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童  >>  正文
高卢雄鸡啄落潘帕斯雄鹰
王童
07月01日


阿根廷队最后一刻击败尼日利亚队,说是绝杀意志拼劲运气等等,到头来还是实力与对手不相上下所致。因若要真实力超群,早早就奠定胜局,何必要什么绝杀绝处逢生之类。德国队险胜瑞典队,虽然看上去意气激昂、气概豪迈,但却掩饰不住其步履艰难的状态。
         
法国队自齐达内、维埃拉等球员退役后,似很难再找到耀眼的球星。齐达内金头破门的那幕也很少见了。主教练德尚当球员时的那支法国队更是群星闪耀。
  
早期的法国队有普拉蒂尼、蒂加纳、吉雷瑟组成的铁三角令人生畏,三剑客等边传球后很容易就让普拉蒂尼找出空挡射门。但现今法国队看上去就如一群大学生组成的队伍,淹没在众球星驰骋的绿茵场上。但16强第一场淘汰赛,法国队的快速冲击如一把尖刀直插向阿根廷的腹部。姆巴佩内切似马拉多纳当年连过对手,闪电进球那般冲进禁区,被放倒,点球领先。
‌        
梅西迷们也许希望梅西能力挽狂澜,攻城拔寨。但两个进球却是由吉马利亚和梅尔卡多完成的,梅西成了枢密院的中军,让战将借刀杀伐。两只胳膊都刺着刺身的桑保利睁着神情不定的眼睛场边来回走动。但他看到的却是法兰西骑士帕瓦尔斜身弯刀的一记板平的世界波,算是还了吉马利亚那记风进球。
‌      
老迈的阿根廷人速率显然比法兰西青年军慢半拍,姆巴佩两翼分别攻入的一球,让帽子戏法扣在了悲情的梅西们的头上。潘帕斯雄鹰让克罗地亚猎手三箭射落并不是偶然的,因他们的防线实在漏洞太多,让突起速度又很快转身的球队容易撕破。
‌        
锐利的法国尖刀将阿根廷队的中场拆的七零八落。梅西的奇迹已转换到了姆巴佩的头顶。阿根廷球员开始怪裁判,怨犯规。而阿奎罗头球破门似要印证之前有文人卜筮预算阿根廷队反败为胜的生机,但天算不如人算,4:3的比分已说明了一切,在高奏凯歌的《马赛曲》中,阿根廷队收拾行李回家去了。

 

《北京文学》月刊社社长助理兼文学编辑,副编审。中国作家协会、北京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理事、北京东城区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民主同盟盟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