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成昊  >>  正文
孙成昊:设立太空军司令部:美国将“大国竞争”引向太空?
孙成昊
12月24日

12月18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到访佛罗里达州的肯尼迪航天中心时宣布,特朗普总统已向国防部正式签署命令,成立美国太空军司令部。彭斯还表示,建立太空军司令部是为了以更有效的方法保卫美国太空资产,包括美军用于航海、通信以及监视的大量卫星群。

特朗普太空战略框架已隐约成型

事实上,特朗普政府推动建立太空军司令部或者组建太空军绝非心血来潮,而是早有预谋。2017年执政以来,特朗普就在战略思想和政策准备上步步为营,为太空军司令部乃至“太空军”的最终“落地”铺垫蓄势。

特朗普执政后推出的《国家安全战略》和《国防战略》报告为太空军提供了思想准备。两份报告均从战略高度看待美国在太空领域面临的挑战,认为美国必须加强在该领域的投入,方能立于不败之地。

在威胁评估方面,特朗普政府认为,其他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体可以利用美国在太空领域的脆弱性威胁美国经济和民众安全;美国在陆海空、太空、网络等领域的军事优势面临激烈竞争。对此,《国防战略》报告直截了当地提出,美国应该建立更具威力的太空部队,加大在太空作战领域的投入。

为更好落实提升太空竞争能力的战略精神,特朗普政府在组织和政策上层层推进。2017年6月,特朗普签署了重启国家太空委员会的行政令。该委员会主席为副总统彭斯,成员包括国务卿、国防部长、商务部长、国土安全部长、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等多位高官要员,委员会主要发挥跨部门协调的作用,负责从更为长远的角度考虑美国太空政策和战略。

政策层面看,特朗普在2017年12月后陆续发布三份“太空政策指令”,主要聚焦完善美国航空航天局的太空项目、提升美国在太空商业方面的竞争力、确保美国在太空交通管理方面保持领先等。

从战略思想到具体政策,从国家太空委员会到太空军司令部,特朗普任内太空战略的框架隐约成型、初具特征,在“美国优先”引领下继续强调大国竞争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特朗普对国际形势判断与里根有相似之处

“美国优先”已成为特朗普推出各项战略的总目标,太空战略同样是为了让美国更加强大和富有竞争力。新太空战略要求将国家安全、商业和民用太空项目有机结合,尤其是提出美国企业应当在太空科技中保持世界领导者地位。

此外,特朗普对国际形势悲观阴暗的认知导致其决心将大国竞争引向太空。特朗普的太空政策不免让人想起里根时期的“星球大战”计划。从本质而言,特朗普对国际形势的判断与里根有相似之处,提出的“以实力求和平”亦与里根提出的如出一辙。

白宫去年陆续出台的《国家安全战略》等报告已经表明,特朗普政府对国际形势的判断趋于负面,认为大国竞争和地缘博弈全面回归,世界正面临愈发激烈的政治、经济和军事竞争。

因此,美国认为当前最严峻的安全挑战已由恐怖主义转为大国竞争,这种竞争将是全域性、全面性和全球性的,自然包括太空领域在内。在这一大背景下,美国政府推出各项寒气逼人的太空政策,也就不足为奇。

遗憾的是,特朗普政府对国际形势既把错了脉,也抓错了药。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但主流绝非大国竞争,和平、发展、合作、共赢才是时代的潮流。

(原文发表于《新京报》)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学者,主要研究美国外交及中美关系。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