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成昊  >>  正文
孙成昊:枪支暴力已成美国社会安全顽疾
孙成昊
10月09日

9月20日,美国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市警察在停车检查时打死了一名黑人男性基斯·斯科特。警方的解释是斯科特携带枪支,并且无视警察要求其丢弃武器的命令。警察的粗暴行为随即引发当地民众的抗议浪潮,并在之后的警民冲突中造成多人受伤。

25日,夏洛特市警方迫于压力公布视频,画面显示斯科特手中并没有拿任何东西,而警方的解释是斯科特车上有一把枪。美国警方的过度反应及之后的解释除了让人质疑其暴力执法外,也反映出推动警察屡屡犯错的背后原因之一--枪支暴力泛滥。面对仍较宽松的枪支管理和层出不穷的暴力事件,身处一线的警察除了不断提高警惕、抢先遏止犯罪外别无选择。而就在9月26日,美国得克萨斯州第一大城市休斯敦发生一起枪击事件,造成9人受伤。

美国已经成为枪支暴力的严重受害国之一。从数据上看,美国每百万人中有31人死于枪支暴力。这些人既包括今年奥兰多枪击案和去年圣贝纳迪诺枪击案等造成几十人死亡的惨剧,也包括在全美更常见的造成单人死亡的枪击案。与其他西方国家相比,美国的枪支暴力更是屡见不鲜。在德国,每百万人中有2人死于枪支暴力,其概率在美国如同坐飞机遭遇空难的死亡率。

美国人并非对枪支暴力熟视无睹,尤其是每当新一起影响巨大的枪击案爆发后,美国社会总会掀起一轮对枪支管控的激辩。然而,遗憾的是,即使已有太多美国人不幸成为"枪下游魂",在枪支管控这一争议性问题上,美国社会至今未能取得共识。从全美各州、各城市执法部门看,意见就极不统一。一般而言,大城市警察更支持控枪,而小城市警察更反对控枪。

美国民众的意见同样分裂。正反两派往往把这场辩论引向对宪法第二修正案内容的理解,即"纪律优良的民兵部队对自由州的安全是必要的,因此,人民持有并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可受侵害"这句话。反控枪的人强调拥有枪支的个人权利,而支持控枪的人则认为宪法修正案的原文意指人民通过民兵部队所具有的集体权力。在实践层面,持有枪支的人认为,个人拥有武器实际上赋予民众自卫和遏阻罪犯的能力。

力图推出严格控枪政策的人至今仍在美国举步维艰。政策难产除了由于美国社会缺乏共识外,还必须归咎于以美国全国步枪协会为代表的利益集团。在该协会带领下,持枪权利的拥护者形成强大的游说力量,为政客尤其是国会议员划出了一道需要足够勇气才能跨越的"红线"。与此同时,美国政治中两党分裂日益严重,政治极化不断加深,控枪成为体现党派分歧的核心议题之一。共和党上下几乎一致反对严格的控枪政策,因此在共和党把持国会的情况下,民主党总统奥巴马即使想有所作为,也难施拳脚。更为可怕的是,当前的枪支暴力已经与美国国内长期未得到妥善解决的种族问题交织在一起,呈现集中爆发、互相关联的"新常态",大大增加了解决这一影响美国社会安全顽疾的难度。

(原文经删减后发表于《中国国防报》)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学者,主要研究美国外交及中美关系。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