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映青  >>  正文
李映青:人生的冒险家——“中国翼装飞行第一人”徐凯
李映青
2019年01月09日

或许,很多人都还记得电影《变形金刚3》中,像蝙蝠一样在高楼大厦间穿梭的飞人,这种运动便是翼装飞行,“中国翼装飞行第一人”徐凯所倡导、引领的便是这种运动。

被误解的翼装飞行

中国翼装飞行第一人徐凯

翼装飞行运动诞生于上世纪90年代,由极限跳伞运动演变而来。所谓翼装,就是按照飞机机翼的原理设计制作的一种特殊服装,目前能达到1:3的滑翔比,即穿上这种服装每下降1米可以向前飞行3米。飞行者身着翼装,可以从高楼、高塔、大桥、悬崖、飞机上跳下,以时速近200公里的前进速和时速50公里的下落速度滑翔前进,进行无动力飞行。

对于翼装飞行,大多数人都会觉得很危险。徐凯说,他的第一次跳伞、第一次跳滑翔伞、第一次翼装飞行,因为不知道结果,所以不知道害怕,但是很紧张,“整个人都傻了,脑子断片了”。可是有了第一次,就又会很期待第二次。经历过紧张之后的徐凯,如今却非常享受空中飞行的感觉。

即便如此,现如今,很多人依旧对翼装飞行的认识存在误解。殊不知翼装飞行分高空和低空,高空翼装飞行跟高空跳伞差不多,危险性并不高,危险程度高的其实是低空翼装飞行。

徐凯认为低空翼装飞行不同于高空,并非所有的人都适合。只有思想足够成熟,心理比较平静,性格比较沉稳才行,冲动的冒险家不适合这项运动。同时,他也指出要积累高空跳伞的经验,至少有500次以上的高空经验,才能尝试低空翼装飞行。

徐凯说,翼装飞行是最好的缓解内心压力的运动,已经有学者提出用这种运动来治疗抑郁症。“跳伞和骑自行车很相似,只要你学会了,就再也不会忘记。无论你有多少烦恼,只要你从飞机中一跳,像一只小鸟一样,穿梭于云彩之间,放眼天际,那一刻,工作的压力,内心的压抑,心中的烦恼,全都烟消云散。打开降落伞安全着陆,你会觉得生命真美好,重新看待这个世界的一切。”徐凯说。

可是在我看来,翼装飞行对于徐凯来说,是一种生活方式,更是一种生活态度。作为一个“资深鸟人”,徐凯坦言,只要不断完善基地管理,加强保障安全,同时教练对学前条件进行严格把关、指导,每个人都能安全地享受飞行的乐趣。虽然目前全世界在玩低空翼装飞行的人还不是很多,但现如今,越来越多的人都加入了这个队伍,全世界在玩低空翼装飞行的选手可以达到两三千人,国内也在不断增多。

身穿翼装飞行服的徐凯

退出“商场” 结缘翼装飞行

1972年,徐凯出生于吉林省长春市。1994年,大学毕业的徐凯选择去广东创业,当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之时,合作伙伴突患重病,徐凯重新思考人生。2002年,徐凯退出“商场”并移居到北京。

从此,为了实现童年的梦想,徐凯把骑行、射击、马术、帆船、摩托艇、潜水、跳伞等轮番玩了一遍。最后对跳伞、马球深爱有加,但由于当时的马球费用太高,最后,徐凯选择了能瞬间感觉兴奋点,释放所有压力的跳伞。

2005年开始,在国家队前主教练张安钢的指导下,学会高空跳伞后的徐凯多次赴美深造,分别完成了自由式跳伞、高空造型、低空直升机跳伞、低空热气球跳伞、低空伞跳桥等训练。2013年1月,徐凯完成了翼装飞行高、低空训练,成为中国首位翼装飞人。2013年4月28日,在世界最高桥四渡河大桥上,徐凯和另外两名世界翼装跳伞顶尖高手惊险一跃,完成了中国人翼装极限跳伞的首创,同时也创造了世界第一高桥翼装飞行的世界纪录。

四渡河大桥位于湖北省恩施市巴东县野三关镇四渡河,大桥主跨900米,桥面与谷底高度相差560米,相当于200层楼高,是目前国内在深山峡谷里修建的最大跨度的悬索桥,比目前世界最高桥——法国“米约大桥”还要高290米。中国四渡河大桥享有世界第一高桥美誉,被国际低空跳伞界同仁誉为未被翼装跳伞者征服过的第一高桥。徐凯在四渡河大桥的一跃,惊险完美,意味着他开创了中国翼装飞行的先河,将世界极限跳伞运动中最具挑战性的极限运动引入中国。

从此,徐凯的翼装飞行之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创立俱乐部 建立Wings for Love爱心飞翼世界杯

2014年4月,希望能结识更多喜欢极限运动的爱好者的徐凯与同学一起成立了中国清瑞华和翼装跳伞俱乐部,当然,这也是中国首个推广翼装飞行极限运动的爱好者组织。

同年,徐凯把握机会成功收购PWC,并以爱之名创立“Wings for Love”品牌,创建了Wings for Love爱心飞翼世界杯。随后,徐凯在中国开展翼装飞行世界杯国际赛事,并首次将这项高风险的极限运动与爱心公益结合在一起,爱心飞翼所到之处都会为当地的贫困儿童筹集善款。现如今,该项赛事已被誉为翼装飞行赛事中的“奥林匹克”,同时也是世界规模最大的翼装飞行国际赛事。

