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新光  >>  正文
陈新光:两起波音空难事故引发全球 对波音多重危机
陈新光
03月16日

2019年3月1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迫于国际压力宣布停飞波音737MAX飞机,他说“目前在空中飞行的任何(737MAX)飞机都将前往目的地,降落后在接到进一步通知前停飞”。预计全球370多架该型号飞机将全面停飞,而在此前美国坚称,尽管在五个月内发生了两起波音空难事故,但该机仍可正常飞行。美国这一滞后行动引发了全球对波音飞机的安全信心,备受国际舆论指责。

波音737MAX8两次空难可能存在潜在联系

波音737系列飞机是美国波音公司生产的一种中短程双发喷气式客机,自研发以来五十年销路长久不衰,至今已发展出14个型号,是民航界史上最畅销的客机(截至2018年),自1967年起已生产超过10000架,并仍有超过5000架的订单等待交付。然而,在不到五个月内,波音737MAX8飞机相继发生两起重大机毁人亡空难事故,分别是在2018年10月29日造成189人死亡的印尼狮航空难事故和2019年3月10日造成157人死亡的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空难事故,从而引发全球的极大关注。

2019年3月13日晚,加拿大交通部长马克•加诺除宣布本国737MAX8飞机停飞外并表示根据国家卫星跟踪数据显示,3月10日坠毁的埃航飞机于2018年10月29日发生的印尼狮航空难事故涉及同一型号的737MAX8飞机“可能存在相似之处”,这是埃航空难事故发生以来首次有国家的监管机构援引数据来向外界说明两起空难之间存在的潜在联系。其次,737MAX8飞机上的MCAS系统也是备受争议。该系统全称为“机动特性增强系统”,是一种应用于737MAX飞机的自动安全软件,其设计初衷是阻止飞机失速。在印尼狮航波音737MAX8飞机空难的黑匣子数据透露出的两点信息让人对MCAS系统产生疑问。一是飞行员曾数次试图手动操纵不断俯冲的飞机。失事飞机在13分钟内俯冲了24次,机组人员尝试了所有可能的程序来避免。二是用于计算飞机角度以进行矫正的迎角传感器(AOA)出现故障。遗憾的是飞行员甚至不知道MCAS系统的运行。直到空难事故发生后,美国民航部门才随后要求波音公司更改飞机的飞行手册并提供针对MCAS系统避免错误反应的方法。

为何美国最晚停飞波音737MAX

飞机制造业可以说是是美国高科技产业皇冠上的一颗明珠,因为它综合了研发设计、制造工艺、材料加工、信息技术等各个产业的结晶,是美国实力的象征之一。这次波音的停飞事件在美国整个飞机制造业发展史上将是一个重大标志性事件,在一定程度上损伤了美国科技强国的形象。除此外,飞机制造是美国经济的重要支柱行业,而波音则为飞机生产的领军企业,为当地提供数以万计的就业岗位。如果波音失掉全球订单与市场,会对美国经济乃至就业产生一定打击,这还未计及全球航空公司因为禁飞令造成航班损失,可能向波音提出的巨额经济索偿。

起初,两起空难事故悲剧发生后,波音公司和联邦航空局(FAA)反应令人失望,一直到特朗普总统发布紧急命令前,波音还是拒不认账,美国联邦航空局甚至为波音出背书:飞机没显示出系统性问题,因此不足以停飞。据报道,波音是扎根美国的大型公司,其政治游说力强大,与华盛顿政治圈有紧密联系。波音2018年在华盛顿的政治游说花费超过1500万美元,自1998年起的总游说花费在美国众多公司与机构中排行第十名。在2018年中期选举期间,波音向多位国会议员候选人募款委员会及其他政治组织输送450万美金。波音还是美国政府第二大的国防合作方,2014年至2018年间波音与政府间的合同交易额达1040亿美元。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此前在波音公司任职了31年,最高级别达到资深副总裁。在埃航坠机事故前两周,美国前常驻联合国代表黑莉刚被提名加入波音的董事会。此外,特朗普总统作出这一决定,也是为了回应外界的巨大压力,因为美国国内外对波音飞机安全性的担忧高涨。美国客舱乘务员工会3月12日发表声明称,“在安全得到确认之前,应停止737MAX的运营”。另外,宣布参加2020年总统选举的民主党议员沃伦等人也要求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下达停飞令。

中国率先停飞波音737MAX收获声望

就在3月10日埃航ET302航班发生坠机事故后还不到24小时,中国民航局就发布了一个引人注目的通知:中国所有航空公司都将停飞事故中的机型——波音737MAX8。中国这一速度奇快的果断举动表明,中国对于自己在商业航空领域的制度权威地位,其信心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中国民航局的这一决定很快得到了各国的仿效,全球逾20个国家和地区也纷纷下达禁飞令,显示中国在世界航空界的权威地位正逐步上升。

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2019年3月13日报道称,中国的迅速决定引发了连锁反应,其他国家和航空公司很快便予以效仿。这种速度奇快的国际反应使得美国跌跌撞撞地想要捍卫一个最终难以捍卫的立场,而中国则像是一个负责任的有安全意识的天空守护者。美国《华盛顿邮报》评论称,中国领头停飞,意味着美国联邦航空局不再是世界上唯一的航空权威,中国民航局正逐步成为和美国联邦航空局以及欧盟航空安全局同样能决定飞机安全与否的航空权威。2017年,中国民航局与美国联邦航空局签署协议,实现两国民用航空产品的全面对等互认,为中国制造的航空产品赢得联邦航空局认证及开拓国际市场铺平了道路。可以预计,到2020年,中国将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民用航空市场,届时中国研制的C919商用客机将是波音737系列的直接竞争对手之一。

中国社会科学院-上海市人民政府上海研究院研究员、上海市统计学会副会长、全球化智库(CCG)特邀研究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