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方顺  >>  正文
李方顺:史上最大商业间谍印度试制假茶揭秘
李方顺
02月23日

从1848年秋开始,史上最大商业间谍福琼将大批侦盗的中国茶种和茶苗运到了印度。1851年3月15日,福琼,连同他带走的6名中国制茶师傅和2名制作茶箱的师傅,乘 Lady Mary Wood(玛丽伍德夫人)号蒸汽船抵达印度加尔各答港,随船运达的还有其侦盗的最后一批12838株茶树苗,随后转运到离喜马拉雅山麓大约30英里的印度莎哈兰普尔(Saharunpore),于4月19日移交给了英国管辖下的印度西北邦植物园及茶叶种植园的主管Dr. Jameson(詹姆森博士)。至此,福琼完成了他侦盗中国茶种茶苗的间谍使命。

然而此时,印度还没有开始制茶,要知道,茶苗和茶籽育载后,至少也需要3至4年后才能采收制茶。此时茶树苗刚运到印度,一群英属印度殖民地官员,即英国东印度公司(EIC)的一大帮英国人,包括加尔各答植物园的主管法尔康内博士(Dr. Falconer)、贝森内(Bethune)等人就等不及了,急于想知道茶叶到底是如何制作出来的。因此,要福琼告诉中国制茶师,希望能亲眼看到茶叶的制作过程。于是,福琼吩咐中国的制茶师将带到印度的制茶器具打开包裹拿出来准备好,同时很快砌好了一个小小的炉灶,并架好铁锅,一切照中国制茶的流程准备妥当。

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到哪里去弄茶树叶呢?

“没有茶叶我们拿什么制茶呢?”中国制茶师非常吃惊地问道。福琼解释说,他们只是希望看看茶叶是如何制作出来的过程,加工出来的东西就是看看而已,并不想拿来喝。所以,福琼要大家去加尔各答的植物园里找找看是否有可以替代茶树叶的树叶子。

很快,大家找到了一种类似茶树叶的东西:印度卡兰贾树(Pongamia glabra)树叶。印度卡兰贾树属豆科属常绿乔木,植物名称为【水黄皮茯苓】,常绿乔木。在印度,早在数百年前,人们就使用卡兰贾的树皮、花、根、种子和种子油来治疗多种疾病,可治疗皮疹、湿疹、疱疹、牛皮癣、皮肤溃疡,促进伤口愈合,可以净化血液,治疗妇科疾病等。

这种树叶看起来非常适合做茶叶。于是,福琼指派当地人去植物园里采摘了大量的卡兰贾树叶,用来试制茶叶。把这种树叶用铁锅加热几分钟后,取出来进行揉搓,然后摊撒在竹盘上将水分晒干,然后再放到铁锅里进行炒制,反复翻炒和揉捻,直到卷曲成形为止。大约经过一个半小时,完成了干制加工,使成色得以固定下来,不会变成黑色。此时的这种树叶看起来呈淡绿色,按照福琼的安排,接下来还要使这些加工出来貌似茶叶的东西的颜色变得亮丽一些。

福琼说要使加工出来的所谓的“茶叶”颜色变得更加亮丽,那么,如何才能做到呢?

福琼当时得意地写道:

The most particular part of the operation has now been finished, and the tea may be put aside until a larger quantity has been made. The second part of the process consists in winnowing and passing the tea through sieves of different sizes, in order to get rid of the dust and other impurities, and to divide the tea into the different kinds known as twankay, hyson skin, hyson, young hyson, gunpowder.

(茶叶加工最为关键的大部分工序现已完成,这些加工出来的茶叶可放置一边,等到大批量加工出来为止。接下来的工序包括分拣和过筛,制成不同形状,去掉灰尘和杂质,制成屯溪茶(twankay)、熙春茶(hyson)、熙春皮茶(hyson skin)、雨前熙春茶(young hyson)和珠茶(gunpowder)。)

要知道,屯溪茶、熙春茶、熙春皮茶、雨前熙春茶和珠茶是不各相同的,无论是外形,还是颜色,都有很大差异。因此,采用印度卡兰贾树叶能够制成如此多的令人真假难辨的“茶叶”,如果不染色处理,是不可能的。

对于茶叶染色,福琼早在他1848年在徽州侦盗茶叶时,就已经观察到制茶染色的操作细节,同时趁制茶师不注意的时候,悄然地将他看到的染色原料偷窃到手,神不知鬼不觉地顺手包好,塞进了他身着的清代长袍宽松的袖子里,之后作了详细的分析和记录。他说染色的材料为普鲁士蓝(Prussian blue)和熟石膏(gypsum),并且说在广州也观察到当地人用姜黄根来进行茶叶染色处理。因此,对于茶叶染色,福琼绝对了然于胸。

“在进行茶叶烘烤的最后一道工序时,将这样的淡蓝色粉状物添加到茶叶上去。在将茶叶从铁锅里取出来之前,大概还剩5分钟的时候——通常点一根线香来计时,负责制茶的人用一把小瓷勺,往每个铁锅里的茶叶上撒一些这样的粉末,然后用双手快速翻炒,让茶叶的染色看起来更混匀。”福琼写道。

如果不是看到福琼的英文游记的真实记载,谁会想到在印度制茶的历史上,原来有这样一个试制假茶的插曲。不过,这只是个插曲而已,并没有在印度后来的制茶中真正上演。福琼导演的这场把戏,在满足当时英属印度殖民地的英国官员们的迫切希望的同时,从一个侧面也证实,印度直到1851年时,是不出产茶叶的,不然那帮英国人怎么会迫不急待地要看茶叶是如何制作出来的呢?!

