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斯坦丁  >>  正文
康斯坦丁:智能汽车、无人驾驶正面临伦理困境?
康斯坦丁
07月16日

人类的欲望是无限的,对世界的探索也从未停止,除了满足好奇心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要迎合人性的弱点,比如贪婪、自私、懒惰等等。在出行方面,人类最早要自己走路,追着太阳走也不是什么事儿,甚至能轻轻松松地攀上高崖和灌木丛,后来人类懒得自己走路,而且发现马儿能日行千里,虽然会遇到“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的窘境,但不得不承认,马车承载了人类历史上一大块的脚力,唐僧去西天取经,无一日不是骑着白龙马,一些韬光养晦的英国皇室,常坐在马车上享受人生,更不要提古代战争中,高级将士们的坐骑了。到了现代社会,汽车开始取代马车,整个人类交通状况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马车连同一系列的产业链,包括车夫、车厢制造、兽医、拣马粪等职业日渐没落,取而代之的是老司机、驾校教练、加油站、汽车保险等新兴业务,加之,飞机、高铁的出现把整个世界版图都给压缩到极致了,美国自由女神、英伦莱茵河畔,还有肯尼亚、艾萨俄比亚热带风光,都不止于旅游画册和电视镜头,而是早已变成一场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之所以唠叨一些人类漫长的交通史,主要是想呈现人类之于交通工具的精进,从未停止。虽然现代汽车已经足够方便,一些豪车如宾利、路虎、布加迪威龙更让乘车者显得体面,但人类依旧不满足,要想真正驾驭这些车辆,人类依旧要通过漫长而腌臜的驾照考试,忍受着中国教练的大肆侮辱,况且,驾驶汽车本身就是一个体力活儿,于是,智能汽车、无人驾驶的概念早就被提出来,数据、技术一直再精进,包括Google在内的科技巨头,都希望极早地推出一款“在路上”的无人驾驶汽车,只是这些高级汽车面对的问题实在太多。

伦理困境,无人驾驶是否应该有生杀大全?

在过去20年,因大数据、人工智能、传感器等技术持续精进,越来越多的工具变得聪明且善解人意,我们口袋里的智能手机自不必说,他们岂止聪明,简直都是深谙人性的老油条。智能手机之外,汽车被看做是下一个综合性的智能终端平台,科技巨头开始给这个平台增加越来越多的功能,让它们同世界联通。

比如苹果的车载系统Car Play,希望消费者能充分利用堵车的时间,推出了车内办公系统,对于一些工作狂来说,他们可以在到达办公室前,提前阅读邮件或者编辑工作日程表,甚至能打开清晰流畅的视频,开启电话会议,如果增强现实(AR)技术能够彻底完善,智能汽车里的司机们甚至能来一场“身临其境”的真实会议。这种设想本身就容易遇到人性伦理的讨论,事实上,任何的科技都应该是让人类的生活变得轻松、愉快和高效,但在智能汽车的构想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在剥夺人类的休闲时间,不单智能汽车,其他一些科技也会遇到同样的问题,比如,我们似乎早就习惯24小时开机,随时接受来自Wechat group里的工作指令,笔者即便是坐在飞机上,也要把笔记本打开完成一篇稿件。

或许,单纯地智能汽车遇到的伦理困境尚在人类控制中,毕竟,全部的工作表都需要得到人类自己认可,更何况,智能汽车的GPS服务、最佳路线模拟、路况实时分析,已经让开车变得容易而惬意,更大的伦理困境,则留给了“无人驾驶”。

无人驾驶应该属于登峰造极的智能汽车,它需要替人类制定行车路线,判断路况,依照路上的异常情况,随时做出调整,读懂红绿灯或者路边的指示牌是最基本的功能,但要实现真正的无人驾驶,要克服的远不止于技术难点,事实上,经过数十年的研究和探索,笔者早已坚信无人驾驶的技术已接近“上路”的水平,但它们遇到的伦理困境尚未解决。比如,当路况发生意外的时候,无人驾驶汽车做出的判断,是否应该优先保护车主,还是要为了保护装满孩子的校车,而牺牲掉自己和车主。显然,站在一般的伦理道德层面,无人驾驶汽车需要做出最英明的判断,肯定是要保护校车里的孩子,但这也是一个最冷冰冰,毫无人性的判断,更何况,谁会愿意花费大量金钱购买一台智能汽车,平日里和这台车朝夕相处,给其打扫卫生,定期保养,但真正发生危险时,它会启动“大义灭亲”的程序,这对于无人驾驶汽车的车主来说,真是个令人沮丧和艰难的决定,正是此伦理困境,无限延长着无人机驾驶汽车大规模普及进程。或许,机器人定律可供参考,最核心的一条就是:机器人永远不能伤害人类,如此无人驾驶汽车势必要在遇到危险时,把生杀大权交还给人类。

懒惰堕落,人类真地需要无人驾驶吗?

不客气地讲,无人驾驶把人类的惰性迁就到了极点,但伦理困境又体现着人类的自私,而从人类自身的进化角度讲,我们是否又真地需要无人驾驶汽车呢。事实上,马车和现代汽车的出现,已经大大削弱了人类的身体素质,我们虽然痴迷于太阳的后裔,但终于没有夸父追日的勇气,更不要提“日行两万五”的气魄了。现代汽车,依旧要求人类保持好视力,依旧要在驾校中学着克服自己的恐惧,在教练肆意的嘲讽下,淬炼自己的心智,面对生死攸关的时候,人类依旧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化险为夷,但当这一切都交给“机器”来完成时,我们自身的能力是否会再次退化呢,最严重的情况,可能就是,眼睛再分不清楚黄色和绿色,因为这项技能于驾驶中再也没有用处了。四肢发达的人,再不具备竞争力,久而久之,人类传承的状态只是一个大脑,如同《忍者神龟》中的格朗一样。

不过,伦理这些事儿自始至终都难以阻碍科技的发展,我们之于未来的担忧也一定会让某个天才或者说某个大脑彻底解决。物质决定意识,科技又是第一生产力,笔者认为,无人驾驶会在可预见的未来大规模普及,彼时的人类伦理体系会依照最新的科技状况进行重建。只是如果人类依然觉得现行的伦理体系,尚存有种种美好,只希望重建来得慢些。

曾在多家IT知名企业就职,先后担任过Tecomm副总以及多家知名企业特约顾问,科幻星系工作室以及科技新发现网站创始人,多家知名媒体特约IT评论员,国内知名科幻作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