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炎  >>  正文
火炎:被黄土覆盖的翡翠——甘泉大峡谷
火炎
11月16日


    甘泉大峡谷。     火炎  摄

我第一次见到甘泉大峡谷时,延安市甘泉县文联主席刘虎林告诉我,把甘泉大峡谷拍摄出来的第一人应该是陕北摄影师常波。
    今年32岁的常波是位业余摄影师。他说:“甘泉大峡谷位于甘泉县城西北56公里的下寺湾镇雨岔沟。我在2005年就发现了8处大的峡谷,分散在雨岔的桦树沟、南河牡丹沟、乃崖沟、龙巴沟、花豹岔等处。
    常波告诉我说:“早在2005年的时候,我还在甘泉采油厂当电焊工,那时候开始喜欢上摄影,一次我在甘泉县一位朋友博客上看到一张红色岩石的峡谷照片,询问了一下具体地址,就开始了在雨岔各个地方寻找相同峡谷的漫长过程。当时询问当地的老百姓,他们还没有峡谷的概念,他们都叫石头圪砬。后来我找到一些峡谷,在自己的博客上发表过几张照片,没有引起什么反响,有人说很早就见到电视台播放过,也许是因为当时信息传播远没有现在这么快捷广泛。直到2017年,我的一张用手机拍的峡谷照片在北京一个影展上引起了李恩中老师的注意,他专门找到我,询问雨岔峡谷一些具体情况,还有网络微信等方式的传播让更多的人知道了甘泉大峡谷。”

 
    峡谷在阳光下的位置决定了它的颜色。    火炎 摄
 
    峡谷顶端的山崖被水冲刷成波浪的形状。     火炎  摄

据说,大峡谷的形成大约是在亿万年前,据推测,陕北曾发生过一次强烈地震,丹霞地貌的大山裂开一道道缝隙,有宽有窄,后来经过强风、暴雨、山洪等长期作用,地表被切割和冲刷,慢慢形成这样独特的峡谷,如今展现在我们眼前的就是经过风、水和时间雕琢而成的奇特地貌。峡壁凹凸有致,线条优美流畅,像凝固的雕塑。在峡谷里漫步的感觉不是在走而是在流动,岩壁上洪水冲刷形成的痕迹如同制陶时的转动所致。
    我在南方工作过很长时间,也走过许多类似的山谷,见过大水冲刷过的山谷,但那里是光滑的,而这里是怎么形成这种线条感呢?我觉得一定是洪水中的沙石在峡谷壁上无数次划过才留下这如雕如刻的线条。色彩迷离的岩石,波浪起伏的线条,像流动的画卷,亦动亦静。峡谷壁上呈现着红黄色的凹凸不平,如波浪在你身边漫卷。千奇百怪的图案有的像大象鼻子,有的像阴阳太极图……不同的人可以看出千变万化的不同形状。进入峡谷,犹如进入迷宫一样,深深地被震撼,不由自主地会对那千姿百态的线条形态着迷。

 
    进入峡谷,犹如进入迷宫一样,深深地被震撼。                     火炎  摄

常波说:“阳光透过狭窄的裂隙,在峡谷的凹凸岩壁上不断折射而呈现出迷人的“天使之光”般的色彩,从明亮的橙色到绚丽的红色,既奇幻斑斓又华贵优雅,仿佛是上帝抚摸后留下光和影……在“天使之光”的作用下,坚硬粗糙的岩石竟然能够演绎出如此有质感的万般柔情。天造地设,惟妙惟肖,让人领略到自然界竟如此鬼斧神工。随着阳光的变化,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角度进行拍摄,红色砂岩呈现出暖色调的多样变化。斑斓的岩石,刚与柔的奇妙结合,变换着各种不同形状的优美曲线,就像一块璞玉被切开时的惊艳,震撼人心。”

 
    从峡谷岩壁的纹路可以想象出洪水的力量。           火炎 摄

今年五十八岁的周彩叶,是甘泉县雨岔乡甘沟河村的村民。她的家就在距离雨岔大峡谷不到三公里的山坡上,她们家是村上第一个开办农家乐的。
    周彩叶说:“从2017年4月开始,许多人从手机上知道了这里有个大峡谷,就源源不断开车来这里。可是这里还没有开发,游客们来到这里,就四处打听哪里有吃有住的,那会儿我就下决心,办起了这个农家乐,一年下来有了近十万元的收入。”
    她说:“其实大峡谷一直都有,只是我们也没感觉它有多好看,我们下地干活的时候,都喝的峡谷里的山泉水,我们都把大峡谷叫做“烂石圪砬”,也没人来游玩,没想到这还是个宝呢。”周彩叶说:“从去年到今年,光我家接待游客就不下五六千人。我腾出了两孔窑洞接待游客。去年有9个英国人来我家,一住就是八、九天,他们说很喜欢这里。”

 
    周彩叶在热情地迎接游客到她家用餐。           火炎 摄

周彩叶说:“就算阳光不会照到每个角落,但是风雨过后总会出现彩虹。我这一辈在这山沟沟里,就没见过什么大钱。农家乐开办之前,两年种的玉米加在一起才卖了八百元,亲戚家过了个事儿,就全花完了,还倒贴了五百元。实在没办法,就去洛川打工挖土方,结果呢,还没干几天就被家里人叫回来带孙子。我做梦都没想到我还能赚这么多的钱。所以我现在每天都可兴奋,这里的旅游给我带来了财富,哪怕就是一点点收入我都会心满意足地把事情做好。现在外面找我的人多了,回头客也多了,每当节假日游客太多的时候,我就把他们分到村子里的贫困户去住,为他们找些赚钱的机会,这也算为村里人脱贫致富做点贡献。”周彩叶也有她的忧虑:“自从县旅游局在山口开始设点收费,不让自驾车进来,游客只能坐他们的旅游车进大峡谷,看完又直接把游客拉出去,散客就少了很多,今年以来我收入大不如去年。”
    我曾去过云南的腾冲,在当地的翡翠市场见过整体都被石皮壳包着,未切开,也未开窗口的毛料,被称为“赌石”。赌石的外皮裹着或薄或厚的原始石料,不同的赌石颜色各异,红、黄、白、黑皆有,还有混合色。作为丹霞地貌的甘泉大峡谷一直被千百万年来西伯利亚和蒙古高原高压气流搬运而来的黄土厚厚地覆盖着,这不正如一块被土皮包着的绝美翡翠吗?

关于作者:火炎,中国日报陕西记者站站长

中国日报陕西记者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