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方顺  >>  正文
李方顺:达摩割眼皮成茶——揭开吴觉农先生未解之谜
李方顺
2019年02月21日

在海外和日本,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流传着达摩割眼皮成茶的起源之说,称达摩祖师在少林寺面壁九年打坐时,夜以继日地保持清醒不睡觉状态,然而有一天晚上却睡着了,醒来时万分懊恼,于是毅然把眼皮割了下来,丢在地上。不久之后,眼皮丢弃的地方长出一丛树来,达摩采下这树丛上的树叶煮来喝后便不再犯困了,于是便成了茶的起源之说。

享有“当代茶圣”之称的吴觉农先生于1920年代留学日本时听到如此之说后,愤然写成《茶树原产地考》予以强力反驳,同时顿足疾呼:“一个衰败了的国家,什么都会被人掠夺!而掠夺之甚,无过于生乎吾国长乎吾地的植物也会被无端地改变国籍!”

查度娘得知,菩提达摩为南印度人,系南北朝禅僧,为中国禅宗初祖。然而全世界都知道,印度产茶是在19世纪之后才有的事情,茶树茶苗是从中国传到印度去的。那么,为何茶之起源和达摩大师扯上了关系,这割下眼皮成茶之说到底始于何时,却没有任何具体的时间记载。

偶然之间读到一篇英文文章,名为“Object Lessons and Colonial Histories: Inventing the Jubilee of Indian Tea”(实例课程与殖民历史:开启印度茶之禧年),其中有谈及达摩眼皮成茶的由来,这传说是英国约翰•霍尼曼(John Horniman)茶叶贸易公司为了宣传英国茶叶的正统和纯正,率先开启了商业历史上茶叶贸易之“英国化”宣传活动。1887年,这家公司雇佣了一位名叫Samuel Phillips Day的食品专家作为写手,撰写关于茶的历史,书名为Day’s Tea,这位写手穿越时空,从远古讲到19世纪,从古老东方讲到西方,从宗教到传说,再从科学到合理饮茶,娓娓道来,头头是道,最后讲到如何有了Horniman公司的小包茶,如此等等,以菩提达摩割下眼皮成茶为开篇,称达摩原本是印度之王子,为了传播宗教之使命而去到了东方的中国。为了追求无上之觉悟,修得正果,他誓言不眠不睡,但未获成功,不知何时犯困睡了过去,醒来时深感内疚,于是决定不再让他的眼皮成为拖累,于是割下自己的眼皮,仍在了地上。到了第二天,眼皮在地上便长成了树丛,达摩吃了这树丛上长出的叶子后,感觉这树叶具有神奇的令人精神振奋的功效。之后,达摩的弟子们也开始效仿,饮茶便在禅界传播开来,这样便有了达摩割下眼皮成茶之说。英国这位食品专家说这虽说只是个寓言而非历史,但这故事背后的道德理念是很明确的,即茶为教化而生,可助道之参悟,精行俭德,是禅僧最应珍视之价值体现云云。接下来,笔锋一转,说“真实”历史不证自明,于是讲述欧洲,尤其是英国人,如何把茶视为神圣之饮,因此,需要如何如何地控制茶叶的贸易等等。

照理说,菩提达摩(Bodhidharma)为南北朝时代之禅僧,南北朝之后的唐代陆羽也是道中之人,但为何陆羽在其《茶经》中就没有提到达摩割下眼皮长成树丛而成茶之说呢?!

再来看吴觉农先生在日本留学的时代,海外和日本也流传着英国布鲁斯兄弟(the brothers Charles and Robert Bruce)在印度和缅甸交界处的阿萨姆地区发现野生茶树之说。还有, 1834年英国驻印度的军中有一位叫查尔顿(Andrew Charlton)的中尉也说他在印度阿萨姆地区发现了野生茶树,并把茶籽和茶树叶亲自送到了英国在印度成立的茶委员会邀功。不过,英国的这些军人们的发现从来就没有得到专业的植物学家的承认和证实,就连英国自己当年派遣到中国侦盗中国茶种茶苗的专业植物学家罗伯特•福琼也从未提及和承认过。

且看查尔斯•布鲁斯(Charles Bruce)是干什么行当的:1838年查尔斯•布鲁斯首次将印度茶贩卖到了伦敦;1839年,查尔顿首次在英国贩卖茶叶,并将其所贩卖的茶叶贴上天然的英国饮料加上印度产标签,声称阿萨姆种植的茶叶系合乎英国习惯的神来之饮,茶已远超乎于饮料的概念,是“the hand of Nature has planted the shrub within the bounds of the wide dominion of Great Britain(茶者,系大自然亲手种植于大英帝国广袤疆域之木也)。”

