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建明  >>  正文
赵建明:岁月流逝的独墅湖
赵建明
06月03日

在苏州葑门东南3.4公里处,有一片面积9.48平方公里的水域,叫独墅湖,记忆中紧邻黄天荡,北通金鸡湖,西接王墓湖,南连伊山湖,水网相通,繁衍生息,传承了江南人的灵动和智慧。

独墅湖今生

上世纪90年代初,也就是在我当兵走的头几年,祖国大江南北迎来党中央实施进一步深化改革开放的战略决策,独墅湖所在区域被国务院批准与新加坡合作,建立第一个中外合作的国家级外向型经济开发区,孕育了独墅湖的新使命。湖东北部沿岸区域是高等教育区,聚集了大批国内外知名大学、科研机构,为独墅湖的人文气息注入了最大的活力;北部是高尔夫球场,中途休息亭、十座各俱特色的桥梁,将苏州的、江南的乃至中国的文化浓缩其中;西北部区域建有国家软件和动画产业的国际科技园,是年轻青春脉动的热血创业团队工作生活的理想港湾。

曾经炊烟袅袅的独墅湖畔,风雨中历经园区25开放建设的蜕变,化作了包容开放、创新智慧、魅力宜居新城。如今的独墅湖绣画似锦,景物相生,水连天、水映城、城浮水、景寓色、人融景,美美与共。

任何一个存在的事物,都有她的生命,过去、现在和未来相连,割断了历史,现在就失去了纵深,未来就成了无根浮萍。独墅湖的发展变化也不例外。早在1000多年前的宋朝,一次偶然的地理变动,在姑苏城外出现了一个湖泊——独墅湖, 又名渎墅湖、独树湖,景色秀丽,湖水清澈,为苏州地区较大的淡水湖之一,曾是苏州老版图上重要的交通运输通道和渔业经济资源聚集地,也是园区开发建设前湖泊流域附近农家渔民获取可靠经济来源的活动场所,还是那个智能玩具匮乏的年代、炎炎夏季儿童下河抓虾摸鱼戏水的野外栖息地。她的名字由来可能与一个有趣的苏州民间故事有关。据说,在郭巷、东坛两镇之间有个湖泊,湖上有个姓费的老渔民,夫妇两人终年都在湖里捕鱼,尽管日夜辛劳,日子过得并不富裕。有一天,在湖里捞上来一根树枝,做了铲刀柄,说来也奇怪,铲刀装上新柄后,锅子里的饭总是盛不光。后来就被村里的高财主知晓,就威胁老渔民,占据了铲刀柄。因高财主贪心不足,还想捞湖里的树枝,最后被水面出现一个大漩涡吞没了。当晚,老渔民做了梦,梦见从月宫里落下来的树枝,在湖底生了根,成了一棵独枝树。这消息传开后,人们就把这湖泊叫做“独枝湖”,后来叫白了,叫做“独墅湖”。

独墅湖万物滋养

经过岁月洗礼的独墅湖,早也褪去了原始的狂野,平添了几分宁静惬意。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赋予了独墅湖新的生机,沿河建起了东吴寺及南北公园、独墅湖湿地公园、白鹭园和独墅湖教堂,成了广大居民群众茶余饭后闲庭散步的后花园,是一对对年轻情侣向往的婚纱照外景拍摄地。其中:白鹭园,因白鹭常在此栖息得名,是一座以植物造景与硬质景观相结合,以“基于自然、高于自然”的环境营造出的高绿化覆盖率的生态公园,园内自然式与规则式相结合,地形起伏、线条优美,乔木与灌木、落叶与常绿合理配置、季相分明、景色丰富。主入口景区喷泉景墙、树池景灯,呈现出气派大方的入口景观;亲水平台处湖水与水岸相衔接,站在水岸边独墅湖景色尽收眼底,俨然一副水天相接、天高水阔的美景;临水广场的铺地采用天然石材自然拼接,相嵌在草坪内,时而散置、时而规则、增加了几分趣味,更增添了不少景色。无论晨昏,当你坐拥波光粼粼的水域,或者湖滨散步,或者静听涛声与湖水星光为伴,都可享尽无限的生活情趣。尤其是傍晚时分,当太阳斜向天的一方,染红了天边的云霞,落日余晖里,荷叶芦花轻轻摇曳,伴着迎面徐徐拂来的暖风,此情此景,煞是醉人。另外,独墅湖教堂的建成与开放,又为苏州广大中外基督教信徒提供了一处高品位的活动场所,增加了文化元素,融合了不同宗教信仰和文化传统,促进了东、西方文明交流互鉴,提升了园区的品质内涵。

