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成昊  >>  正文
孙成昊: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辞职,“通俄门”调查将通向何方?
孙成昊
11月19日

中期选举结果刚刚尘埃落定,特朗普政府的人员变化又抢占了头条。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应特朗普请求递交了辞职信,成为中期选举后第一个离任的内阁级高官。

在信中,塞申斯表示很荣幸能够担任司法部长一职,并且意味深长地写道,自己“按照法治的原则在推进各项执法议程,而这也是您(特朗普)竞选总统期间的核心部分”。特朗普则礼节性地对塞申斯这段时间以来的努力表示感谢。

尽管消息突然,但塞申斯要离开政府的“谣言”早就不胫而走。实际上,现年71岁的塞申斯曾是第一个在2016年总统选举期间挺身而出支持特朗普的参议员。在政策理念上,塞申斯和特朗普并无实质性分歧,尤其在国土安全、移民、执法等政策上与特朗普志同道合,而这些都是特朗普当初选择塞申斯出任司法部长这一要职的原因。

然而,塞申斯回避“通俄门”调查的决定让特朗普将其打入“不忠之人”的行列。塞申斯由于在特朗普总统竞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而负责调查“通俄门”的特别检察官穆勒又由司法部管理,其中可能存在利益冲突,因此塞申斯选择了回避负责调查的任务,将任务交给了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特朗普对此极为不满,认为本应是自己“亲信”的塞申斯为了自己的名誉临阵脱逃,无法为总统挡风遮雨。鉴于此,早在今年年初,塞申斯就曾提交辞呈,但在时任白宫办公厅主任普里伯斯的劝阻调和下,特朗普暂时按下不表。

这次塞申斯离职的时间点也十分微妙,恰好在中期选举结束后的第一时间。这次中期选举的结果将导致民主党控制众议院的多数,最大的直接影响就是冲击特朗普的执政氛围甚至地位。从特朗普当选的第一天起,民主党人就没有停止过对特朗普的攻击,“通俄门”调查则成为最有利的抓手。
目前看,“通俄门”调查的三组人马分别是国会、特别检察官穆勒和自由派媒体。民主党控制众议院多数席位后,很可能就“通俄门”调查发起各类听证会,重新启动众议院内对“通俄门”等一系列事件的调查。

但国会的听证会并不能真正威胁到特朗普的执政地位,穆勒的调查才是特朗普的“心病”。一旦穆勒查到有关“通俄门”的铁证,提交给国会后,众议院将有理由发起对总统的弹劾。由于副司法部长罗森斯坦与特朗普同样关系紧张,特朗普必须找一个忠于自己的人领衔司法部,接手罗森斯坦管理穆勒的职责,再寻机解决这一心头大患。

特朗普新任命的代理司法部部长马修•惠特克就是这样一个人物。惠特克是塞申斯的幕僚长,一个竞选艾奥瓦州参议员的失败者,一个艾奥瓦大学的足球运动员。他的优点就是对穆勒调查的不屑一顾,曾多次在公开场合嘲笑穆勒的“通俄门”调查。这也再次证明,“忠诚”是特朗普选择官员的第一标准,即便惠特克只是个过渡性人物,下一任司法部部长也必须是向特朗普看齐的官员。

惠特克的到任将对特别检察官穆勒的调查形成掣肘。此前,当国会共和党人质疑穆勒调查的公正性时,罗森斯坦都能为其辩护,也拒绝国会要求审阅相关调查文件的请求。而惠特克的态度可能截然不同,而这都将影响穆勒的调查范围和方向,甚至可以迟滞甚至缩减穆勒的调查。在穆勒准备好提交国会的报告后,司法部部长还有权决定哪些内容可以向国会或公众公开。当然,最重要的是,能否解雇穆勒的权力也掌握在了惠特克的手里。现在,穆勒能做的就是与时间赛跑了。

(原文发表于《亚太日报》)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学者,主要研究美国外交及中美关系。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