徐凯坦言,爱心飞翼世界杯的改名主要是想在比赛的同时也做一些有意义的事,通过比赛来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在徐凯的倡议下,翼装飞行比赛选手改变了传统比拼速度技巧的初衷,活动举办到哪里,就将数十万元奖金捐献给当地的公益事业,于是,“爱心飞翼”不仅仅是全球极限运动高手汇聚的比赛,更是一场跨越国界的爱心活动,既体现了对生命的敬畏,也让飞行更加纯粹。

2015年,Wings for Love爱心飞翼世界杯总决赛首次在云南昭通成功举办,吸引全球40多位顶级冀装飞行运动员参赛,成为冀装飞行比赛史上规模最大的一届赛事。2016年,比赛在湖北巴东增设分站赛点,并首次有中国运动员参赛。同年9月,总决赛再次在云南昭通成功举办,有60余名来自世界各地的顶级选手参赛,再次刷新了世界翼装飞行赛事的比赛规模。

2017年,比赛落地景谷,有7个队来自12个国家的21名极限运动员参赛,首次在全球采用穿越热气球定点准度赛的比赛形式决出个人冠亚季军,赛出直接晋级2017Wings for Love爱心飞翼世界杯总决赛的资格。2018年12月29日至2019年1月1日,总决赛重回景谷,有9个国家的27名极限运动员参赛。比赛内容增设穿越热气球、冲高个人挑战赛和翼装夜间编队挑战吉尼斯世界纪录等项目。

可以说,Wings for Love拥有最早组织翼装飞行比赛的赛事组织者和执行者,其前身ProBase在2013年就已发展为全球规模最大、参与者水平最高、国际关注度最高的世界顶级翼装飞行赛事,这里汇集了全球最顶尖的翼装飞行者和低空跳伞群体。

12月29日,筹备了许久的2018爱心飞翼世界杯总决赛终于在云南景谷开赛。当然,这几天也正是大赛组委会主任徐凯一年中最忙碌的时候,见到他时已是傍晚时分,此刻的他脚上的泥巴还未来得及清洗,偶尔的咳嗽让这位不惑之年的男人看起来有些许的疲惫。他,叫徐凯,中国翼装飞行第一人,同时也是2018 Wings for Love爱心飞翼世界杯景谷总决赛赛事组织委员会主任。

永恒不变的主题:“为爱而飞”

现如今,“为爱而飞”已经成为Wings for Love爱心飞翼世界杯赛永恒不变的主题,从2015年起,Wings for Love爱心飞翼世界杯组委会先后为云南鲁甸地区的孤儿和贫困学生捐款60万元人民币用于今后的学习和生活。2016年,巴东分站赛后,赛事组委会又向巴东的贫困大学生捐款20万元帮助其完成学业。2017景谷分站赛,赛事组委会向景谷特殊教育学校捐款20万元。

今年,赛事组委会依旧继续将运动员所获奖金捐赠给景谷县的贫困儿童。不仅如此,赛事组委会还将为景谷特殊教育学校食堂设备进行进口升级改造。同时,为当地22户拉祜族百姓的新房配置家用电器。

“我是一个经历过地震的人,2008年的汶川地震,我当时是从绵阳电影院跑出来的,我深切感受到在大的自然灾害面前,我们需要鼓舞激励当地百姓。”徐凯告诉记者。“而之所以会选择云南昭通和景谷作为爱心飞翼世界杯的举办地,除了这两个地方拥有比赛得天独厚的条件外,也还因为这两个地方曾经都经历过地震,在这两个地方举办比赛有很大的意义。”

中国翼装飞行第一人徐凯

徐凯妻子:对他我很放心

作为妻子的刘淼一直默默地在徐凯身后支持着自己的丈夫,曾经的刘淼在北京有着属于自己的咖啡馆,结婚生了孩子以后就跟随丈夫一起为翼装飞行而“奋斗”。在大家眼中,这对“夫妻档”平日里特低调,丈夫负责主外,妻子则主抓幕后工作。在妻子的帮助下,徐凯坦言自己在工作方面轻松了很多。

对于丈夫所热爱的事业,刘淼告诉记者,“虽然这项运动很危险,但徐凯是一个很严谨的人,做任何事情都很细心,很注意细节,他从事这项运动我是很放心的。”

当然,刘淼也坦言,如今,我们不是以运动员的身份在做这个事,我们是在一起推广这个运动,让更多的人认识翼装飞行。我们不希望将赛事塑造为一个纯粹的竞技比赛,所以每届赛事都会把前三名运动员的奖金捐献给当地需要帮助的人,虽然很多运动员的奖金不能拿到手里,但他们会感觉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也非常乐意去参加这样的比赛。

如今的徐凯已经“停飞”许久,三年前,因为在地面室内训练时而受伤的徐凯不得不停止飞行。虽然不能直接到天空遨游,但这三年里徐凯依旧用自己的方式参与到翼装飞行的队伍里,他从一名运动员转型成为了一位翼装飞行的倡导者、引领者,他将曾经的爱好变为了未来毕生所追求的的事业。

徐凯说:“待身体恢复后,明年想尝试下高空挑战赛。”

关于作者:李映青,中国日报云南记者站站长

中国日报云南记者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