2001年秋,在建设独墅湖隧道时,湖底东北部发现古井1379口,出土大量陶器碎片、陶井圈和井砖等,出土并修复完整器物155件,断定为新石器时代崧泽晚期~宋代遗址,并在该遗址南发现一个古代村落遗址,属新石器时代良渚文化时期。据此推断,独墅湖原来是姑苏城外的一个平原,古人在那片土地上过着“田园牧歌”式的生活。在北宋时期的某一天,地质变化——地震,平原凹陷,逐渐形成了现在的独墅湖。可能将并不逊色于姑苏古城文明的“独墅湖文明”沉入湖底,直到1994年中新合作,现代化的工业园区开发建设,又重新发现了她。原来园区并非一夜之间就是经济文化中心,她只是找回历史的荣耀。

时光流转,古城区的人们到独墅湖不再需要通过舟船,因为黄天荡也消失了,孤寂的依然在那里默默地迎来送往。横卧在独墅湖上的“独墅湖隧道”架起了古城区与高教区的桥梁,下穿苏嘉杭高速公路桥,以高架形式向东连续跨越通园路、星港街、通达路,在高尔夫球场西南侧落地继而下穿,以隧道形式穿越独墅湖、星湖街后接地面道路,大大缩短了进出苏州古城的时间消耗。现代化的设施处处穿透着独墅湖的绿色创新开放包容文化气息。在独墅湖隧道出口处,耸立着一座巨大的双环形钢结构雕塑,名叫“升华”,是园区最大的城市雕塑。其设计理念取自《诗经·小雅》中“如月之恒,如日之升”。星湖街从双环之下穿过,似乎寓意着,通过“升华”雕塑,便可进入有着“小硅谷”之称的苏州独墅湖高等教育区。

传说的故事是浪漫主义的苏州人所塑造的,但真实的历史其实也是苏州人所骄傲的。

在前近代时期,直至苏州工业园区开放建设之前,苏州地区的出行方式总是以舟行为主,从苏州城沿护城河——黄天荡,便可到独墅湖。黄天荡和独墅湖,是相连的两个湖泊,从苏州到青浦和昆山的内河航线,都经过这里。黄天荡中间有一个缺口通独墅湖,据说是被风浪打穿的,每逢台风大作时,航行有风涛之险。运气好的话,行驶过往的船家总会碰到鱼跃舱中的景象,也为过往途中平添了一道美味菜肴。儿时曾随父辈行船进城,有幸品尝过原汁原味的鲜,一口废旧铁筒改造而成的土灶,架上铁锅,就湖取水煮沸,将鱼刮鳞剖肚去脏入锅,柴火慢炖,加盐调和,极简的灶具,粗犷的烹饪,至纯的味道。但那时候的苏州人总是匆匆而过独墅湖,不敢逗留,这里不是寻访怡养的驿站,而是找寻生活的旅途。而今独墅湖畔高校聚集、高楼耸立,教学楼里有最前沿的学术探索与最激烈的学术争鸣,图书馆里有莘莘学子埋头学习的身影,湖畔有年轻的浪漫情侣,体育馆、电影院、绿地公园、休闲广场等点缀着繁华与热闹、秀丽与宁静。

早年默默无闻的独墅湖已经成为人文荟萃、生机勃勃的“桃花源”。那个从广袤农田、人烟稀少、籍籍无名的独墅湖畔走出的年青人,当年为了减轻家庭经济困难、补贴学杂费也曾驻足,经不住乡愁的悠悠萦绕,从军近30年,再次走进她,工作生活在风景宜人的湖畔,却发现原来我不曾真的了解她。但可以肯定,记忆时空展现了难以忘怀的昨天,改革开放造就了绚丽多彩的今天,追梦未来还将拥有生机盎然的明天。如果可以,我想牵手妻儿在湖畔的桃源里走走,看看千年的湖水里,是否能烛照到奔跑追逐之梦。

转业老兵,现从事基层治理工作。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