历史上,早在1793年英国派马戛尔尼率英国使团出访清朝蔼见乾隆帝商议贸易通商未果返程回国途中,在浙赣两省交界之地,马戛尔尼“把茶树连株带土带出了中国”,据说送到了印度加尔各答植物园种植和繁衍。1816年,阿美士德又奉命出访清朝,希望能见到嘉庆皇帝商谈英中贸易问题未果,返回途中依然不忘带了一些茶种出中国,不料海上遇到麻烦,茶种随大海而去。1833年英国东印度公司失去茶叶贸易垄断权后,1834年,英属印度殖民地总督Lord Bentinck成立“茶委会”,谋划在印度种茶。1836年,茶委会秘书乔治•戈登亲自潜入中国,偷偷采购了大量中国茶籽,运往印度…..如此可以看明白,布鲁斯和查尔顿这些英国茶商们贩卖到当时欧洲及英国的茶叶是从何而来的了,更重要和更应该看明白的是,茶树源自何处,又有着如何的起源传说,不止是一群商人为获得更大的商业利益进行广告宣传之铺垫,更是当时大英帝国为了国家利益而进行的一场贸易之战的全球洗脑运动。

从1793年马戛尔尼出使清朝贸易谈判未果开始酝酿,到1816年阿美士德再次到清朝商谈贸易问题的外交出访失败告终开始谋划,一场真枪实弹看得见硝烟的战争,以腐败无能、闭关锁国的清朝大败为结果,史上这场由英国发动的第一次鸦片战争加速了清王朝的崩溃,更给全中华民族带来了深重的灾难,至今我们铭记着,不忘历史!但是,那场战争背后早已酝酿谋划的一场硝烟未散的史上最大贸易大战,我们似乎没有记忆,直到21世纪的今天,我们依然被蒙在鼓里,浑然不知170多年前的英国人悄然布局了一场以茶叶为核心的贸易大战,以致我们在没有意识和无知的状态中,为英国以及其当年主导贸易战的公司及主角们大唱赞歌,请看从网上搜索到的文字案例:

“直到一位诚实的商人约翰•霍尼曼(John Horniman)出现,才改变了这一局面。他首创用密封包装出售茶叶,并公开在其商品广告中将“纯粹无添加”作为卖点,以此打开了销量….”

这里所谓的诚实商人约翰•霍尼曼(John Horniman),其实就是19世纪曾经靠雇写手污蔑中国茶叶起家的“霍尼曼茶叶贸易公司(Horniman's Tea )的创始人, 1891年,据说这家公司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茶叶公司。

我们再看看当年一家“纯正印度茶叶代理商”在1881年初刊登的一则茶叶广告,用大写字母的英文字这样鼓噪道:“INDIAN TEAS ARE PURER. INDIAN TEAS ARE MORE AROMATIC. INDIAN TEAS ARE STRONGER. INDIAN TEAS ARE CHEAPER. INDIAN TEAS ARE MORE WHOLESOME AND ARE THEREFORE BETTER IN EVERY RESPECT THAN CHINESE TEAS.(印度茶更纯正。印度茶更浓香。印度茶更浓烈。印度茶更便宜。印度茶叶比中国茶叶更卫生更好喝)。”

这则广告鼓吹说购买大英帝国之茶叶是尽爱国之义务,在宣扬消费者白种优先及更具阳刚气质的同时,还加上一句:“所有铭记自己血统并向往荣华富贵的盎格鲁-撒克逊人…..喝印度茶叶吧!”

广告还把消费者定义为拥有卓越影响力的阳刚之气质之男人,包括牧师、军人及海军军官、律师、医疗工作者和教师,并号召这些消费者要“assist in promoting the national welfare!(支持国民福利的发展”。甚至把男性消费者吹捧为大英帝国的中流支柱,称英国男人购买印度茶叶,就是为国家尽职尽责尽义务。当然,也不能完全靠消费者纯粹的爱国主义热情来埋单,广告不忘提醒消费者说:与衰败和堕落的中华帝国(1911年以前历代中国王朝之称)比较起来,大英帝国提供的印度茶叶更纯正、更浓烈、更香、更卫生和更便宜。在那一时期,男人不是最重要的购物者,但英国的茶叶公司希望利用男人的影响和政治方面的优势因素来扩展市场。在那个自由贸易主导着政治话语权的时代,这样的广告宣传可谓用心良苦。茶商不是运用赤裸裸地鼓吹大英帝国偏好的策略,而是靠把消费者作为个体来捧赞以挖掘其购买力的手段来激起消费者为了大英帝国的命运之热情而购印度之茶。

在整个1870年代到1880年代早期,在英国以及英属殖民地,到处可以看到茶店橱窗打着售卖“纯正印度茶叶”的广告标语。

资深翻译,贵州财经大学外国语学院特聘翻译硕士研究生导师,广东省茶文化促进会“茶文化”刊物特约撰稿学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