鞠传江  >>  正文
鞠传江:全球化4.0,世界经济发展的新方向和新动力
鞠传江
01月28日

尽管瑞士小镇达沃斯被寒冬和大雪覆盖,但是近日在那里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2019年年会上,来自全球的3000多位嘉宾却热议着“全球化4.0”的主题,世界经济向何处去?全球化的未来路径如何演绎?这些成为众多国家领导和经济学家们思考和探讨的问题。

围绕着“全球化4.0:构建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的全球架构”的主题,本届世界经济论坛嘉宾们给面临众多难题的世界经济发展提出了更多的解决方案和理论支撑。日新月异的新技术浪潮正推动着人类迈向全球化的新时代。但是,全球化似乎正陷入前进或者后退的十字路口,曾经走在全球化前列的一些发达国家出现了逆全球化的举动和倾向。

可人类进步不可阻挡,世界经济需要行稳致远。全球化4.0时代,你喜欢和不喜欢,它已经来临,机遇和挑战同在,红利永远属于抓住机遇的国家和企业,而逆潮流而动的结果只能被全球化的大潮所抛弃。

世界经济论坛主席克劳斯·施瓦布(Klaus Schwab)两个多月前曾为本届论坛的主题撰文称,与第四次工业革命相伴而来的挑战、刻不容缓的生态约束、多极化国际秩序的显现,以及日益增长的不平等叠加重合。全球化的新时代正受到这些问题的严重影响,而全球化的新时代能否改善人类的状况,将取决于不同国家、地区、企业,以及国际治理架构能否适时做出调整。

世界经济论坛1月16日又发布《2019年全球风险报告》指出,从全球增长放缓、经济不平等、气候变化到地缘政治紧张和第四次工业革命,当今世界面临越来越多复杂和相互关联的挑战。而不断恶化的国际关系让全球共同应对风险的能力降低至危险水平。同时,由于地缘政治紧张局势等因素,经济前景日趋暗淡,将在2019年进一步挫伤国际合作前景。

的确,当下的世界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经济和政治动荡,国际化的大市场使赢家和输家交替互现,而借助新技术而兴起的新经济正给传统产业和行业带来巨大冲击和破坏,被淘汰、失望和挫败感的情绪笼罩着这个世界。但是,正如施瓦布所说:“无论你是否准备好了,一个新的世界正出现在我们面前。”

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在此次论坛上致辞说:“近年来,全球经济新动能不足,发展不平衡、收入分配不平衡的问题加剧,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带来的新挑战凸显,各国政策内顾倾向明显,国际贸易和投资壁垒不断提高,全球单边主义、保护主义、民粹主义逐渐蔓延发酵,国际多边秩序遭到严重挑战。经济全球化是进是退?”

他强调,中国坚持推动全方位对外开放,促进“一带一路”国际合作,构建更高层次的开放型世界经济,以共商共建共享为理念,建设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中国利益、命运和世界利益、命运休戚相关,中国希望在谋求本国发展同时携手各国共同发展,与国际社会携手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经济全球化实现了产业、资本、人才、信息在全球范围内的快速流动,极大地降低了国际贸易和投资成本,并伴随着技术创新的重大突破而加速、演变,抓住全球化带来的机遇,参与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的重构,才能够成为全球化的大赢家。

尽管中国是参与全球化3.0的晚来者,但是,后来者居上,经过40年的奋力追赶,中国抓住了难得的历史机遇,充分释放了在遭受百年屈辱之后所爆发出的改变落后面貌的巨大潜能,中国从全球产业链的低端一步步走向中高端,由落后的农业大国发展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工业国和第一大贸易国。2018年,中国进出口22个大类几万种商品,外贸进出口总值达4.62万亿美元,增长12.6%;其中,出口2.48万亿美元,增长9.9%;进口2.14万亿美元,增长15.8%。

