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洋  >>  正文
李洋:龙哥柳姐,验了你们的成色
李洋
09月03日

滴滴老总应当不会想到,有一天自己会与昆山龙哥联系在一起。因为脚前脚后离开的两条生命,庙堂不再高,江湖也不再远。

在一众自媒体人粘贴和熨平之后,人们的情绪经历了立正、稍息,最后终于轮到了向左看齐。他们找到了共同的发泄点:富人和恶人。这种情绪动员有先天的文化和民粹土壤。为富大都不仁;纹龙带刀,不打自招!

群氓的情绪一旦被调动起来,就是流氓。形成舆论漩涡,那股劲顺者昌,逆者亡,没商量啊。可惜就是一阵风,又去寻找下一个靶子了。君不见,高铁座霸孙博士已经开始坐轮椅,拿龙哥开涮,感谢滴滴了吗?

设若一切坚固的东西都要烟消云散,那么悲剧就会不断以秩序、尊严、公共等看似高尚的名义,被人私下一遍遍彩排。历史之所以能写满这样的故事,就在于人好似永远跳不出正义的魔咒。伸张正义是绕开常识最好用的借口。

时至今日,贫苦依然被赋予了积极的寓意,尽管没有人愿意一直做穷人。富人是靠剥削穷人,榨取他人的血汗。反讽的是,人们总是想过上富人的生活。说一套,做一套,时间长了人心自己就拧巴了。

苏州一所百年名校最近为了平息家长的不满,建起了铁栅栏,把搬进来的打工子弟学校隔了起来。那道墙也把这所名校与它辉煌的历史一分两开。

正义是相对的。伸张正义说到底是一个边界的问题。正义和邪恶之间就是一层窗户纸。

贫富是一个有意思的话题。曾有个外国的老笑话:说一个老农民走到路灯下,突然路灯变成一个魔鬼,说可以满足他一个梦想。老农民,我有3头牛,但隔壁有10头牛。魔鬼说,好的,我知道你的梦想了。还没等魔鬼说完,老农民说,我的梦想就是让他家死掉7头牛。

滴滴老总啊,你们高高在上很多年了。一小时挣的比很多人一辈子都多。凭什么?终于有一天,买卖摊上事儿了,骂你两句,还敢回嘴吗?不低头,就往根儿上刨,你管保一直都干净吗?

我们怎么抬你们上去的,就能怎么把你们鼓捣下来。打着那个被奸杀的女孩儿的旗号,以生命的名义,讲点过头话,你们也得受着。

龙哥不是“某某社”的成员。空手夺刀的也不是退役特种兵。与其说是谣言,不如说是迎合,甚或写实的大众心理。你们想过翻转过来的效果会怎样吗?龙哥为什么不能是退役特种兵,空手夺刀的为什么不能是黑社会?

不行,这不合辙啊!特种兵都守规矩,黑社会哪能那么低调?再说,单挑,黑社会怎能是老兵的对手?这就是一起血案调动的集体臆测。

就像中介推高了房价房租,一些自媒体则拔高了读者对于正义和公平的想象。他们制造文字,更制造情绪。在偏执的理想中收获点击、转发和广告。这个时代,批发梦想的不再只是政客,还有单干的码农们。

对龙哥的美学鉴赏直接与道德评判挂钩,也算人群的一种认知惯性。龙哥那些事儿,就是哪吒、金刚葫芦娃做的,大人谁干那事儿啊?有些符号,你搞了,也就在人群中人自动认领了其对应的身份。对于所谓的恶人,尤甚。

大金链子、光头、纹身、长刀,这是好人吗?好人不应该是正常的装扮吗?这样的文化环境奉行的是美学暴政和道德审判。从来追求步调一致,保持的是队形不乱,容不下的是异类。

龙哥因为像黑社会,因为有案底,死后就可以被任意消遣?滴滴老板因为资本玩得大,生意上闹出人命,就得被扒皮污损?朋友安慰两句,也被截屏成了全民公敌的罪证?

龙哥被自己的刀砍死了,柳姐被自己的上帝坑了。事情摆在那儿,没问题。但别上纲上线,一边喊着公平正义,一边重复着抓辫子,扣帽子,打棍子老套路。这只能让你们显得像是历史的囚徒,梦想的木偶。

法治、民主、科学、道德、正义、公平,包括企业家精神,这些都是中性词儿,但大众传播语境中总给它们美容,以至于成了网络义和团群情激奋时必然要扯上的时髦旗号。

大可不必。让生意的归生意,让法律的归法律。彼时,要多谈些问题,少谈些主义;今天,要多谈些真实的常识,少扯些虚幻的正义。

踩着龙哥柳姐这两桩事,非要爬上道义高地的人,无疑于相声里,黑夜中要爬上手电筒光柱的醉汉。电门一关,他们掉下来了;嗓子眼一刺痒,你掉坑里了。

 

 

 

 

 

 

中国日报记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