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祖国  >>  正文
姚启超:难忘阵地上的除夕
我和我的祖国
04月16日

即使脱下军装18年了,依然是我人生中最难忘记的。

我忘不了巍巍老山,更忘不了那年在老山前线过除夕。

1985年大年三十。我作为连队的副政治指导员,这几天我和指导员忙活着组织战士们清扫着阵地卫生,用采来的翠绿松枝扎好了松门,还买来红纸书写了对联,阵地上早已涌现出春节的浓重氛围。上午,我观赏了一下各排、班贴在炮位和猫耳洞两边的对联,对联内容大多数是阵地上流行的战地对子。如:“你也苦,我也苦,咱不吃苦谁吃苦;你有家,我有家,没有国家哪有家。”还有的炮阵地上写着:“苦中有乐,乐中有苦,一人吃苦万人乐;圆中有缺,缺中有圆,一家不园万家园。”在猫耳洞内外则写有这样的对联:“守边关,苦中有乐,乐中有苦,一人吃苦万人乐;保国防,缺中有圆,圆中有缺,一家不圆万家圆。”“枪声喊杀声,声振敌胆魂;血水汗水暴雨水,水洗老山尘。”横联则是:“以苦为荣”“威震南疆”

设在天然洞内的连指挥所的对联是连长写的:“老山东山者阴山座座是雄山,步兵炮兵侦察兵处处有精兵,横批为:钢铁长城”出手不凡,颇有将军风度。在观察所洞口,侦察兵们正在欣赏大学生排长的手笔,字里行间透着一股英气:“镜小天地大,洞暗日月明横批是:千里眼”等等,很有战地生活气息。

在炮火连天的阵地上过春节,尽管拳拳思乡之情常常在袭扰着我们,想着日益临近的年节,大伙都有些莫名的高兴。

还有通讯掩蔽部、炊事班、救护所等。有的洞口还用松柏树枝搭起了彩门。前几天被敌人燃烧弹烧焦的阵地上,一时间春意盎然,“血与火”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年轻的战友乐颠颠地到各洞去“观光”、“旅游”、“留影”。

入夜,除了警戒以外,各洞均在进行“地下”联欢活动,欢声笑语此起彼伏。我带通讯员走出指挥所,笼罩在灰暗之中的光秃秃的前沿阵地,跌宕起伏的轮廓线构勒成各种各样的图形:时而起伏平缓亲切感人,时而又怪奇陡峭,象一头微闭双眼的猛兽,随时准备跃起。寂静中偶有敌军的冷枪冷炮打进来,溅起礼花般的火星在夜幕上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

我心潮汹涌,久久难以平静,此时此刻,转身面对祖国万家灯火,我仿佛看到每一个温暖的小屋里都溢满了幸福。我扭身问通讯员:“想家吗?”通讯员眼睛润润的,使劲点了点头。

“忠孝不能两全”。父亲写给我的信此时在我耳边响起。“为了共和国的安全,应做出自己的牺牲。好好干吧!孩子。”

我不由地脱口吟咏道:但使边关勇士在,不叫敌寇度老山。

突然,从前沿到纵深的阵地上响起了“噼噼啪啪”的鞭炮声。战友们朝天打出了一串串曳光弹,燃烧着的弹头在空中潇洒地跳跃着。还有五彩缤纷的信号弹也在夜空徐徐升起。不知哪个阵地竟打出了一发照明弹,把整个大山照得如同白昼。顿时,灰暗的天空被描绘成了一幅美丽的图画。我抬手看了看表,指针正指向零点。一阵热血涌向心头,我从通讯员手中拿过冲锋枪,朝夜空打出一串串曳光弹,它们即速融进了那美丽的图画。

忽闻,“部队通报:敌军有偷袭动向。”我和战友们迅速就位,通霄坚守在阵地上。晚上,各哨位的战士,都沉浸在欢乐之中。凌晨,阵地上突然枪炮齐鸣,各哨位上有的鸣枪,有的鸣炮,有的甩起了手榴弹,一时间,信号弹、曳光弹、照明弹在阵地空中形成了美丽的彩花,炮弹声、手榴弹爆炸声似轰鸣的炮竹响彻了整个阵地。同时,在敌军的高地上也同样演义枪炮轰鸣的节日欢乐气氛。

好像我们在共同祈祷和平、欢乐祥和,又好像我们在相互祝福。声声的枪炮声在告诉大家,我们又成长一岁。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