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驰  >>  正文
马驰: 转战伏尔加格勒
马驰
06月23日

今天转战伏尔加格勒观看冰岛和尼日利亚的比赛。从罗斯托夫做火车向东行驶,一路上窗外尽是平坦广阔的平原,金色的麦田和黑土地一望无际,正是北方的初夏,草长莺飞的季节,铁路旁边鲜绿的草地上黄色、紫色的野花尽情开放着,太阳毫不吝啬地把光和热洒在大地上。路程中,火车从一片巨大的湖上经过,这是将顿河与伏尔加河连接在一起的人工水渠的一部分。这项连接两大河流的水利工程打造了一个四通八达的水路运输网络。

中午,列车到达伏尔加格勒。一出站,就看到了雄伟的苏联风格的车站大楼。大楼通体以白色为主,底部两根巨大的柱子支持起正门部分,两侧是卫国战争主题群雕。中间部分门变为拱形,胜利女神塑像手举桂冠表彰这座英雄的城市。上层有一面钟表和一组象征共产主义的镰刀斧头图案。再往上一个锥形塔尖伸向空中,一颗五角星缀在最顶端。

在旅馆稍作停歇,便坐通勤车赶往球场。竞技场就矗立在伏尔加河西岸,通往球场的路沿河而建。只见河水湛蓝,水面宽阔平静,缓缓向南流去。由于比赛开始时间还早,我先去河边转转。


漫步在堤岸上,看到几个亚洲面孔的老兄在游泳,游一会爬上来,从岸边台子上几步助跑,一跃而起跳入水中,顿时水花四溅,在水中兴奋地欢呼着。我看得心动,也跑了过去。今天正是艳阳高照,晒得人浑身躁热,我站着犹豫要不要下去。做了一翻心里斗争,最后还是禁不住诱惑,脱了衣服,钻入水里。水可真凉啊! 我冷得一个激灵。知道自己水性不佳,我只在岸边扑腾了两下就草草爬上了岸。从水中出来,觉得凉快多了。穿上衣服,看球去了。


跟着大部队进入场地。我坐的位置身处大批冰岛球迷中间,比赛还未打响,这片蓝色海洋已营造出巨大的声势,高举双手,有节奏的击掌,整齐划一高喊助威口号,我这个中立球迷也情不自禁加入其中,为冰岛加油。

比赛打响。今天的比赛双方一个是“非洲雄鹰”尼日利亚,一个北欧黑马冰岛。尼日利亚队员身体天赋出众,柔韧性和暴发力惊人。他们踢球时动作流畅舒展,收放自如,充满灵性。冰岛队虽然没有什么大牌球星,却将团队协作发挥得淋漓尽致,球风简练实用,对抗侵略性十足,确有“北欧海盗”的雄风。
两支风格迥异的球队,由于实力相差不大,两队互有攻守,比赛十分胶着。
球迷们更是使出浑身力量为球队加油。最壮观的就要属冰岛球迷的“维京战吼”了。只见所有站立着的蓝衣冰岛球迷同时高举双臂,在鼓点的引领下一同击掌,并同时发出“吼”的呐喊,仿佛在战场上向敌军叫阵,喊声震天,蔚为壮观。随着鼓点的加速,击掌节奏越来越快,最后汇集成一片密集的声音,一次“战吼”仪式便结束了。
下半场一开场,一些球迷还沒有回到场内,忽听见场内传出巨大的欢呼声,原来是尼日利亚队进球了! 还在通道里的球迷兴奋地振臂欢呼,奔跑着庆祝进球。一看电视进球回放,尼日利亚队的摩西一次反击中,带球在右路疾驰后把球传给前插至禁区里的前锋穆萨,穆萨轻巧把球卸下,没等防守队员反应过来,一脚抽射,球应声入网。
冰岛球迷见主队势气低落,不停用高亢整齐的喊声为队员打气。怎奈后防再出漏动,又丢一球,这一球似乎让冰岛球员有些气馁。更糟糕的是一次拉近比分的点球机会也被浪费。时间所剩无几,眼看他们大势已去。这时候,看台上蓝色的海洋也有点沉寂了。可是没过多劲,冰岛球迷们又振作起来,“维京战吼”再次响彻球场,仿佛在向场上的队员们传递一个信念:不到最后一刻,不能放弃啊! 
比赛结束,尼日利亚保持住胜果。离开球场的路上,他们的球迷载歌载舞,欢乐的气氛感染着所有的人。这边是胜利的狂欢,一旁伏尔加河静静流淌,一动一静相得益彰。足球为这座历史名城增添了新的活力。

中国日报网记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