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成昊  >>  正文
孙成昊:澳大利亚总理访美,美澳能否“一条心”?
孙成昊
02月26日

2月23日,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率领政界和商界豪华团队开始了对美国的正式访问。特朗普在白宫与特恩布尔举行会晤并共同出席了会后的新闻发布会。在发布会上,美澳领导人进入“互夸模式”,在移民、税改等问题上展现出两位领导人彼此的互相赏识。

毫无疑问,特恩布尔此行的首要目标自然是适应“特朗普时代”与美国接触的新特点,继续强化美澳双边关系。美澳关系在特朗普执政之初曾遭遇起步“熄火”危机,特朗普“怒摔电话”事件一度在网上成为广为流传的段子。但澳大利亚逐渐适应了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PP)等一系列举动,不气馁不放弃,派遣高官多次访美,有力地稳住了双边关系。

实际上,无论在外交上有任何波动迹象,都不应认为美澳关系出现根本性恶化。在安全领域,美澳的盟友关系并不会因为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而出现退化甚至崩盘。“美国优先”更多地体现在经济层面,在安全层面,盟友对美国的重要性依然不可忽视。特朗普执政后,美国的亚太战略已升级为“2.0版”的“印太战略”。在此过程中,澳大利亚无疑可以发挥更大作用,因此,看到这种契机的澳大利亚非常积极地推动美、日、澳、印四边互动。

在经济领域,美澳之间的纽带极为强劲,在同为商人出身的特恩布尔与特朗普治理下将继续成为两国关系的稳定器。澳大利亚当前将美国称之为“最重要的经济伙伴”,此次特恩布尔带去的豪华总裁团即为明证。美国目前是澳大利亚最大的海外投资来源国,这对澳大利亚继续维持、推动其科技、工业和金融发展极为关键。同样,美国也是澳大利亚最大的海外投资国。

中国议题则在美澳关系中扮演“一言难尽”的因素。一方面,美澳在对华部分强硬施策上出现同步。如在官方文件层面,澳大利亚去年推出《外交政策白皮书》,呼应美国提出的“印太”概念,希望加强与美国联盟,应对中国不断增长的影响力。美国也在之后陆续推出《国家安全战略》和《国防战略》两份官方报告,将中国列为“战略对手”,与中国一争高下的姿态跃然纸上。

在经济和文化领域,两国同样患上莫名的“恐华症”。经济上,美澳两国都加强了所谓的外资安全审查,一些涉华项目因此受到不利影响。近期,又有媒体报道称澳大利亚正在“团结”美国、日本、印度等国商讨联合推出地区基础设施倡议来“对抗”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更体现出澳大利亚急于配合美国“印太战略”的心态。

在教育文化领域,有关“锐实力”的无端指责在美、澳、德等国家出现“共振”,诬称中国正利用自身影响力“干涉他国舆论、学界”,让人不得不怀疑西方世界内部是否在这一问题上协调一致、集体发声。

另一方面,美澳在战略层面应如何与中国打交道并不完全一致。美国的两份战略报告表达的意思已经清楚无误,美国对华战略已迎来“拐点”。在特朗普政府眼里,中美关系将进入“竞争”的新时代,美国已将中国视为不可小觑的“战略对手”。但澳大利亚的对华战略却没有这么“简单”。澳大利亚去年的《外交政策白皮书》并不像美国的战略报告那样只强调对华竞争,而是花费一定笔墨表明澳大利亚与中国合作的必要性。正如特恩布尔访美前所言,澳大利亚认为中国“有能力但无恶意”,因此中国不是威胁。一个跳出了冷战思维,而另一个却深陷其中,或许这就是澳大利亚和美国最大的区别。

(原文发表于中国网“观点中国”栏目,仅代表作者观点。)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学者,主要研究美国外交及中美关系。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