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敬  >>  正文
付敬:美欧更紧密贸易及投资伙伴关系面临多重障碍
付敬
09月09日

当布鲁塞尔和华盛顿各自的谈判团队正准备走向谈判桌、为达成“具有雄心”的《跨大西洋贸易及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而进行三年多来第十五轮舌战前夕,来自法国和德国的最高官员们对此提出了强烈的批评。

但布鲁塞尔方面日前回应,计划在奥巴马离开白宫之前完成的谈判进展顺利。

而在此之前,德国副总理西格玛尔·加布里尔在上个月的讲话中提到,谈判已经失败,因为尽管“没有人对此确切承认”,目前双方没有达成哪怕一项协议。

法国总统奥朗德在五月甚至警告说,任何允许美国在欧洲公共服务领域自由投资的协议都应该被否决。

通常来说,这种负面说辞可以不予考虑。因为当两个经济体计划通过消除技术或关税壁垒等各种手段,寻求渗透对方市场的途径、尤其当他们进入到了谈判最后的攻坚阶段时,较量双方的政客们为了获得优势位置,都会猛打这种威胁牌。

但是这一次,德法并不像是在使用这种谈判技巧。变化多端的跨大西洋局势使得欧美的TTIP谈判看起来的确命途多舛。

它的问题不少,小到担心谈判者能不能在奥巴马2017年1月卸任前完成协议文本的制定,大到怀疑美国和欧盟各自层出不穷的内部问题会不会让谈判走向破产。

从双方目前发布的报告和文件中,大量篇幅集中在农业、汽车产业、服务业等产业的贸易关税、投资市场渗透和监管规范问题上,但很难找到这两个贸易巨头在这些领域所达成的共识。

欧盟各国的贸易部长们将在本月开会,可能讨论如果他们无法在奥巴马离开白宫前达成此协定,那之后要如何应对。当然,奥巴马是期待通过TTIP、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和巴黎气候变化协定为其政治遗产奠基。

但不幸的是,美国新任总统候选人们质疑这些自由贸易和投资协定,布鲁塞尔方面也因日益严峻的多重危机占用了过多政治资源而无力加速双边谈判。欧盟的工作重点被难民危机牵制,他们甚至于9月4-5日在杭州举行的G20峰会上寻求国际援助。

欧盟必须在全球恐怖主义的形势下想尽办法保证欧洲的安全,同时它也必须规避英国脱欧带来的负面后果,尽管目前来说,正式的“离婚手续”还遥遥无期。另外,欧盟还要竭力创造更多的工作机会。这么多棘手的问题使得布鲁塞尔的欧盟官员们只能在夏季休假回来后赶紧对他们的待办事项重排优先顺序。

《跨大西洋贸易及投资伙伴关系协定》寻求的是在美国与欧盟——这个有着8亿消费者的庞大市场——之间形成一种更加紧密的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但问题是欧美经贸关系的根本实质在于竞争,而非在全球供应链上进行互补。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他们在谈判中难以让步允许对方进入自己的市场。事实上,他们的协定谈判没有多少必要性。这种僵持也就导致了对话可能濒临失败。

当初,美欧双方之所以开始进行谈判,很大程度上是源于他们希望在全球金融危机和中国崛起的背景下,形成更紧密的经济和政治联盟。因而,在美国主导的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中,中国亦被排除在外;而欧盟方面,一边和美国对话,一边也在紧锣密鼓跟其他亚洲国家进行自由贸易谈判,但并不与中国就此进行接触。

实际上,在开放的全球化时代,欧美这种经济结盟算盘是旧思维的体现。中国方面则是一直不懈努力,希望能够和这两个先进的经济实体打造更紧密和更高水平的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

美欧已经在这个错误的方向上走了很远。而现在,他们发现《跨大西洋贸易及投资伙伴关系协定》谈判道路曲折坎坷,双方甚至可能会进入死胡同。

(本文是中国日报欧洲分社记者付敬发表在9月8日出版的《中国日报》上的专栏文章,姚悦洋翻译。)

中国日报欧盟分社首席记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