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瑞生  >>  正文
孙瑞生:执着追梦的“90后”宠物殡葬师
孙瑞生
04月01日

何杰在宠物墓地擦拭墓碑。从业两年来,他相继送走了近500只宠物

3月19日下午,在何杰的带领下,沿着蜿蜒曲折的山路,记者来到了位于山西省太原市杏花岭区中涧河乡丈子头村大脑山上的宠安宠物服务有限公司,这里地处太原东山,距离市区约15公里。

远远看到,黄土堆下,一排白色平房。何杰说,这就是他的“单位”。

“这里是当年植树造林时留下的库房,有三个房间,我经过改造,做成了告别厅和火化间。”

房间虽然有些阴暗,但经过何杰精心装饰、布置,别具特色。

1990年出生的何杰,在这里从事宠物殡葬工作已经两年,期间送走了将近500只宠物。

“我在2016年的时候养了只俄罗斯短毛蓝猫,就想到它走了后该怎么办,于是萌生了做宠物殡葬的想法。去北京调研了之后,就马上着手做这件事。”

“刚开始想正规化经营,但是在注册手续过程中,由于没有相关的政策支持,政府也不知道怎么办。”

何杰告诉记者,因为没有先例,这个行业在全国都是相对空白的,只有三四家的营业执照上写着动物尸体处理场所,算是有正规的手续。

“在太原,除去我们这里的两个人,原来长风街那边有两个女孩也在做殡葬师,但是现在已经不干了。”

何杰说,除了政策空白、发展没有先例可循、从业人数稀少外,最直接的还是当地村民的不理解。

“这座大脑山据说是村里风水最好的地方,村里有人去世就埋在这边。自从有宠物入葬,有村民反映说破坏了风水,出了很多傻子,几度要求关闭。”说到这里,何杰露出无奈的笑容。

“也许是个人性格所致,想做什么事情不愿意考虑太多,觉得这个事情不错、可以做,就马上投身去做了。”

何杰说,他所接收的宠物遗体,有些来自于合作的宠物收养机构和宠物医院,也有宠物主人自行联系送来。

“和我们合作的收养机构名字叫‘那间小院’,是一位富有爱心的年轻女记者创办的,这位女记者自费收养了40多只狗,并且全部都打了疫苗、做了绝育,有病还带去治疗。她这边的狗狗不在了后,我就免费给她火化。”

何杰告诉记者,在没有宠物殡葬之前,很多人在东山、西山上随便挖个坑把宠物遗体埋掉,就算是对宠物比较好的、有感情的处理方式。也有些人,可能是对离开的狗啊、猫啊不够重视,就直接丢弃到垃圾桶或绿化带中。

“即便是现在,在马路上多多少少也会看到被车撞了的动物,完全没有人管,不仅对环境有危害,也影响到了行车安全。”

何杰认为,人是有感情的,即使是猫呀狗呀,陪伴的时间长了,人们都会投入很多感情,当它的生命终结了之后,对于多数人来说,是不忍心随意丢弃的。

何杰讲到,之前碰到一位90后女孩,有次出去玩,将养了六七年的狗暂时寄养了出去,不幸的是期间狗得了犬瘟,去世了。

宠物走掉后,他便到这位女孩家里去处理狗狗的后事。

“我从家里带走狗狗的遗体,一直到山上火化,女孩跟着哭了一路,并且自责说,或许早一天回来把狗狗接回家,就不至于死掉。”

何杰说,宠物也是需要仪式感的,把每只去世的小动物体体面面的送走,不仅是对宠物的尊重,也了却了主人的心愿。

“当客户发生这种需求的时候,给我们打电话预约时间,如果有条件的话,他们可以自己来山上;没有的话,我们也会上门服务。”

何杰介绍宠物殡葬的工作流程:

仪式开始时,会先进行宠物遗容整理。

“宠物和人一样,干干净净的来,体体面面的走嘛!”

之后进行一个简短的告别仪式,最后开始火化。

“遗体火化按宠物体重收费,起步价是500元。”

何杰说,骨灰会装罐,客户可选择将其带走、立碑埋葬,或是树葬。

“墓碑价格600至1200元不等。”

何杰表示,他们首推树葬,把骨灰撒到自己家附近的绿化带或院子里的树下,这样看着树心里会有个寄托,并且骨灰也是很好的肥料。

“八年陪伴,爱你永远”、“You left paw prints on our hearts”、“永远爱你、想你的家人”......

在离告别厅几十米处,树林掩蔽下有十几个墓碑,每个墓碑上都刻着不同的话语,寄托着主人对宠物的哀思。

“这里有十几座墓地,现在只有两三座还会有人前来祭祀。”

何杰说,墓地会免费提供,后期有人维护看管,但是不保证年限。

“就宠物殡葬来说,收入不太好,租地一年要花2万块,这样下来可能还没有正常上班赚得多。”何杰笑着说。

“家人刚开始也比较反对,第一觉得工作不够体面,第二担心赚不到钱,毕竟大学毕业后要在社会上立足,尤其现在经济压力比较大。”

“但只要自己抱定信念,坚持去做,木已成舟了,谁也拿你没办法。”

何杰以清代诗人黄遵宪《山歌 其二》中“一十二时不离别,朗行郎坐总随肩。”中的“十二”给自己的猫命名,希望它和自己一天十二个时辰都不分开。

“它每天特别活泼,上蹿下跳的。但只要我一回去,躺到床上,它就乖乖的跳上来,卧在我肩上睡觉。”

何杰说,他身边的人对宠物的态度有的特别好,有的比较偏激。在日常微信群里交流时,经常会为领养宠物、流浪猫狗等问题发生比较大的摩擦。

“更多的人对动物是乍见之欢吧!可能是因为大家比较忙、压力太大,养了一段时间后,不会持续对宠物好,导致宠物的状态也不好,最终可能会把宠物抛弃掉。”

“也有很多人因为一时的保护欲或好奇心,将宠物买了下来,但转头可能就会抛弃掉。”

对于流浪动物,何杰表示,如果有认识的人送来遗体会帮忙处理掉,自己碰到了也会带回去火化。

“要规范饲养宠物行为,不能随意抛弃宠物,避免流浪动物的产生。”

“在山西,宠物殡葬师这个行业发展还比较落后,但我还会继续做,不仅是送走每只宠物,还要安抚好宠物主人的情绪,帮助其走好离开宠物后的道路。”何杰坚定地表示。

关于作者:孙瑞生,中国日报山西记者站站长

中国日报山西记者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