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洋  >>  正文
李洋:种族主义只会将美国的战略决策引向歧途
李洋
05月04日

在中国长假期间,从大洋彼岸飘来惊人言语似乎成了越来越常见的事情,有些仿佛在提醒我们走了多远才到了当下,有些则明确告诉我们前路依然多舛。

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克伦·斯金纳(Kiron Skinner)本周一在一个关于国家安全的论坛上谈到中美竞争时说:“这是我们第一次面临一个非高加索人种的强大的竞争对手。”她还表示美国与中国的竞争,不同于美国与苏联的竞争,因为后者还是西方内部的事情,而前者“是与一个不同文明和不同意识形态的争斗,而且美国以前没有经历过这种情况。”

斯金纳负责的政策规划司是美国国务院重要的决策研究机构,在美国内政外交政策制定方面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她的整篇演讲逻辑清晰,观点集中,立论的钢筋牢牢打在种族主义的基石上。这显然不是即兴之作,而是深思熟虑的结果。从过去几天美国政界和学界对她这次演讲的讨论看,斯金纳说出了相当一部分美国右翼势力的心里话。

种族主义早已被历史证明是极度狭隘、极端和落后的一种意识形态。人类社会发展进程中的很多悲剧,比如二战时期纳粹对犹太人的种族屠杀,背后都是种族主义在作祟。而超越种族主义则被认为是社会的重要进步,如美国的民权运动就极大地促进了美国社会的公平正义。

但无论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所付出的巨大牺牲,还是美国民权运动将近百年的迂回曲折,无不证明种族主义的根基之深。遗憾的是斯金纳这位哈佛大学的高材生,早已将其母校“要与真理为友”的校训抛在了脑后,甚至走向了真理的反面。

但能让这样一位核心决策机构的负责人忘乎所以,情不自禁地抛出人种论,从另一个方面讲也反映了中国崛起,尤其是中国在坚持自己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上的态度和做法,让习惯于给世界当警察,给他国当老师,给别人当救世主的美国产生了强烈的战略焦虑。以至于像斯金纳这个职位的官员,本应展现出的冷静和远见都被浮躁和狭隘代替了,不得不到历史的坟墓中去寻找决策依据和立论基础。

也难怪,在这样一种直接把竞争对手看作非我族类的分析框架内,来自中国的企业家成了政治人质,来自中国的资金都是图谋不轨,来自中国的企业自然是技术强盗和安全威胁,来自中国的学者和学生都有间谍的嫌疑,甚至华裔美国人都可能被扣上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的帽子。从麦卡锡主义一路走过来,相当一部分美国公众依然对这一套论调和路演照单全收。这样的美国可爱,更可笑。

从历史的终结论到文明冲突论,再到人种论。美国划分敌我的标准,从意识形态这种常见的政治界碑,扩大到普遍意义上的宗教文化,进而将人种这类生物分野囊括进来。标准的堕落带来至少两个可以预见的后果: 敌人的阵营从与美国不同政治体制的国家扩大到不同宗教信仰的民族,现在更扩大到“非高加索人种”;相应的反制措施也就从颠覆他国政权,上升到污蔑和绞杀对方宗教信仰,现在甚至可能发展到针对“非我族类”的种族仇恨和围剿。这样的美国可悲,更可怕。

纵观人类数千年文明史,民族和文化的多样性是人类的共同遗产。真正的负责任的大国讲究推己及人,兼济天下。在当今中美博弈中,一方拿种族主义说事儿,一方主张创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一方讲双赢是“我要赢两次”,一方讲双赢是互利共赢;一方要建墙,一方要修路 …… 如果未来哪一天美国真被中国超越,那么翻到今天斯金纳的演讲,看看中国决策层同时期在忙些什么,也就明白了美国其实输给了自己。

所谓大国竞争,不在彼此,而在如何认识和建构自身与时代的关系。所谓落后不是落后于他国,而是落后于时代的需求。只有超越时代,才能引领世界。而在21世纪的今天,执意举起种族主义的大旗,恰恰是一个曾经伟大的国家自甘于向时代屈服的致命表征。

中国日报记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