采用印度卡兰贾树树叶来试制假茶,这算是福琼的一大创举。这背后,当然也有福琼另外一番苦心,就是试图在英属印度殖民地的官员们面前,以此来证明他作为植物学家的专业精神,或者说,其作为商业间谍的敬业精神。因为在福琼潜入中国侦盗茶叶之前的数百年间,欧美人并不知道绿茶和红茶是如何生产出来的,他们认为红茶是红茶树的树叶加工的,绿茶是用绿茶树的树叶加工而成的。直到福琼于1843年到1846年间潜入中国弄清楚红茶和绿茶是采用相同茶树的树叶加工出来的,只是工艺不同时,英国和欧洲也没有人愿意相信他。

同时,福琼还利用试制假茶来证明他是多么的精明,他侦盗了中国最好的茶树种,可以在印度生产世界上最好的茶叶。请看福琼的记载:

For these reasons I am of opinion that the plants of Hwuy-chow and Woo-e are the same species, and that the slight differences observed are the results of reproduction and difference of climate. With regard to the Canton plant — that called Thea bohea by botanists — different as it appears to be, both in constitution and habit, it too may have originally sprung from one and the same species.

……

For this reason seeds and plants ought always to be procured from these districts for trans-mission to other parts of the world where it is desirable to grow tea.

(……我认为徽州和武夷山的茶树应属于相同种类,只是因为繁衍的气候风土不同,所以他们有细微的差异。至于植物学家们宣称的广东的红茶茶树,虽然外观特性和生长习性等与绿茶树有所不同,但也属同一种茶树繁衍而来……所以,如果希望在世界上别的什么地方种茶,应该从福建和徽州地区采集茶树种。)

如此,我们不难理解为何福琼要把在印度试制假茶的秘密自己抖露出来了。福琼自己也这样写道:

But I must relate an occurrence that took place on my arrival at Calcutta, which is more curious than the making of black and green teas from one variety or species of the tea-plant.

(我必须要把我抵达加尔各答时所做的一件事讲出来,因为这件事要比采用同一种茶树的树叶制出红茶和绿茶来得更加令人感到稀奇!)

此外,福琼在印度试制假茶,还牵扯出另外一宗谜案,即自从史上最大商业间谍案被披露以来,很多人想知道,福琼当年从中国带到印度去的6名制茶师到底是哪里的人?

从试制的假茶全部为徽州一带产的绿茶名称来看,完全可以断定,1851年被福琼带去印度的中国制茶师是徽州一带的人。

时至今日,虽然福琼在印度最早试制的是绿茶,采用的是绿茶工艺,带去印度的也是中国最好的绿茶产区的绿茶制茶师傅,然而,170年来,英国主导印度生产的是Orthodox Black Tea(传统红茶)和CTC(红碎茶),而非绿茶,同时欧洲,尤其是英国全部改喝红茶,直到今天依然是以喝红茶为主。

关于英国人在印度主导生产的Orthodox Black Tea,印度大吉岭制茶师傅是这样解释的:Orthodox means old and traditional way of making tea like withering, rolling, fermenting and again drying.

也就是说,驰名世界的印度大吉岭高香红茶是采用古老而传统的制茶方法,包括萎凋、揉捻、发酵和烘干等工艺制成的茶。

但这显然与古老而传统的武夷红茶制茶工艺不同,因为那时中国茶业还没有揉捻机(茶叶揉捻机是印度人William Jackson于1872年发明的),也没有茶叶烘干机(1874年,印度人 Edward Money 发明了茶叶烘干机),英国主导生产的印度Orthodox Black Tea与中国历史悠久的当时流行全球的福建武夷红茶、功夫红茶和小种红茶有区别,也不同于1876年中国创制的祁门红茶,而是英国人参照当时风靡全球的徽州熙春茶、屯溪茶等绿茶与武夷山红茶制作工艺,采用工业化加上科学研究创制的介于绿茶和红茶之间的一种茶,这确实是值得中国茶业应该认真探究的一大制茶课题!

至于CTC红碎茶,则完全是英国人研制和生产的机械化茶叶。

至今左右英国人和欧洲大部分人饮茶习惯的,无论是Orthodox Black Tea(传统红茶),还是CTC机制红茶,都是中国茶之基因演绎而成的另一个版本。

史上最大商业间谍福琼侦盗的中国茶种繁衍的印度大吉岭欢乐谷茶园,已拥有160多年的历史。

资深翻译,贵州财经大学外国语学院特聘翻译硕士研究生导师,广东省茶文化促进会“茶文化”刊物特约撰稿学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