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文祥  >>  正文
孙文祥:杜鹃花开
孙文祥
05月29日

今年春天,我去了一趟大别山,去看杜鹃花。

每年的四五月份,正是杜鹃花盛开的季节,而大别山的杜鹃花又久负盛名!

就在金寨县南部,一个叫马鬃岭的山谷,那里有十里杜鹃林带,每到春末夏初的时节,山里的杜鹃花会漫山遍野的盛开。

我们来时是在四月中旬,这里的杜鹃花还没有完全盛开,很多花朵只开了一半,不过,已经足够美丽壮观的了。

一簇簇、一丛丛的杜鹃花几乎开满了整个山谷,一眼看去没有尽头,仿佛这里是花的海洋。山里乱花迷眼,蔚为壮观,恍若人间仙境一般。

花儿没有齐齐的开放,不免会让人有些遗憾,不过,这反而让人有了想象空间,仿佛书法里的留白,或是未尽的诗意,似乎会留有余韵。

“花未全开月未圆”其实是一种境界,凡事都不可太圆满,人生亦是如此,盛极而衰是事物发展普遍存在的规律。

世间的花儿都是美丽的,所以人们也往往赋予这些花儿以美好的寓意。如梅花有高洁、傲骨之意,莲花象征着清廉,玫瑰则代表爱情。

而杜鹃花虽然美丽,却有几分悲情的色彩,关于杜鹃花的由来,就有一个美丽而又凄清的传说。

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川中蜀地有一位君主,叫杜宇,人称望帝。他一生勤勉于政事,殚心竭虑的造福人民,很受地方百姓的拥戴。后来年老,他把帝位禅让给自己的臣子,自己归隐山林。

然而,世事多变,退去帝位的他,却受到一些恶人的污蔑,最后他含恨而逝,一缕魂魄化为杜鹃鸟。因为心有不甘,所以他夜夜站在枝头悲鸣,诉说自己往日的冤情,以致口角流血,滴滴鲜血染红了花朵,便成了红艳的杜鹃花。

这个故事在古人的诗词里多有吟诵,似乎成了常用的典故。

晚唐大诗人李商隐有诗言:“庄周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宋人也有诗句说:“子规半夜犹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子规是杜鹃鸟的别称);还有宋词里也有“杜鹃啼血五更残,花不禁寒,人不禁寒”的词句。

好像杜鹃花很入诗,这也有花儿很美、花名很雅的因素。

杜鹃花艳而不俗,娇而不媚,虽然是极美,可它好像从来都无关于人世间的爱情。

我读过一首现代诗,叫《山里的小诗》,小诗写的很精致!我猜测这首诗可能与杜鹃花有点关系,或许这是杜鹃花与爱情唯一一次有过的关联。

鸟儿出山去的时候,我以一片花瓣放在它嘴里,

告诉那住在谷口的女郎,说山里的花已开了。

我想,诗里鸟儿应该是一只杜鹃鸟,而它嘴里衔的也该是一枚杜鹃花瓣吧。

中共安徽省委江淮杂志社,党委中心组秘书、机关党总支秘书。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