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童  >>  正文
王童:长城的眼睛
王童
2018年10月01日

这眼晴警觉着敌邦,

众眉睫横扫着来寇。

视野越击万里,

瞳孔散射出犀利,

捕捉着烽火台的烟幡,

追踪着卧龙边的蟠螭。

睁开的须臾,

转动的瞬息,

月牙的门洞

旌旗在飘荡。

 

击匈奴,

并百越,

铁骑的奔跑,

刀枪的闪烁。

眼神绕过了千年,

窥镜映照见百朝。

赵武灵王的筑壘,

古北口侧的刀锋,

杀红了眼,

充溢出了血,

热河闭上了双目,

南天门垂下了眼帘。

长城的兵勇,

孟姜女的孙儿,

连绵起伏的怒目而视。

 

瞭望入海的老龙头

仰望耸立的慕田峪;

张目虎山,睚眦嘉峪关,

长城的眸子聚焦着日月。

月色在烽眼中飘动,

日晕从墩台顶环绕。

雪色凝结在眼睑上,

秋水泛波晶莹间,

卧蚕的眉春草萋萋,

恬静的湖泪水盈盈。

过眼的烟云迸射流眄,

迷濛的夜色灯火闪烁。

 

我是长城的一块砖,

我为烽火台一警哨,

我眉宇感知重叠长城的视网膜。

我看见布列斯特要塞的苦战,

我遥望马其顿防线的崩溃,

我同埃及人穿过了巴列夫的火障。

没有攻不克的城堡,

绝无固若金汤的阻挡。

云梯爬上了城墙,

堑道掘进岩壁,

秦皇的洞门摧开,

大明的墙头悬起崇桢的头颅。

西周的号手,

朱元璋的臣民,

背负着山的沉重,

兵乱的率土之滨,

囚禁的深宅大院。

 

我是一巨人,

把长城的环带束在腰上,

我穿上紧箍的铠甲,

迈开吨位的步伐。

改朝的年轮,

换代的君主,

锲而不舍的构建,

十五国郡的领地。

蛇在爬行,

龙在呻吟,

万年的蜇伏,

千载的相逢。

蛇要狂舞,

龙要腾飞。

 

长城的眼晴看见了繁星,

飞天哨位张开千里的雷达。

大洋已尽收眼底,

侦测已探知寰宇。

古罗马的斗兽场嘶叫声声,

金字塔的胡夫闯进眼帘。

烽火戏诸侯逗笑了威尼斯商人,

女娲袖舞补住雅典娜的天穹。

车轮已从燧烟中驰过,

放之四海的眼量囊括千重山。

龙骨上的横波已被擦亮,

可罩见天,

可照清地。

云北雨南,

东观西望。

泪水激动了河,

玻璃体映见了伊甸园,

长城的眼晴已不再被蒙住。

《北京文学》月刊社社长助理兼文学编辑,副编审。中国作家协会、北京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理事、北京东城区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民主同盟盟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