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洋  >>  正文
李洋:"感恩节",我们真要闻鸡起舞吗?
李洋
11月25日

近几天收到不少问候短信,来自全国各地的朋友。这才知道美国的"感恩节"又到了。有问候,总是温暖,我一一回复,但末了不忘调侃一句:"我不过洋节"。

节日,是强烈的传统符号,是民族文化的"爆点"。过节需要身心投入,感到"节味"意味着对节日背后传统和文化认同。节日氛围的形成,代表着对传统和文化的认同达成了集体共识。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自身节日的兴衰,是一国文化集体认同程度的高下,以及民族凝聚力的强弱。从这个意义上讲,我更认可中国的节日,它们深深植根于千百年的农耕文明的土壤中,是农事、农时与华夏文明的交集。它们背后更广阔的场域内中国文化的兴衰直接关系到国家兴亡和每个公民的尊严。

美国节日在中国的兴起,伴随的是中国传统节日的衰落。从清明到中秋,从端午到重阳,从七夕到春节,仪式感越来越弱,传统和知识代际传递式微,这是不争的事实。

当然啦,很少有国人"感恩节"这一天真正围在一起吃火鸡,估计在这一天感谢上帝的国人也不多,大家只是借这个由头联络和问候。但当这种心态在相当范围内形成一种社会共识时,它将对今天的未成年人形成潜移默化的影响。他们是我们国家在"两个一百年"的目标实现之后,在中国完成基本国力追赶目标之际,国家更高层次制度文明建设的接班人和建设者。

我们今天十分注重保护本民族的文化,借鉴吸收外来文化,就是为了在半个世纪后,与美国和西方发达国家竞争中能够继续保持相对的独立自主。华夏文明和中国文化自身对外来文化强烈的同化作用。这种历史积淀的消化机理帮助华夏文明绵延千年。

唐以后的日本,再吸收外来文化好比穿衣服,脱掉后,里面还是日本,而中国自古对外来文化的吸收好比吃东西,来者不拒,有时跑肚拉稀,但凡是吸收了的也就成了中国的一部分。

尽管如此,发源于美国的信息技术革命其实大大增加了中国要"吃下去"的"西餐"的数量和种类。媒介产品是快餐,制度知识是正餐,宗教节日则是暴饮暴食。这对中国的消化系统是个挑战。

何况,中国谋求绝非被喂养,而是要向世界提供更健康的中国菜单。中国从不是小国。大国从不会屈从。即使他在最最羸弱的时候,衣衫褴褛,也会心怀高远,有不容驾驭的尊严。国家崛起和民族复兴,绝不只是过上好日子,呼吸上好空气,更要有民族文化和气质的传承和张扬。文化上的自立、自主和自强从来都是强国标志。

以近代史的时段衡量,中国享受了半个多世纪的总体和平,和将近40年的高速增长期,为崛起和复兴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小国谋事,大国谋势。下一步能否走好,能否真正做到文化自信事关全局成败。没有对本民族奋斗历程的认可,没有对国家位置和所处形势的基本判断,没有对本身骨血文化的认同,经济体量再大,也是小国。

美国是当今第一强国,文化信息从来都是从强国"高地"向弱国"低地"流淌。这是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中国吸收了极多来自美国有益的思想营养、精神气质、制度要素和知识资本,这些都成为中国探索自己发展道路的有益补充。但这个时期也是一个华夏文明和中国文化全面经历西方文明和美国文化冲击的危险时期。

接收了美国的资本、技术、信息,怎能不受美国文化的影响?有时甚至是囫囵吞枣,当然"囫囵吞枣"精神是美国主流政治意识形态和文化霸权的精髓之一。

"感恩节"这样的节日就是一例。作为旁观者,同胞们在过这个节之前,有必要问问美国的源头,"感恩节"真的只是"五月花号"上的第一批清教徒成功在北美生存一年后感谢上帝赐予丰收的节日吗?这个节日是否也是为了纪念美国的先辈们成功屠杀了上千万美洲印第安人,因此表达对上帝的感恩之情?感谢上帝能够在短短几十年内帮他们灭绝一个巨大、古老和顽强的种族?反讽的是,美国的先辈们后来杀掉的,正是当初热情欢迎和帮助他们的恩人。

当然,历史学上有一条公理,不能拿今天的标准去要求昨天。但到底是知恩图报,还是忘恩负义,这其实是个很严肃的问题。美国主流学者在论述纳粹对犹太民族的灭绝暴行时,说再过一千年,纳粹的罪恶也不会减轻一丝一毫。那么美国的原罪怎么就变成了对上帝的感恩?上帝其实很无辜。

如果热衷在这一天感恩的同胞们还不清楚,可以查阅一下乱石山上被美国主流意识形态推崇的四尊头像雕塑的原型:乔治·华盛顿、托马斯·杰佛逊、亚伯拉罕·林肯和西奥多·罗斯福。他们为美国建立的功勋中有一条是相同的,他们都是杀戮印第安人的坚定的支持者和执行者。

历史记载,由于欧洲人带来的瘟疫,每周的印第安人像苍蝇一样死去,现在康涅狄格州的佩科特部落(印第安人的一个分支),在欧洲人来到时有8000人,到1637年只剩下1500人。"而那年才是白人官方首次宣布庆祝感恩节,白人当时是为了庆祝他们在康涅狄格山谷对佩科特人的屠杀"。

1863年,林肯总统将"感恩节"确定为美国全国节日,当时美国早已建国,印第安种族灭绝计划接近尾声,再不存在什么"五月花号"的浪漫,有的只是一片完全属于新移民的国土。

英国社会学者本尼迪克特·安德森提出"民族是一种想象的政治共同体"。美国建国后能够在短时间内完成国家和民族身份认同一个重要的功劳就是他们同仇敌忾,团结一致与原住民作战,开拓新大陆,建设新家园。能成功地把"感恩节"纯粹演变成对上帝的礼赞和对顽强开拓精神的纪念,确实要归功于近一个多世纪以来美国强大地主流意识形态输出和文化征服。

这一天,相当一部分美国人有充分的理由去感恩,因为如果没有瘟疫、火药和钢铁,他们的祖先根本不是印第安人的对手。有了这些,加上传承至今的"开拓者"的精神,他们才占领了那么大一片本不属于自己的土地。

但这一天,大洋彼岸的我们是否也应该闻鸡起舞?这个热闹,不凑也罢!

中国日报记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