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洋  >>  正文
李洋:船长,我们盼你回家!
李洋
10月28日

郭川

 

郭川失联三天了。

命在旦夕,国内舆论场上却传出这样一种声音:“有钱作死,自作自受”。

  呜呼!

六年前,郭川驾帆船,一人一舟,抵近钓鱼岛西南20海里高挂国旗,与日本巡逻船和飞机纠缠3个多小时的时候,这些同胞在哪里?

三年前,郭川驾帆船,与极限搏斗,与天海同眠,经历五个月,成为第一个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的中国人,同时创造国际帆联认可的40英尺级帆船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世界纪录的时候,这些同胞在哪里?

一年前,郭川和他的团队用12天横穿北冰洋,创造人类第一次驾帆船采取不间断,无补寄方式穿越北极东北航道的世界纪录时,这些同胞在哪里?

此刻,这个年过五十的青岛汉子在太平洋上命在旦夕,这些同胞又在哪里?

没错,你们可能挤在上班的公交车上,可能坐在清晨的马桶上,也可能已经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其实,郭川就在你我之间,也是一个为个人梦想、家庭责任和国家荣誉而奋斗不息的中国人。

北极航行之后,郭川说:“我感觉很自豪。此刻,我完成了一件前无古人的事情。每个人都会有这样享受的时候,只是具体内容不一样。有人会为加薪晋级,买车买房而高兴。我为创造这样一个世界纪录而高兴。大家只是追求的目标不同,但高兴的感觉是一样的。”

此刻,我们理应为一个同胞的生命祈福,绝非恶语相向。

也许你们并不了解郭川。郭川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随后在北京大学取得MBA学位,就职央企,曾参与过国际商业卫星的发射。作为土生土长的青岛人,他对海洋的执着和热爱最终让他放弃与太空的缘分,唯有帆船这种与海天为伴的运动让他一见如故。他说:“只有到海上,才能感到自由和对命运的把握。”

他自费去法国学习航海,并通过超常的个人努力、才智和运营,成立了自己的国际团队,争取到赞助,一次次叩响人类禁区的大门,一次次投入海洋和天空的拥抱。

国家的航天员了不起,一个人的郭川同样值得尊重。因为他所展现的人类的执着和勇敢在当今这个时代愈发可贵。科技发展,社会进步,人类越来越从与自然的搏斗中解放出来,成为机器和规范圈养的动物。

法国航海权威克里斯蒂安·杜马尔称赞郭川是世界航海界的“先行者”,“意志强大,思维理性”,“坚定地追随自己的想法”。郭川说他所做的不可复制,但他的精神却可以复制。他没什么华丽的辞藻,就是全身心地投入到自己热爱的事业中,甚至不惜为之献出生命。人的一生能有这样的爱,是生命的幸事。

也许你们并不了解帆船越洋航行的艰辛。那绝不是游艇、香槟和美女,而是风雷、骇浪和孤独。一个人,一叶孤舟,要靠多大的勇气和信念,要有多少的技术和经验,才能征服无尽的海洋?

我们的祖国是农耕文明的摇篮,是东方古国。但从人类进入航海时代开始,我们开始落后于西方。在西方发达国家,郭川会有很多同道,但在中国他始终是一个孤独的奋斗者,更是开拓者。

中国的崛起需要民族复兴的宏大叙事,也需要精彩的个人奋斗。郭川的航海事业本身并不创造过多的经济价值,但却在精神上给人以鼓舞和激励。无论时代如何发展,社会都应有英雄和偶像。革命时代和娱乐时代之后,我们呼唤郭川一样的追求个人价值的“平民榜样”。他们不需要感动谁,也不需要教育谁。但他们的所作所为会给顺境中的人以鞭策,给逆境中的人以激励。

郭川的世界如此简单,只有人舟天海,又如此复杂,瞬息万变,必须掌握多种知识和技术才能活下来。郭川的价值就在于他要用人的智慧、力量和精神,这些基于人性的简单去驾驭源自自然和时间的复杂。

如果郭川当初继续从事与卫星有关的技术工作,中国可能多一位业务精通的工程师;但现在世界上有了独一无二的“中国船长”,岂非美事?

船长,我们在祖国各地盼你回家!

(2013年4月5日上午,48岁的青岛籍船长郭川驾驶“青岛号”帆船在经历138天的漫漫航行后,荣归青岛母港,成为单人不间断环球航海中国第一人。图为儿子给郭川戴上花环,旁边的妻子怀抱小儿子看着跪在青岛港岸边的刚刚返航的丈夫。图片来自中新社。)

中国日报记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