如今,几乎每个国家、每个地区都无法摆脱全球化的影响,这是世界历史进步与演变的结果。回顾一下人类进步的历史,便可发现无不与全球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发端于大汉王朝开辟的古代丝绸之路,让精美的丝绸成为连结东方与西方众多国家源远流长的贸易纽带,及至唐朝开始的瓷器与茶叶贸易更使古代中国名声远播,十五世纪的郑和率领庞大船队下西洋和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从东西两个方向开辟了全球海上贸易的先河。只是由马帮、驼队和帆船承载的全球化的1.0由于农耕文明的制约竟前后延续了2000年,而自十八世纪60年代英国第一次工业革命开始至今才200多年,人类迅速跨越蒸汽时代、电气时代、电子信息时代,进入了以人工智能、机器人技术、量子信息技术为代表的第四次工业革命新科技时代,工业技术革命的更迭,不断催升着全球化的版本升级。时至今日,人类已经走到了全球化4.0的门口。

经济全球化深刻改变着世界。2017年全球贸易额已经突破32.1万亿美元,,按照WTO的预计,2018年全球贸易将有3.9%的增长幅度。联合国《世界投资报告》则显示,2017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FDI)为1.43万亿美元,全球资本流动为5.9万亿美元。

去年11月,世界贸易组织(WTO)总干事阿泽维多(Roberto Azevedo)在发布《2018年世界贸易报告》时也表示,区块链、人工智能、物联网、3D打印以及其他技术突破等等,将会从根本上改变贸易。“尽管当前存在贸易紧张,我们预期2030年之前全球贸易将逐年增加1.8至2.0个百分点,这相当于15年期间累计增长31-34%,”他说。

这份报告指出,数字技术将给世界经济贸易带来机遇和挑战,改变跨境交易模式,冲击世界各国对国际贸易的传统认知。应对数字贸易时代的到来,各国需要做好软硬基础设施建设、人力资本投资、贸易政策措施、国内规制框架、知识产权保护等方面的工作。

全球化理事长王辉耀说:“全球化4.0时代是一个碰撞的时代,是一个新挑战层出不穷和前所未有的时代,我们面临着一个全球化和逆全球化的挑战。”

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则强调,历史潮流浩浩荡荡,全球化是一个历史潮流,是不可阻挡的,全球化会如何发展?包括中国、印度等新兴市场经济体将成为推动全球化发展的重要旗手。而双边自由贸易区协定、区域性协定这种更高标准的贸易自由化会将成为重要的支撑框架,成为WTO体系规则的补充和修正。

中国话题成为此次论坛关注的焦点。其中,中国如何在全球化过程中与世界分享发展机遇,被众多国家和跨国公司所关心。

中国建材集团董事长宋志平坦言:在国际化过程中,中国公司致力于融入全球的产业链和价值链,进行全球采购,同时联合第三方共同开发。其实中国目前正在全球实施的100多个项目里,没有一个项目不是和跨国公司合作的。国际化应该是双向的,中国公司在进入美国和欧洲的时候,实际上是壁垒多多,我们希望这些发达国家给予中国公司同等的、公平的待遇。

创新工场董事长李开复对中国科技企业参与未来国际竞争充满信心。他认为,全球化4.0将是中国的技术参与世界顶级技术设置与标准的时代,未来五年,中国在AI等方面的技术和应用将居于世界领先地位。过去十年,中国发生了奇迹,因为我们的庞大的市场,带来了大量的投资,并使一批中国科技公司迅速崛起,全世界AI公司里中国已经占了18个独角兽。中国在语音识别、机器翻译、计算机视觉、人脸识别、无人机这些领域已经跨入全世界最顶尖的技术行列。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认为,我们越来越生活在地球村里,生活在一个彼此密切关联的国际社会里面,构建全球化4.0时代的合作机制,核心理念就是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相容共赢的一体化是世界的未来。

