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建明  >>  正文
赵建明:别了军旅,情愫两依
赵建明
04月08日

在回京看望儿子高速驰骋的旅途中,读了好友微信推送的《别了,军旅!再见,成都!》,感触颇深。感觉,颇与我突然动念告别首都军旅生涯时的心境相似,击键而书。

遥想当年高中毕业,为了远离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投笔从戎,告别父老乡亲,从烟雨江南踏上北去西行的列车,来到三晋大地,摸爬滚打三年,圆梦汉江之滨,从此走上了职业军人道路。

回顾27载军旅路,一介小兵,从基层连队做起,最后忝列首都战区领率机关正团职领导干部,冰天雪地遇到过历险雁门关,京城首都支援服务过2008奥运会,草原沙漠参加保障过和平使命国际联合反恐及砺刃、砺剑等全军性重大军事活动,城市、山区、边关深入调研过三军后勤保障,还三次亲身经历了国防和军队改革,前两次都有幸留下为国尽忠,第三次还是激流勇退,离开了魂牵梦萦的军营。

对于转业离开北京,以前都曾设想过,毕竟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军人应征或解甲,都是国防和军队建设伟业薪火相传的需要。唯独这次没有作过考虑,一则是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刚走上机关处(室)领导岗位;二则是工作业务需要,承蒙领导垂爱,不想放我;三则是儿子刚上高中,留在北京军营,考个好大学有优势;四则是军队经济适用住房刚分配,在北京拥有属于自己的栖身之所。转业前那个春节回家探亲,还和父母、岳父岳母等亲朋好友交流过,一切等儿子考上大学再定夺。尽管母亲长年病魔缠身,急需照顾尽孝,我也没有下过决心离开军营,一切的一切,还是听惯了嘹亮的军号声,担心解甲归田无所事成,真正促使我下定决心脱下军装、独自留下儿子一人在京求学的缘由,就是替我在父母床前尽孝、身患绝症的大姐无助无奈的眼神,想替我担起这个家,而无能为力,每每回家寻亲,深深地刺痛了我的心。加之,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声声召唤,拒绝了善后办首长的真诚挽留和好友的忠言相劝,还是离开了生活长达十七年的首都,抛弃熟悉的工作环境,携妻子回到生我养我的梦里水乡,开启第二次创业之路。

借用陈永军的话。因为我了然,倦鸟依旧林,池鱼思故渊。虽然走出那方水土、那个曾经枕河而居荷花飘香的乡村近三十年,但还是走不出对家的牵念和故乡对游子的呼唤。因为父母在,根就在,首都北京固然是好,部队大机关履职荣耀也罢,在国家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生活有基础、工作环境也不错,还有亲如兄弟的战友、同学,以及为了儿子奔个好前程频繁往返京苏两地的舟车劳顿,亦或每次与站台挥挥手作别时的忐忑。而我,已然释怀,已然淡泊,能围于古稀之年父母膝下尽到拳拳孝心,心神便能安定。

因为我体悟。人生会面临诸多选择,每个人都有选择的自由,但没有不选择的自由。因为父母在,念想在。有些选择是自己能够选择,有些选择是自己无奈选择,有些选择是别无选择。于我而言,因为父母在,还有一汪遮风避雨能停泊的港湾,走累了回到家,还有父母开门时轻轻的一声呵护,一切释然。

因为有了这些心的牵挂和依的缘由,所以有了我面对人生岔路时的释然与淡定。

当年为了自己前程选择从军,叛离农村生活,因为我的自私;国防和军队改革转型,善后攻坚需要的时候, 选择解甲怡养,还是因为我的自私。如今,转型回到家乡工作一年多,回忆起军营生活的点点滴滴,思绪万干,再也品味不到生死相托的浓浓情义。尽管加班加点少了,但还是很怀念五加二、白加黑热火朝天的生活。同事、上下级之间交往更多的是工作交流,能围于炉火前煮酒论英雄的诤友挚友少了。或许,真像妻子所说的那样,在军营长久生活惯了,战友们简简单单的相处,思想落伍了。可能吧!二十几载,听惯了哨声口令,见惯了摸爬滚打,穿惯了绿色套装,习惯了直线加方块,突然间转身作别,从此陌路两茫茫,我,怎又不惶然,怎能不怅惘?

承蒙组织的眷顾,在乡镇街道做一小吏,尽管还在为维护军人合法权益而斗志斗勇,但直面于老百姓的生活冷暖,我不敢忘了初心,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俗话说,在其位谋其政,沉下身,品百姓之味,怀敬民之心,履服务之责。蓄力半年,操咸淡之心,重拾喜好,笔耕不辍,探求治国理政之道。之所以如此顽固不化,因为身边的亲朋好友大都是平民,本人也是一介布衣,深深懂得百姓获得柴米油盐酱醋的辛酸。

凡是过去,皆有章序。当初的转身,并不是逃避,是人生再次创业的开始。转业并未淡志,位卑不敢放松,新的岗位,新的起点,新的责任。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唯有踏踏实实做事,清清白白做人,才无愧于军队这一大熔炉的厉练。

我为我曾经光荣的军旅岁月而骄傲,也为我还能够有幸投身于改革开放大潮而心动。从军之路苦难辉煌,从军之旅平凡深远,人生有了当兵的历史。从此,收获满满,遗憾连连。今天的成就,感恩于组织的大力培养,感恩于战友的鼎力相助,感恩于父母的精心呵护,感恩于妻儿的风雨同行。

岁月流逝,生于70年代初的我,跨出校门就迈进军营,是军队这所钢铁学校一路陪伴我这个草根茁壮成长,始终不敢忘怀军人敢于担当的责任义务,唯有不变的是肝胆相照的友谊情怀,对军旅生涯满满的眷恋。

人生,本是一个追梦的过程,因未知充满挑战。前半生,用二十七年圆了儿时的从军梦。余下岁月,我重新奔跑追梦,与千千万万的中华儿女一道,在新时代共织中国梦。

转业老兵,现从事基层治理工作。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