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成昊  >>  正文
孙成昊:白宫“大总管”凯利即将离职 白宫决策集中与混乱并存
孙成昊
12月14日

在逼退司法部长塞申斯之后,又一位白宫重量级官员即将黯然离场。近日,特朗普亲口向记者透露,白宫办公厅主任凯利将在2018年年底离职。凯利的离职将在普里伯斯、班农、科米、麦克马斯特、蒂勒森等退场官员名单上再添一个的名字。正如《纽约客》所戏谑,“在特朗普政府工作就是一份‘临时工’,如果你能工作满一年,那是超出预期;如果你能工作满两年,那一定是你自己出了问题,需要好好反思”。

实际上,凯利与特朗普不合的传言在坊间早就不胫而走,离开白宫已不算惊人的爆炸新闻。前段时间,知名美国记者鲍勃·伍德沃德的新书《恐惧:特朗普在白宫中》描述了白宫内部混乱和复杂的人事关系,其中提及凯利对于特朗普在白宫中的表现“失去耐心”并认为特朗普“情绪不稳定”。书中还写道,凯利认为身处的白宫就是个“疯人镇”,不明白为何还会有人选择留在白宫。

回顾过往,第一任白宫办公厅主任普里伯斯之所以得到职位,是因为竞选期间的忠诚所换来的“论功行赏”,其能力并不匹配职位所需。因此,在普里伯斯任内,白宫决策过程以及文书流转一度陷入混乱。普里伯斯虽然在共和党拥有一定人脉,但缺乏管理白宫的经验与魄力。基本上任何与特朗普亲近的官员都可以随意进出椭圆形办公室,导致特朗普做决定前见到的最后一人往往成为决策影响力最大之人。

普里伯斯的离去和凯利的到来一度让白宫内外看到一丝希望。军人出身的凯利雷厉风行、纪律严明,怀揣整饬白宫运转流程的使命而履新。鉴于凯利一丝不苟的严谨态度,他成为白宫内部工作流程的“稳定器”,与同样军人出身的国防部长马蒂斯、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被外界称为白宫中的“成年人团队”。

特朗普此时选择让凯利离去只会增加其执政阻力,“成年人团队”也将只剩下独木难支的马蒂斯。中期选举后,特朗普所面临的执政压力无疑是上升的。尤其是“通俄门”的调查已经进入最后冲刺阶段,缺乏凯利的适当管控,特朗普很可能做出冲动之举。12月7日,穆勒及其团队已经公布特朗普前私人律师科恩和竞选团队经理马纳福特的调查备忘录,其中的记录细节显示,马纳福特在接触俄罗斯人员的事情上说谎,科恩也曾在2015年接触俄罗斯人员,该人员声称是俄罗斯政府的“可靠人士”。

尽管这些细节并非全景式描述,只提供了穆勒调查的一部分,但新证据的浮出水面也足以让特朗普心烦意乱。特朗普及其核心幕僚当机立断做出了怒火式反应,特朗普第一时间发推批驳,白宫新闻秘书试图撇清穆勒调查与总统的关系,特朗普的律师朱利安尼则直指“假新闻”改变不了特朗普与“通俄”毫无瓜葛的事实。一旦更多证据出炉,或者越接近穆勒提交最终报告的日子,特朗普试图炒掉特别检察官的冲动就会愈发强烈。而缺乏“成年人”凯利的白宫,决策权将更加集中在特朗普手中,逞一时之快面临的束缚大大减少。

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当下并没有出现能够接替凯利的合适人选,白宫内部决策流程将陷入混乱期。特朗普原本心仪的接任者是副总统彭斯的幕僚长尼克·艾尔斯,并且希望36岁的艾尔斯能够坚持岗位,至少干两年。但根据最新信息,艾尔斯无意接替凯利,甚至正在考虑彻底离开政府,回家乡佐治亚州。

白宫办公厅主任这一中枢职位的“后继无人”表明,即将进入2020年关键大选年的特朗普政府仍然困在人事问题上,尚未理顺内部决策流程的白宫也必然会遭遇一系列更为严峻的内外挑战。或者说,特朗普根本无意按照普遍的标准管理白宫决策流程,而是将白宫政策重点直接转向2020年总统大选。特朗普看中艾尔斯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他曾协助前明尼苏达州州长蒂姆·帕伦蒂2012年的总统竞选活动,年纪轻轻的他也必然不会像军人凯利那样限制特朗普的所作所为。如果按照这一标准去物色下一任白宫办公厅主任,那么特朗普任内的白宫决策流程就将长期陷入集中与混乱并存的状态。

(原文发表于中央广电总台国际在线)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学者,主要研究美国外交及中美关系。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