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成昊  >>  正文
孙成昊:竞逐美国2020年总统选举,参议员沃伦优势何在
孙成昊
01月07日

年终岁尾,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向特朗普总统献上新年厚礼——宣布参加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截至目前,作为民主党最重磅的竞选人,沃伦的加入正式拉开民主党人参选的序幕。序幕一旦拉开,预计将有更多民主党竞选人跃跃欲试。

沃伦生于1949年6月22日,年近70岁的她履历丰富,现为马萨诸塞州联邦参议员。沃伦是典型的“学而优则仕”,在高中时就是学校辩论队的明星成员,获得过州高中辩论赛冠军。沃伦曾在乔治·华盛顿大学和罗格斯大学纽瓦克分校求学,并在20世纪70年代至90年代分别在罗格斯大学纽瓦克分校、休斯顿大学法律中心、宾夕法尼亚大学法学院、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法律,主要研究专长为破产和商业法。2012年,沃伦在马萨诸塞州联邦参议员竞选中胜出,成为该州首位女性参议员。

有趣的是,沃伦并非一个“纯粹”的民主党人。1991年至1996年,沃伦注册为共和党人,常年作为共和党人参与选举投票。她支持共和党的理由十分简单,认为共和党的主张能够最大程度支持市场发展。但从1995年开始,沃伦的立场发生动摇,选票投给两党竞选人的情况时有发生,因为她觉得共和党不再坚持针对经济和市场的保守政策,而是偏爱大型金融机构,制定了不利于美国中产阶级家庭的政策。

与改换党派的理由一样,沃伦此次宣布竞选的理由同样打出了“中产阶级牌”。在4分半左右竞选宣传短片里,沃伦娓娓道来自己在俄克拉荷马州的成长经历,感情充沛地回顾了父亲心脏病突发后一家如何艰苦奋斗。感性的家庭旧照加上理性的经济图表,沃伦试图向美国人传递这样一条信息:美国的中产阶级家庭正面临比上一代更为严峻的挑战,美国政府应当为普罗大众殚精竭虑,而不是成为富人的谋利工具。沃伦在短片中并未直接点名特朗普,但精心安排的画面直击特朗普政府的软肋,正如视频里的一句话所言:恐惧和仇恨的“回音壁”构筑了这场骗局,不断分散我们的精力、分裂我们的情感。

沃伦最大的优势在于她的知名度,至少在民主党未来不断涌现的参选者中,沃伦作为一名女性政客的形象已经被部分美国民众所接纳。多年来,沃伦对华尔街和特朗普大张挞伐,成为民主党内风头正盛的草根自由派,其未来竞选重点和主题料将围绕振兴美国普通中产阶级、加强族裔和经济平等、抗击特殊利益群体等议题展开。

不过,沃伦并非全无负面新闻,她的“身份问题”之前已被炒作。沃伦一直声称自己拥有美洲原住民(印第安)血统,并将自己作为少数族裔的政治代表,但遭到特朗普强烈质疑。去年10月,沃伦为证明少数族裔身份公布基因检测报告,通过科技手段力证其原住民祖先是在六至十代之前,的确拥有六十四分之一到一千零二十四分之一的印第安人血统,但未想却引发更大争议。位于俄克拉荷马州的原住民切诺基部落发表声明批评沃伦的做法,称用基因检测确定部落成员身份是不恰当且错误的,部落成员身份只能由部落确认。

还有一种看法认为,沃伦试图用自己更加“草根”的出身对阵特朗普相对“富有”的家境,将这种出身“政治化”的做法反而招来厌恶和反感。可以想象,扎入竞选池子的沃伦未来还将不断应对这一“身份炒作”问题。

沃伦绝不会是角逐2020年美国大选民主党候选人的唯一竞争者。从中期选举的情况看,美国女性、少数族裔、青年一代的觉醒在民主党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但民主党仍然处于整合各类“身份认同”的阶段。民主党可以通过“身份政治”打赢中期选举的翻身仗,但在总统大选时,倘若无法凝聚多数共识,散乱的“身份认同”反会成为民主党重夺白宫的严峻挑战。

前方绝非坦途。已被打上若干标签的沃伦必须在群雄逐鹿的民主党初选中脱颖而出,必须思考如何才能最大程度团结民主党人及中间选民、如何能让“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成为“众人拾柴火焰高”,只有这样,沃伦才可能代表民主党最终与特朗普一决雌雄。

(原文发表于中央广电总台国际在线)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学者,主要研究美国外交及中美关系。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