切换,在3个空间里,通过短暂且狭窄的通道,可以互通往来,但通道非常的狭窄,一般人几乎无法自由地穿梭在3个空间中。

 

作者的观察非常地独到,因为她本身一定经常穿梭于这三个空间,虽然是虚拟的现实。但在现代北京的发展中,我们已经隐隐感觉到了这种现实的存在,只是它的边界是模糊的,还没有那么清晰。

 

5000万人生活在社会最底层,其中2000万人由民工转化为的城市新移民,他们干的都是纯粹的肮脏的体力活;2500万人接受良好的教育,处于社会的中间,500万富人和政要处于社会的顶层。这样的社会结构正是典型的发展中国家的“金字塔”。

 

我们要万分警惕这样的发展模式,因为它是一个万劫不复的“陷阱”。

 

我们的社会学家和经济学家在上世纪90年代就曾经研究过这一课题,但最近似乎在发展中把这一战略性的课题又置于一边了。希望《北京折叠》能再次给决策者和专家们提个醒,破解这个虚拟但又可能现实的发展结果,是一个多么急迫且重要的工作。

 

我们知道,发达国家的人口结构和家庭经济结构,都是以中产阶级占主体的。上世纪90年代,我在丹麦工作的时候,调研的结果告诉我,丹麦大约70%的家庭拥有自己独立的住所,穷人和富人的收入差距基本在1:3以内,社会福利基本拉平了贫富差距。所以丹麦被誉为是世界上最公平的,也是最幸福的国家。

 

研究美国的专家告诉我们,美国的社会结构,基本属于枣核型,中间大,两头小。也就是说,穷人和富人所占比例是最小的,中产阶级是社会的主体。按照美国自己对中产阶级的定义是,家庭年收入达到25万美元,这样的家庭在美国大约占到一半以上。作为消费为经济主体的国家,美国中产阶级无疑是支撑美国社会结构和发展的主力。

再看南非,约翰内斯堡、比勒陀利亚、开普敦等大城市,楼高路阔,一派可与美国比肩的气势,但是当汽车穿过城市走向郊区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大片的铁皮房子,人们共用自来水和厕所,几十万上百万的人聚居在破烂的贫民窟里。南非只是发展中国家的一个典型的代表而已。有人一定会提及印度,但我们暂时还不能把印度列入到发展失败的模式里,因为她还处于发展阶段,虽然现在她的表现如此,但对于未来还需要继续观察。

 

当初我们在规划城市发展时,曾经规划在城乡结合部建设大量的廉租房,以容纳和接受低收入人口和外来常驻人口。我当时是明确反对的。因为这实际上是为城市划分了带有阶级色彩的有色的区块,一旦出现,它的结果将会是非常可怕的。因为它不仅会割裂社会的均衡发展,使制度发生变异,而且会事实上形成新的阶级矛盾。如果照此发展,那么《北京折叠》就不是科幻而是现实了。

 

即使我们的发展存在《北京折叠》的现状,但是我们一定要模糊他们的边界,尽量让3个空间的人们从一个大门进出,可以擦肩而过,甚至相互依存。而我们的根本发展目标,应该是让第二空间的人们占到社会人口的绝大多数,去除“金字塔”结构。

 

发展中国家最大的挑战就是在发展过程中形成《北京折叠》中的3个空间的模式,现实中诸如南非这样的发展结果,也给我们以很大的警示。如何避免和破除这种模式,笔者想了如下几点:

 

1、引导地区均衡发展。国家和地方政府要真正拿出区别政策,推动欠发达地区经济的发展,减少人口主体的流动。目前是贫穷地区和农村地区的人口主体--精壮劳动力,大量流动到发达地区和大城市,这当然推动了大城市和发达地区的更快发展,但同时极大地造成了其原住地区的落后面貌。

怎么做?我个人认为,首先要加大对这些地区的投入,增加就业岗位,让原住民回归原住地;二是真正区别对待发展问题,用最优惠的政策吸引外来资本和技术,比如企业到西部设厂,只要带来就业,可给予免税或减税的待遇;三是重视基础设施尤其是教育、医疗、文化等民生发展和生活保障的建设。到现在为止,我们的西部教育和社会保障还远远不能达到需求。

 

2、保护好我们这个社会正在形成的中坚力量--脆弱的中产阶级。有人曾统计,中国的中产阶级已经达到了一亿人。好吧,既算是现在有一亿人成为了中产阶级,但在14亿人的分母上,还是连10%都不到。可能中国家庭的自住房比例比较高,如果把农村住房都算进去,中国家庭自住房比例能达到93%(这是房改以后的统计),仅凭这个数据,中国人的财富相当可观。但我们都知道,这个指标不代表对经济发展的贡献度,因为其中近70%属于农村民宅,它们不能产生过多消费。能带动经济增长的,是新增住宅的建设与消费,是新就业岗位产生和消费带来的。目前在城市,一个中等收入的家庭,他们的消费主体是住房、汽车、教育、日常开支、医疗以及文化娱乐。这其中住房是目前城市中产阶级最大的投资,因此说,房地产的任何政策出台,都会极大地影响着社会阶层的构成。是保护好这个脆弱的城市中坚力量呢?还是压垮或者榨干他们的血?决定着一个城市有无未来。

 

《北京折叠》在第二空间里没有做过多的描述,而这恰恰是社会最重要的空间。因为这是社会发展和理想的沉淀层,最终大多数第一空间的人会经过努力进入到第二空间。

 

3、让社会基本保障惠及到所有人。在一些贫穷的国家里,你会发现社会并没有太多的混乱,穷人与富人和平相处,各得其所。原因就在于政府注重基本生活保障。比如给穷人发放廉价的面包和水,免费的基本医疗,免费甚至非常低廉的交通成本等等。当人有了最基本的生活保障,通过奋斗他就能有更好的生活,这是前提。如果没有这个前提,不难想象人们为了生存会采取什么样的行为。

 

我个人认为,我们在制定政策时应该更加具体和人性化一些。比如,给予涉及民生的蔬菜及粮食运输车辆和长途大巴减免高速公路收费,社区医院取消挂号费和诊疗费等等。都是惠及民生且能够轻而易举做到的。

 

社会的和谐不是唱出来的,而是要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建设的。我们的决策者们不要等3个空间都形成了才去作为,若如此,将会付出更大的成本。

 

从社会和科技发展讲,科幻就是未来的现实。我希望《北京折叠》不要成为现实。让所有人都能生活在一个平面的空间里。

 

微信搜索GWchat2016关注“国文茶话”,老陈与您一起聊聊时政经济。

商务部驻美欧十年,现任国内咨询公司CEO。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