面对全球化的新浪潮,正像施瓦布所说,当下,有悲观主义者、现实主义者和乐观主义者。但是,发达经济体用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极端民粹主义的方法,设置国际贸易和投资壁垒,组成发达国家技术霸权俱乐部对技术追赶者实施封杀,这些举措的效果只能适得其反。因为,玩零和游戏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中国作为全球化坚定的捍卫者,崇尚共建共赢,从“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到“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提出,都得到了全球大多数国家和地区的响应和支持。来自商务部的消息说,中国的自贸“朋友圈”不断扩大,截至2018年末,中国已与25个经济体达成了17个自贸协定,贸易伙伴遍及亚洲、欧洲、大洋洲、南美洲和非洲。目前,中国正与27个国家进行12个自贸协定谈判或升级谈判。随着中国自贸“朋友圈”持续扩大,中国对外贸易和投资将迎来更大的发展机遇。

在过去70年间,技术革命和全球化,在为全球带来了巨额财富的同时,也形成了新的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出现了制造业的全球转移和资本的全球快速流动,这使欧美一些发达国家陷入制造产业空心化的困境,进入了一个怪圈,一方面跨国公司从全球获得了超额利润,另一方面大批产业工人却丢掉了饭碗,底层民众并没有体验到发展的获得感。全球化模式下的“胜利者”和“失败者”并存,巨大的财富增长和极不平衡的财富分配深度影响着发达经济体的民众。

另一种现实是,不断融入全球化的中国却在不断实施改革和政策调整,使老百姓的发展获得感在不断增强,这与欧美发达国家产业工人福祉几十年不变甚至下降形成了巨大反差。

由此可以理解目前一些发达国家出现社会分裂的深层原因。

逆全球化将为世界经济发展带来巨大负面影响。今年1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再度下调全球今明两年全球增长预期,预计将分别增长3.5%和3.6%。

专家分析,应对全球化4.0带来挑战的良策是用协商的办法改良规则,堵塞漏洞,建立新的社会财富分配机制,而不是用破坏现有体系、规则,从国际组织中“退群”和设置所谓“国家安全”壁垒,不思进取和改革,让全球化为自身社会顽疾和国家体制僵化背黑锅,最后的结局只能是南辕北辙了。

“全球化4.0”的脚步正在悄然而来,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大数据、人工智能、量子计算和通信、生物科技等新技术的相互叠加,使新的技术革命将演绎出几何级数增长,还将不断产生新的赢家和输家,如何应对全新的挑战刻不应缓。

以跨国公司扮演主角的全球化让产业和资本向一个又一个价值洼地聚集,而网络化、自动化、智能化的新技术,将使更多的传统产业失去竞争力,并使更多的产业工人丢掉饭碗,新增财富的天平将进一步失衡。因此,重新设计全球化新常态下国内和国际的产业体系,重新构建不同国家、地区和国际市场之间的平衡关系,重新理顺每个国家内部的利益分配机制成为应对全球化4.0挑战的当务之急。

同样,第四次工业革命还将重新分化过去几十年间形成的国际分工体系和产业链条,电子商务平台正在改变着原有的贸易体系,拥有新技术产业制高点的国家和产业巨头在国际市场的话语权会越来越大。

面对逆全球化风潮,中国在全球化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中国方案和智慧正显现着大国担当,赢得越来越多贸易伙伴的认同。目前,中国已与13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签署了共建“一带一路”合作协议,“一带一路”战略正成为中国更广泛融入全球化的最重要平台,并将不断提升中国在全球贸易和投资体系中的地位。

来自国家统计局的最新消息,2018年全年国内生产总值突破90万亿元大关,比上年增长6.6%。中国保持中高速增长和世界第一贸易大国的地位对世界经济的贡献率超过30%以上,尤其是14亿中国人逐步释放的巨大国际购买力,将成为国际市场最重要的压舱石。

去年,中国政府相继推出了一系列促进加大开放的具体政策,其中多次降低进口关税,使关税总水平由2017年的9.8%降至7.5%,平均降幅达23%。

去年11月举行的中国首届进口博览会共有172个国家、地区和国际组织参会,3617家境外企业参展,40多万名境内外采购商到会洽谈采购,累计意向成交578.3亿美元。

这些举措都显示出中国正在不断加快走向全球化4.0时代的豪迈步伐。

中国日报网特约评论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