锺布  >>  正文
锺布:谁揭开了川普“报稅门”的黑幕?
锺布
10月09日

美国两党总统候选人的首次电视辩论中,特朗普再次拒绝公布自己的报税情况。他声称,自己从2009年以来的报税记录,正被美国国税局审计,所以无法公开。国税局立刻声明,审计不能成为他不公开报税情况的理由。当年尼克松参加竞选时,报税情况也被国税局审计,但他还是公布了报税表。国税局还强调,特朗普 2008年以前的报税表并不在今年的审计范围内,但他仍然拒绝公开。理由是,特朗普的律师不让他公开。

特朗普不肯公开报税表,他到底想隐瞒什么?

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8月12日公布了去年的报税资料。她和丈夫前总统克林顿2015年的总收入为1060万美元,缴税360万美元,实际所交的联邦税率为34%,加上州税及地方税等,他们夫妇收入的43.2% 已作为收入税上交了联邦和地方政府。另外,他们还把收入的9.8% 捐给了慈善机构,其中大部分进入了克林顿基金会。

希拉里公布报税表后,她呼吁特朗普尽快公布自己的报税资料。美国媒体和选民也有很高的呼声,要求他公开这些重要信息,但特朗普躲闪搪塞。他多次表示:当然会公布的,一定要公开,但现在不行。问题来了,特朗普为什么拒绝公布自己的税表呢?

拒绝公开不合常理

依照美国税法,凡是在美国有收入的人,无论是不是美国公民,都必须在每年4月15日前向国税局提交报税单。这个报税单记录了报税人一年的总收入,包括工资收入、商业及投资获利等,也包含减免缴税的项目,如慈善捐款、生意支出与亏损、抚养孩子、配偶及老人等费用。总之,从报税单可以全面了解一个人当年的财务情况。

美国法律没有强制要求总统候选人公开自己的报税表,但从1976年以来,候选人公布个人税表已经成为惯例。他们公开的报税表从一年到几十年不等,还从来没有人公然违反惯例,拒不公开任何报税内容。换言之,特朗普今年的做法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必将载入美国选举史册

很显然,如果依法缴了税,他有什么必要玩“躲猫猫”的游戏?以他的性格,应该急于公开才合情理。他一直说自己是美国最成功的商人,收入就像滚滚巨浪涌入他的口袋。你们不信,让你们来看这里的报税表。他还说自己最慈善,每年捐出的钱多得数不清。谁不信?让他来查这些税表。按常理,公开报税情况可以回应选民的质疑,对特朗普竞选大有好处。如今这样僵持下去,反而极大地损害他的形象,更会严重影响他问鼎白宫的可能性。

特朗普去年在推特上贴出了自己填报税单的照片
特朗普去年在推特上贴出了自己填报税单的照片

逃税的合理猜测

特朗普不公布报税情况的最大顾虑可能是,他这些年有离岸避税行为,或者钻税法空子,只交过极少的税,甚至根本没有缴税。他在竞选中多次攻击别人逃税,而他的税表正好暴露出,他自己就是那种“一边偷税、逃税,一边大占美国便宜的无耻之徒”。

这样的猜测并非没有依据。根据以前公布过的税表、法庭文件和其他政府公开记录,特朗普在1978、1979、1984、1991和1993年这五年没有交过一分钱的税。对此,他曾经多次宣称,那是因为他很聪明,有办法合理避税。更加讽刺的是,他的生意项目却在不断申请政府的税收补贴,例如他在曼哈顿中城的一个酒店项曾获得4亿美元的纽约专项补贴。

特朗普有一句口头禅:“我富,我富,我真富。”他到底有多富?税表可以证实,他是否真有自我吹嘘的那么富。特朗普在竞选中声称,他是这个世界上“非常,非常成功的生意人”,而税表可能暴露他的生意伙伴,是否和黑帮有生意往来。特朗普在竞选中一直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大善人,经常性地吹嘘他给慈善机构捐了“很多、很多的善款”。如果他真的用自己的钱给慈善机构捐款,这些款项会在税表中如实反映。如果没有捐款,或者捐款极少,税表也会让他原形毕露。

所以特朗普的税表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如果有处心积虑隐瞒自己不光彩一面的压力,谁会愿意公开自己的报税情况?在这一点上,特朗普不傻!

调查记者揭开黑幕

特朗普不公布报税表,就无法了解他的财务状况吗?报税表的内容属于个人隐私,美国政府部门不能擅自公开,但有没有别的途径了解特朗普的收入?他要隐瞒,美国选民、网民和记者难道就无计可施?

