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成昊  >>  正文
孙成昊:首位挑战特朗普的共和党人出现,他的胜算有多少?
孙成昊
04月23日

近日,美国马萨诸塞州前州长、现年73岁的威廉·韦尔德宣布参加2020年总统大选,成为共和党内首位挑战特朗普的竞选人。尽管外界大多不看好在共和党中脱颖而出的韦尔德能够取代特朗普,但他的出现或将影响两党最终对决的形势。

“老政客”韦尔德

韦尔德1945年7月31日出生于纽约,他的父亲是投资银行家,母亲是《独立宣言》签署者之一威廉·弗洛伊德的后代。

韦尔德先后从牛津大学和哈佛大学毕业,投身法律事业,并在著名的“水门事件”调查中担任众议院司法委员会顾问。他当年的同事中有希拉里·克林顿。

1978年,韦尔德曾尝试竞选马萨诸塞州总检察长,但遭遇惨败。1981年,韦尔德正式开启政治生涯。时任美国司法部副部长的朱利安尼向里根总统推荐韦尔德担任马萨诸塞州地区检察官。任职5年后,韦尔德在1986年升职为司法部犯罪部门负责人,掌管700名员工。1988年,为了抗议司法部长埃德文·米斯的不当行为,韦尔德辞职。

1990年,韦尔德成功当选马萨诸塞州州长,并在1994年连任成功。1996年,他竞选参议员失败,于1997年辞去州长职务,一心一意想拿下克林顿总统提名他的驻墨西哥大使一职。然而,由于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的反对,韦尔德未能通过提名听证会,与大使职位失之交臂。

近两年来,韦尔德在共和党与第三党之间游走。2016年,韦尔德脱离共和党,成为自由意志党总统竞选人加里·约翰逊的竞选搭档。他们拿下近450万张普选票,是自由意志党历史上表现最好的一次,也是1996年以来第三党取得的最好成绩。2019年,韦尔德再次回归共和党。

难撼特朗普党内地位

一般而言,美国在任总统难得会面对来自本党内部的挑战,从结果看,也只有少数几位在任总统失去党内再次提名参加最终大选对决的资格。韦尔德要想突围,阻碍重重。

从当前特朗普的执政地位和党内人气看,走“温和路线”的韦尔德此刻选择挑战特朗普并无优势。

前段时间,随着“通俄门”调查告一段落,特朗普的执政气势再次高涨,共和党“特朗普化”趋势愈加明显。

虽然“通俄门”调查是一套组合拳,但其中最能对特朗普执政地位造成致命伤害的特别检察官米勒这条线已经山穷水尽。民主党可以不依不饶,但对于特朗普有没有“通俄”的判断已经一锤定音。

特朗普取得“通俄门”的阶段性胜利让共和党备受鼓舞。多数人更加坚定地团结在特朗普周围,甚至准备对民主党发起“反攻倒算”,查清楚民主党一开始为何要调查特朗普。正如司法部长巴尔不久前在参议院听证会上所表示的,已经开展针对“通俄门”调查的反调查。如若民主党继续在“通俄”甚至“弹劾”问题上纠缠不清,将冒着失去部分中间选民的风险。

因此,目前的特朗普非但不会成为共和党拿下2020年总统大选的负资产,反而能够成为争取更广泛选民、压制民主党的利器。根据“真实清晰政治”(Real Clear Politics)网站的民调,特朗普的支持率今年一直稳定地保持在40%以上,这种稳定性足以体现特朗普的选民基本盘没有发生太大变化,也是共和党对他信心满满的重要原因。

紧紧攥住特朗普,是当前共和党赢得2020年大选的不二选择。特朗普近期加速推进其政治议程也将继续巩固其铁杆选民的支持,相比挑战者更能充分发挥在任总统的议题引领优势。对内,特朗普强势推动移民政策,企图恢复去年的“骨肉分离”政策,并把与自己意见相左的国土安全部长尼尔森炒了鱿鱼。对外,白宫不顾军方和情报界反对,认定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为“恐怖组织”。

特朗普的优势还在于累积了大量的竞选资金,遥遥领先于包括韦尔德在内的任何一个竞选对手。在美国金钱主导的选举政治中,资金多寡对竞争力影响极大。特朗普早早宣布谋求连任,客观上抢占了聚拢资金的“先发优势”。根据相关竞选记录,特朗普的竞选活动和两家“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在2019年前三个月已经筹集3900万美元,竞选资金累计已达1.68亿美元,特朗普成为历史上同期筹款最多的在任总统。而16位民主党竞选人今年前三个月一共才筹款8950万美元。

或将影响两党最终对决

尽管韦尔德难以在共和党初选中将特朗普挑落马下,但这样一位半路杀出的竞选人却很可能对最终两党候选人的对决产生影响,尤其是对特朗普造成负面冲击。从共和党内看,依然有一部分人对特朗普执政不满。根据美国蒙莫斯大学今年2月的一份调查,43%的共和党人希望特朗普能够在初选中遭遇挑战者。

可惜的是,韦尔德攻击特朗普的重点放在了其曾经引发争议的问题上,未能真正挑战特朗普的核心议程,因为韦尔德深知共和党的“特朗普化”凭一己之力难以阻挡。如韦尔德在竞选视频中批评特朗普涉足娱乐界时不尊重女性的言论、在夏洛茨威尔骚乱后的模糊表态、对已经过世的共和党参议员麦凯恩的不当言论等,只能算是“隔靴搔痒”,无法直击特朗普的痛点。

不过,韦尔德的率先发难是否会引发共和党内的连锁反应,仍值得观察。此前媒体曾分析,马里兰州州长拉里·霍根和2016曾参加过党内初选的约翰·卡西奇都可能对特朗普发起挑战。

从美国历史上看,一党党内对在任总统发起挑战,往往以失败告终,但却能够削弱在任总统在两党对决阶段的竞争力。例如1992年共和党党内初选时,曾为尼克松和里根担任过高级助理的帕特里克·布坎南就对老布什发起冲击。虽然布坎南没能在初选中战胜老布什,但却暴露了共和党内部的意识形态分歧。老布什最终在大选中败给民主党竞选人比尔·克林顿。

这是前车之鉴。对于特朗普来说,韦尔德2020年总统大选获胜的胜算虽然不大,但是他的出现,却是共和党内部阵营“分割”的一大体现。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学者,主要研究美国外交及中美关系。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