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驰  >>  正文
马驰:世界杯之旅第三站
马驰
06月22日

顿河畔罗斯托夫是世界杯之旅的第三站。这座俄南部城市是北高加索地区的门户,也是欧亚文化的交融之地,哥萨克人的故乡。顿河穿城而过,向西南流入亚速海。

早上在城里转悠,来到了普希金大街。这条步行街中间是林荫大道,两边酒吧、餐馆和商铺比邻而居,坐落在散发着古老气息的别致楼房里。诗人普希金的雕像就竖立在街道中央醒目的位置,供游人瞻仰。

一路前行,在路的一侧出现一座教堂,圆形穹顶,瓦红色墙砖,很是耐看,便走了过去。推门而入,教堂内部四周白色的墙壁向上延伸,在中间隆起成圆弧形,整个建筑浑然一体,庄严肃穆。四周墙上悬挂着许多精美的基督教题材的绘画,中间一道门上的画是耶稣和十二徒弟最后的晚餐。有几位身穿着俄传统服饰和头巾的妇女在一名身着黄袍的牧师的带领下进行祈祷。只见牧师口中念念有词,唱着祷文,几位虔诚的信徒微微低着头,似在沉思着,手不时在胸前画着十字。祷告完毕,她们分别走上前,在一幅圣像前驻足,头抵画像,默默祈祷,然后再走到牧师面前,接受他的祝福。仪式简短肃穆,我在一旁默默观看,内心也好像接受了一次洗礼。一位拄着拐杖的老婆婆走过来和我说话,我没听懂,只是微笑着,下意识地用俄文说“我来自中国”。她见状只好无奈地走开,或许她是想跟我说下教堂的历史呢,可惜我听不懂。站在教堂里,我想到,普天下的宗教虽然仪轨各不相同,但无外乎是为人的精神提供一个归宿,让人能从现实生活中抽出身反省与思考。从这点看,其实宗教的目的都是一样的。

从教堂出来,旁边就是一座棕色的建筑物,造型朴实厚重,感觉肯定是什么重要的机构。我一读标识牌,原来是公共图书馆,顿时眼前一亮,赶紧跑进去看看。走进去,馆内分上下三层,一层大厅的上方,阳光从屋顶的玻璃洒了下来,照亮了整个大厅,中间装点着绿植和喷泉,四周是阅览室。

我在前台办了一张阅读证,就走进了外文阅览室。一进去,阅览室的工作人员热情地与我打招呼,并向我介绍阅览室的情况。看得出来,她也很希望把自家图书馆介绍给我这个远方来的客人。听闻我是从中国来的,一名叫拉丽莎的女子主动提出带我在馆内转转,我欣然接受。拉丽莎是图书馆二十多年的老员工了,她先领我在一层的文学室参观,我对文学室的工作人员说俄国文学在中国很受欢迎,她则表示当地读者也喜欢中国文学,并拿出来了一本八十年代出版的俄文中国现代小说选,打开书,只见扉页上画画似地写着“中国现代小说选”,还有几个作家的名字,王蒙就在其中。

从文学馆出来,我们上了二楼,这里有一间古籍展厅,有几百年前出版的拉丁文书籍和据说是馆内最古老的俄文书籍。还有几本拇指大小的袖珍书,有俄文版《圣经》和《普希金诗集》。值得一提的是,俄文所用的西里尔字母就是当年基督教传教士西里尔为了在俄国传教,在希腊文的基础上创造的字母书写体系,距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今天仍然在斯拉夫和中亚国家广泛使用,可谓历久弥新。

从古籍展区出来,我被领到了一个介绍当地体育历史的书架前。正值世界杯比赛期间,这些书真是应景。打开一本当地老体育杂志的合集,仿佛一下走入了历史,一幅幅老照片展示着苏联时代罗斯托夫地区体育运动繁荣发展的景象,足球、篮球、冰球、排球……几十年前运动员们的英姿定格在这些珍贵的影像中,看着它们,我似乎仍然能体会他们当年挥洒汗水的激情。足球自然是主题,据工作人员介绍,早在俄国社会主义革命之前,罗斯托夫地区就已经有十四支足球队,可见足球运动在这里发展历史之悠久。工作人员还给我展示了一些罗斯托夫市的老照片。这座城市因水运条件便利,历史上是一座重要的贸易重镇,发展至今,已是一座人口过百万的城市。

参观完二楼,沿台阶上了三层,这里是休闲阅读区,四周墙上挂着许多休育主题的画作。其中一幅画吸引了我的注意:画中一名男孩坐在屋里,身子背对画面,望着窗外几个正在踢球的孩子,似乎若有听思,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有加入到游戏中,也许他的身体不好,不能参加?又或是什么别的原因。看了让人替他感到惋惜。

从三层下来,拉丽莎又带我参观了馆内的小剧院,最后回到外文阅览室。真是太感谢她了,给我介绍许多罗斯托夫的历史与文化。临走,这个略显腼腆的阿姨还送我一个玩具小狗作为礼物,我与她合影留念,并邀她来中国玩,到时候我领她去参观中国国家图书馆。

从图书馆出来,我十分感慨。这个并不为很多中国人熟悉的城市,有着这么丰富多彩的历史和文化,这样热情好客的人们,在这个世界上又有多少精彩是我不曾领略的?

中国日报网记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