《华盛顿邮报》记者大卫·法伦索(David Fahrenthold)从今年1月开始通过公开资料调查特朗普基金会的收支情况。他还通过推特向普通网民征集线索,逐渐揭开了特朗普神秘生意帝国的面纱。

法伦索虽然也看不到特朗普的税表,但他发现特朗普基金会自1987年成立来的报税记录都是公开的信息,不涉及特朗普的个人隐私。记者的调查从了解基金会的捐款来源及使用情况着手,然后打电话给基金会列出的捐款接受人或机构,询问他们与特朗普基金会的关系、为什么会得到捐赠,结果还真发现不少黑幕。

记者法伦索的推特,截至9月23日,他向346个慈善机构查证了特朗普基金会的捐赠情况
记者法伦索的推特,截至9月23日,他向346个慈善机构查证了特朗普基金会的捐赠情况

美国一般的基金会通常会有固定的捐款人及善款使用项目,如捐给给癌症协会等,但同样作为慈善机构注册的特朗普基金会很不一样,它的捐款来源不稳定,不少善款的使用不合理,一些直接用于特朗普的个人生活或为他的商业行为提供资助,如支付律师费有等。特朗普自己的生意也常与慈善相关,他捐款的方式较特殊。一方面他捐得不多,另一方面,他常捐款给与自己有生意往来的人或机构。他给别人提供捐款,而对方又高价租用特朗普的豪华俱乐部。例如,特朗普在佛罗里达拥有一处房产,名为“海湖俱乐部”。那里常常举办一些慈善活动,有时出租一晚的租金就高达27万美元。记者调查发现,高价租用“海湖俱乐部”的人不少都得到过特朗普基金会的捐款。

更有意思的是,特朗普应得的商业收入中,有高达230万美元没有直接支付给他,而是转付给了他的基金会。税法规定,不论直接接受这笔钱,还是把这些巨款转入基金会,都需要付所得税。那么特朗普到底有没有为这230万美元的商业收入交税?记者没有看到有任何记录。于是,法伦索多次联系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希望了解所得税情况。特朗普的发言人最近才答复他说,其中40万美元的所得税已经支付,但却拒不说明余下的190万美元款项,特朗普是否也支付了所得税。

还有一个关键问题是,这些钱用到了哪里?如果特朗普的商业收入不交所得税,但他又实际控制并使用这笔钱,这就是非法行为。记者光靠调用公开信息还无法证实这些问题。于是,法伦索再次想到了推特。他在推特提出质疑,希望得到网民帮助,结果他和同事们发现了特朗普不靠谱的新证据。

“自我交易”

美国法律规定,慈善基金会严禁进行“自我交易”(self-dealing),即是说,慈善基金会主席不能把慈善基金用于个人目的,也不能用于他的商业行为。法伦索发现,特朗普在2007年用2万美元买下了一幅自己的画像,但特朗普没有自掏腰包,而是由基金会买单。《华盛顿邮报》报道了这件事,并在推特上推送报道。不久,一位匿名网友让法伦索在网上搜寻三个英文字:Havi, art, Trump。记者一搜就发现了特朗普基金会在2014年也曾以1万美元买下了另外一幅特朗普画像。

如果特朗普自掏腰包,他爱买多少自己的画像都可以,但如果使用特朗普基金会的钱,画像应该归基金会所有,而且只能用于慈善活动。记者想知道的是,那幅特朗普画像到底挂在了哪里?法伦索再次在推特提问。很快一位网友通过推特联系他,说那幅画像在特朗普拥有的一个盈利性高尔夫球场俱乐部,俱乐部在迈阿密,名叫Trump Doral Golf Resort。但网友不知道,那幅画像是否至今还挂在那里。

法伦索再发推特,报告了新发现。当地几个电视记者专门去租用俱乐部的场地,才得到许可进入俱乐部。终于他们在俱乐部的香槟吧台及牛扒馆间的墙上看见了画像。用慈善基金购买的画像可以用于慈善活动,如挂在给穷人发放盒饭的地方,但要放在一个赢利性俱乐部就属于违法。法伦索还发现,特朗普从自己的基金会中还拨出了25.8万美元用于处理他生意上的法律纠纷,而这显然也属违法行为。

挂在俱乐部内价值一万美元的特朗普肖像,摄影:Enrique Acevedo, Univision News
挂在俱乐部内价值一万美元的特朗普肖像,摄影:Enrique Acevedo, Univision News

当然,这些不当使用的慈善款项,与特朗普自夸的个人收入相比,金额并不大,但它们也可能只是问题的冰山一角。《华盛顿邮报》的记者还在继续调查特朗普基金会,相信未来还会持续爆出更多关于特朗普的猛料。有特朗普这样不靠谱的候选人参选总统,记者的调查报道对选民了解候选人显得格外重要。

载《腾讯·大家》“钟布专栏”2016年10月1日 http://dajia.qq.com/original/meiguo/zhb161001.html

任教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关注新媒体及移动科技的发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